第六百九十四章 水下的出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禾刀的刀锋深深刺进棺材里,我用尽全力猛地一拉,将大红棺材拉到了面前。

因为我事先没有和众人打招呼,所以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有些促不及防,过了会,当看到被我拉到岸边的大红棺材后,江思越惊疑不定的问道:“初,初三,你怎么回事?”

这时候大红棺材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我心里已经多少有了个底,将自己和金大发的猜测讲给众人听后,江思越松了口气,道:“初三,你也太吓人了点吧,也不知道事前打个招呼。”

我苦笑一声。刚刚我心里其实也十分挣扎,因为如果我们的猜测不对,那就会将众人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但现在已是绝境,如果不赌一把的话。左右都是一个死。

因为棺材里没有什么异动,所以众人也渐渐放下了心,我和金大发合力将大红棺材的棺材板推落,发现棺材里果然是空荡荡的,别说尸体了。连个殉葬品都没,干净的有些不像话。

“还真是空的。”江夏微微一愣,思索一会,道:“奇怪了……这棺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飘在水面上,如果只有一具也就罢了。可我们一路上最起码也见到了十几具,除了从水下冒出来的那具,其他大多都应该是空的,但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这下连我也陷入了深思,棺材里虽然真是空的。但它的真正含义我却猜不出来,两千多年前的那群秦人工匠总不可能闲着蛋疼,把棺材飘在水面当船玩吧?

“江夏。”

“嗯?”

正当我和江夏都沉默不语的时候,墨兰却忽然说道:“把棺材合上,让它继续往下飘,我们跟在它后面,看看它到底能飘到哪去。”

墨兰的这番话让我先是一愣,紧接着脑海中也灵光一现,我们刚刚光注重棺材的本身,却忽略了这个细节!其实仔细想想,这样做还真的有可能发现一些重要的线索!

江夏沉默了一会,接着点头同意了下来,毕竟现在除了这样做外,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头绪了。

将大红棺材重新推入水中,我们看着它缓缓向前飘去,一行人往前走了许久,氧气瓶中的氧气也消耗了一半,但线索还没找到,我们却率先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只见我们面前不远处,有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鲜血成喷洒状将四周染成了一个屠宰场,即便隔了老远,我还是能闻到那股浓浓的血猩味。

在这种地方看到尸体,我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众人连忙跑上前去。我也蹲在一处血迹前,思寻了会我用手捻了点,发现血液还没凝固,很显然,这群人死去的时间绝对不会很长。

“呼。看来,真是上面的人遭遇了意外。”江夏蹲在一处尸体前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走到江夏身旁,只见尸体的防化服已经被江夏打开,里面是个黄种人,面目扭曲狰狞,可能死前遭受了极大的惊吓,以至于双眼都极度充血,即便我见过了不少类似的场景,可乍一看还是有些头皮发麻。

“小夏哥,你感觉是金鹰司还是秦家下的手?”金大发在一旁问道。

“这人我认识。”这次江夏回答的很果断。道:“这人叫秦思,秦家嫡系子孙,没想到秦家真的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对总参下手。”

“秦老是疯了嘛?”江思越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他这样做,是要葬送整个秦家呀!”

此时连我都有些不解,秦家的那个秦老是不是得了失心疯,敢光明正大的和总参对着干,这简直就有些无法理喻!

“秦老没疯,相反,他很精明。”身旁的墨兰冷笑一声,她从尸体的旁边捡起把自动步枪,拉起枪拴后,道:“m16a2,进口货,连我都搞不到,这个秦家的关系还真是通天呀。”

江夏微微一愣,接着也有些凝重的道:“秦家的关系网不可能有这么硬,他们肯定和一些人有了联系,冥土,金鹰司都有可能。但冥土的嫌疑最大。”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站起身看向远处,轻叹一声,道:“看来,这一路不会平静了。”

秦家横插一脚固然让人不爽。但是我心里倒不如何担心,因为秦陵的凶险远超想象,即便是我们都一路坎坷,我就不信这秦家会一帆风顺,面前的这个屠宰场其实就是最好的应证。

“嘿嘿。初三,你们看,这下氧气有了。”

一旁的金大发嘿嘿直笑,我放眼看去,只见金大发伸手将一具尸体上的氧气罐给拽了下来。我微微一愣,随即也眼前一亮,向四周看了看,只见地上最起码有四罐氧气,而且看这群人下来没多久,其中的氧气肯定很充足。

“除了墨兰外,我们一人带一罐吧,这样氧气没了也好及时更换。”看到这,江夏也松了口气,有了这四罐氧气。我们也总算能缓口气了,之前那种看着氧气瓶剩余量,犹如看自己仅剩的生命时间时,那种煎熬的心情真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从四周的尸体上搜刮了一番,我们继续跟着大红棺材漂流而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看到大红棺材在水流的牵引下渐渐向左侧飘去,最终犹如被吸住了一样,大红棺材贴在石阶旁,随即在我们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大红棺材被吸入水中消失不见。

见到这幕,我身躯一震,终于知道为什么找了这么久都迟迟找不到入口了,因为入口根本就是在水下!

“真相大白了,哈哈哈哈哈哈!”金大发大笑几声。道:“原来这大红棺材就是船,只有乘着它才能进入秦陵地宫呀。”

江夏点了点头,也有些感慨的道;“不得不说,秦人工匠的智慧还真是让人叹服,如果不是有那些大红棺材的话。恐怕我们找到死,也找不到地宫的入口。”

“可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如果只是为了防盗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在水上放那么多棺材呢?这不是留了一个破绽嘛?”江思越有些疑惑的问道。

“很简单。”江夏轻笑一声,道:“秦人工匠也需要在地宫和排水渠往返呀。而且这些修筑陵墓的工匠大多都会给自己留下一个生门,以防朝廷过河拆桥,无论是这两种可能的那一种,他们做的都已经不错了,要知道如果不是大发和初三的话,我们很可能至死都不会去碰那些棺材,这可能也是我们土夫子的一个软肋吧,灯下黑不就是这个道理嘛?”

我点了点头,其实事情还不止江夏说的那么简单,之前那具出水邪棺可能就是隐藏在那么多具空棺中的一个大杀机,那些空棺和邪棺,有些像是生中有死,死中有生的阴阳之意,按照古人的说法,就是应大道之意,顺上苍之理。

兴致勃勃的讨论了一会,我们便待在入口的上面,守株待兔的截下几具空棺后,墨兰自己一口,剩余的两人一口。分配完毕后,江夏看着临行前的四人深吸口气,道:“进去后,估计都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我看我们几个谁都不像短命之人。所以都放松点吧,别那么紧张。”

四人点了点头,接着江夏才和江思越钻进棺中,合上棺材板后,由我们三人推入水中,看着载着江夏二人的大红棺材隐入水中后,我和金大发又帮助墨兰完成了相同的步骤,最后通道里只剩下我和金大发二人,金大发看了我一眼,笑问道:“初三,是你在下面还是我在上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