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消失不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好气的推了金大发一把,道:“别跟我扯犊子,棺材这么大,一人一半。”

金大发点了点头,没有再开玩笑,将剩下的那具大红棺材放入水中后,我和金大发躺进棺材里,随后再合力将棺材板合上。

在漆黑狭小的棺内,我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棺材正顺着水流飘去,当棺材忽然一顿的时候,我屏住呼吸,接着棺材猛地一斜扎进了水中,另一侧的金大发撞到了我的怀里,把我撞的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在他身上。

棺材犹如一个洗衣机,而我和金大发则是两件可怜的衣物,不知道天旋地转了多久,当棺材终于平稳下来的时候,我缓了许久,接着才推了金大发一把,二人合力将头顶的棺材板给推了开来。

我探出头向外看去,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线,想了许久,我在对讲机里轻轻的问了一句有谁在,过了会,我听到墨兰强忍干呕的道:“我,我在,初三,你没事吧?”

听到墨兰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接着才笑道:“墨兰,你可忍着点,万一到时候吐在头盔里,那……你可得悠着点。”

我说完后,墨兰沉默了许久,半饷才问道:“大发呢?他没事吧?”

“嘿嘿,墨兰姐,我好着呢。”金大发笑着说了句后又是一顿,道:“小夏哥?你人呢?怎么没听到你说话?”

对讲机里一片死寂,我的心也从刚刚的惬意悠然而变的有些凝重,又问了几句,对讲机里迟迟没能传来江夏的声音,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冒着风险,我打开头顶的头灯,并用灯光向四周望了过去。

我们停在一片水面上,在不远处我看到了也打开了灯光的墨兰,但我四周只有墨兰那一具棺材,江夏二人所乘的那具,却迟迟没能找到。

“卧槽!小夏哥人呢?!”金大发向四周的水面打量了几眼,随即才哀嚎道:“卧槽!小夏哥不会挂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瞪了金大发一眼,道:“咱俩都能平安无事的来到这里,小夏哥又怎么可能会死?就算他们的棺材出了什么问题,凭他俩的本事也能活着来到这里。”

“可是……可是他们人呢?”金大发不再哀嚎,只是声音中却透了一丝委屈。

我哑然了。因为四周确实没有江夏的一丝身影,这时候连我内心也有些微微的不确定,难道江夏二人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时候,墨兰的声音却从对讲机里传了过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条水下通道应该不止这一条路线。很有可能通往两个不同的地方,江夏他们应该被牵引进了另一条通道里,和我们不处在一个地方。”

“这……这可能性不是很大呀……”金大发苦笑道。

“不,恰恰相反,这个可能性异常的大。”墨兰摇了摇头。解释道:“刚刚初三都已经说了,江夏二人的本领我们有目共睹,即便棺材在水下发生了什么意外,江夏二人也能游到这里,至不济,棺材的残骸和江夏二人的尸体应该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你看有吗?”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也点头道:“也是,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形确实太诡异了一点。不过即便小夏哥现在还安然无事,但他等会要行进的路线却很有可能和我们不同了,甚至……最终能不能相遇都不好说了。”

金大发的话十分残酷,但却是一个事实,过了许久墨兰幽幽一叹,道:“没办法,即便是我们都只能艰难求活,江夏等人的事,我们现在除了祈祷外,也做不了什么。”

小船继续在水流的牵引下向前飘去,过了会,在灯光的照射下,只见远处缓缓出现了一个宽大的石台,小船飘到石台旁后,我们便陆续踏上了石台。接着便见棺材继续顺水幽幽而去,不知最终要飘往何方。

“检查下装备,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前进吧。”墨兰整理好背包后,扭头向我们说道。

三人向前行进,走了没多久,面前就出现了一层高高的石阶,踏上石阶,只见面前出现了一条宽大悠长的墓道,高达五米,深邃黝黑不知通往何方。

“等等!让我来!”金大发叫住我们,接着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枚钢球,巴掌大小,随后便将这枚钢球掷入墓道之中,小钢球瞬间隐入黑暗的墓道口后,我们便只听小钢球飞快的滑向墓道深处。金大发见状松了口气,道:“墓道口没机关,可以进。”

“这里是工匠上岸的地方,而且地宫已经封闭两千多年,箭簧机关应该已经不能用了吧?”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金大发摇了摇头。一脸慎重的说道:“秦陵用七十二万人修建了三十九年之久,你很难想象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衡量寻常墓葬的标准根本不能在这里使用。”

说着他顿了顿,道:“秦陵最鼎盛的时候,地下地上的建筑群足以媲美一个咸阳城,而秦陵地宫,就是城里的皇宫,秦始皇将生前所享用的一切都搬到了地宫里,对地宫的标准也是一提再提,这里的一切设计。都是当时古人智慧的巅峰结晶,初三,你感觉即便如此,我们还要去小看这里吗?”

我微微一愣,接着有些歉意的道:“是我孟浪了。”

金大发异常宽慰的点了点头,他拍着我的肩,语重心长的道:“年轻人,好好看,好好学。”

我脸一拉,道:“你别太过分呀。”

金大发愣了愣,随即连忙拉着我的手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道:“我就开开玩笑,初三你还当真了,真是的,扎心了。”

走在墓道之中。我打量着这条宽长的有些不像话的墓道,墓道两侧的墙壁之上,不时刻有磅礴大气的秦文,根据墨兰的解释,这些都是秦始皇生平喜爱听的诗歌。

“这些歌谣其实已经算是最早的诗词了,后世的那些诗词,其实就是从战国前后的古歌谣中所衍生而出,最终自成一派且发扬光大。”墨兰一边看着两侧的秦歌,一边轻声说道:“秦始皇生前将星文地理镌刻进自己的地宫之中,让自己死后也能巡游自己的帝国,可是他也没能想到吧,即便有着所向披靡的大秦王师,即便他生前一扫六合一统宇内,但因为自己日渐狂傲的性子和暴虐无道的手段,让自己亲手铸造的帝国在不久后便轰然坍塌,真不知道当他再看到自己地宫中雕刻的那些昔日帝国的版图时,内心是做何感想。”

我默默的跟在墨兰的身后,心中同样也有些感慨,对于祖龙,我心中同样无比的复杂。一方面承认他的功绩确实无比辉煌,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他的一统六国,才让后世子孙无论经历怎样的战乱,但最终却依旧能融合进一起,形成一个整体,而不至于像六国一样因为各国间文化理解的不同,而形成一个个的个体无法融入进一体,对于中华民族来说,他确实是一个伟人,甚至可以说是祖龙。但……

一统六国后,他建立了一个高度集权的中央帝国,但因为自此没了对手,所以他心中的自大狂傲日渐高涨,以至于后来的肆意妄为。修长城,造阿房,挖秦陵的一系列工程,让人口不过一两千万的秦国疲惫不堪,也耗尽了秦皇以前一代代的秦国君王为秦国打的底子,当秦始皇死后,暴虐无道的秦二世登基,没过多久,曾经不可一世,同时也是那个时代全球最为富饶,最为强盛的帝国便轰然倒塌。

当时的秦国,没有任何一个外敌能够从外部将它击垮,但正因为如此,所以秦国才在自己极度膨胀的君王摧残下迅速倒塌。

当项羽和刘邦看到秦皇巡游时的阵仗时。

一个说:彼可取而代之。

一个说:大丈夫当如此也。

于是,秦国在两位人雄的合击下轰然倒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