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外羡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今,当我们再走到秦皇的陵寝中时,看到四周墙壁上的痕迹,以及这宽大幽长的墓道时,依旧能体会到两千多年前那个帝国的强盛,除了感慨外,心中更多的则就是惋惜。

也许没有任何一个王朝可以永久的流传下去,但秦朝身为第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却崩塌的太快了,以它当年的底子和秦皇一统宇内所携的建国之威。只要秦皇和后世的君主别太胡闹,将可以维持很久很久的一段时间。

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秦朝灭亡后,汉朝取而代之,当刘秀继承大统的时候,用一生的时间将汉朝折腾的疲惫不堪,如果在后世的任何一个朝代之中,绝对会出现无数的陈胜杨广,但事实并没有,刘秀在晚年不过下了一道罪已诏,那些饿着肚子的老百姓就满怀欣慰,连自己的君王都承认自己错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于是,刘秀之后汉朝又中兴了,又维持了数百年的时间,甚至一直到了三国时期,都有个刘备出来为其续命,那个时候的老百姓太可爱了,只要能吃饱肚子,只要能有条活路。他们就不会造反。

所以,秦始皇和秦二世能在短短数十年间将秦朝折腾死,那种作死的功力确实无人能及,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一种能力……

走了一会,还没等我感慨完呢,面前的路口就出现了一条岔道,如T形般的横在我们面前,而且面前的这条墓道更为的宽大,更为的恢宏,甚至即便我用手电筒往上照去,都不能照到顶上的天花板,地宫雄伟可见一般!

“往左还是往右。”金大发挠了挠头盔,有些迷茫的向我和墨兰问道。

面对这条墓道口,即便是我也有些心生迷茫了,但不等我纠结,墨兰就指了指右边,道:“往右走。”

“为什么呀?万一走错了呢?”金大发迟迟不肯迈动步子。

墨兰回过神,强忍着向金大发说道:“向右是封土的方向,金大发,你不带指南针的吗?”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连忙干笑两声,讨好道:“这不是有墨兰姐在嘛,所以那轮得到我来发挥,以墨兰姐的智慧可以解决一切。我就是个小跟班,墨兰姐让我往哪走我就往哪走,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杀猪我绝不逮鸡!”

金大发的一阵狂舔别说墨兰了,即便是我都有些无语。跟着墨兰向右而去,我看着两侧最起码宽达十米的墓道便忍不住咂了咂嘴,道:“这墓道宽的都能当国道了,还有这高……天呀,我们现在究竟在多么深的位置呀。”

走在我身边的墨兰闻言笑了笑。道:“在秦始皇50岁大寿的时候,修建陵墓的李斯向秦始皇禀报,说陵寝已经挖的极深,即便是火也无法点燃,凿土声空空,已经深到不能再深了,但秦始皇听完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旁行三百步乃止,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嘛?如果真如秦始皇所说的那样,秦陵地宫之大。深度之深根本无法想象。”

“对对对,还有呀,初三你知道欧洲核子能机构不?”听到这,金大发也来了兴趣,凑上来忙道:“那个欧洲核子能机构也对秦陵非常感兴趣,他们用仪器测量秦陵地宫后,说地宫里有三条密闭的地下河,而且还有四条金属环状物,重量应该有万吨左右,至于秦陵地宫的深度,他们推测在500米到2500米之间,你说可信不?”

“这怎么可能!荒繆!”听完后我立马忍不住大声反驳道:“那四条重达万吨的金属环状物我就不说什么了,还什么500米到2500米深,这根本不可能!当初李斯派遣的72万人,凿了这么久也才挖了30多米深。即便是这种程度,地宫都因为空气稀薄连火把都无法点燃,2500米……那种环境下别说氧气了,72万人怎么下去?怎么上来?”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你别较真呀,我也就说说。”

我心情尚未平复,一旁的墨兰沉默了片刻,才冷不丁的道:“初三,你记得王莽墓嘛?”

我微微一愣,紧接着停住脚步浑身大僵,良久,我才看着墨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也有个九世铜莲曾经扎根的深坑?”

墨兰摇了摇头,无奈道:“我只是举个例子,九世铜莲举世难寻。即便是它所留下的痕迹都不一定能有几个人见到,我们能见到一个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我的意思是,一切事情结果未出来前都不要太早的下定论,尤其在这种地方。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了想,随后才点了点头,末了我也在心里嘲笑自己,别说九世铜莲了,连罗布泊的外星人我都曾经见到过,结果如今却被一个地宫深度的问题所争得头脑发热,其实和九世铜莲以及外星人相比,即便秦陵地宫真的深达两千五百米,似乎也不是一件让人无法置信的事情。

三人继续往前走,脚步声在空荡的墓道里显得格外清脆悠远。甚至听久了心里还会毛毛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我们三人一样,但渐渐的,脚步声仿佛遇到了无形的阻碍,当灯光照到一堵‘山壁’后,我嘴张的大大的,为自己眼前看到的景象而心生震撼。

面前是一堵石门,高达十几米,宽也有十余米,将我们面前的路给堵的死死的,在洁白的石门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秦字,即便时隔千年,那种磅礴挥洒之意也扑面而来,看着那道门。我心里有种莫名的触动,仿佛那道门之后,有个神秘的,未知的世界……

“这是东面的外羡门,由上而下,是道死门,也可以说是断龙石,一落下,地宫就彻底锁死了。”墨兰看着这道断龙石轻声说道。

“但,但这断龙石也忒大了吧,祖龙不愧是祖龙,就是大手笔,光这道门要是能拆下来,我在北京二环也能买栋楼了吧。”金大发看着断龙石苦笑道,只是他所说的话语却让我感到有些无语,幸好这货没去埃及,不然看到胡夫金字塔,哈喇子还不把我给淹死呀。

“四处找找有没有什么机关吧。”墨兰向四周看了一眼,随即向我们轻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苦笑一声后。道:“但愿那个不才道人说的是正确的,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被他给坑死了。”

“放心吧初三。”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要是他敢坑我们,我死后也不会放过他的,肯定把他拽过来给你谢罪。”

我转过头看向金大发,勉强一笑后,道:“谢谢了呀,不过我现在还是更想活着。”

金大发见状哈哈一笑,接着便走到一旁开始搜索机关去了。

我深吸口气,随后借着头灯的灯光在四下好好搜寻起来。但因为我对机关什么的都不懂,所以也只能努力想要找到一些不寻常的地方,然后叫来金大发和墨兰两人来鉴定下是不是隐藏的机关,可是找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们都一无所获。

三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最后金大发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四周能找的地方我都已经找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怎么办?”我看着面前的断龙石,道:“这里不会真是一道无法打开的死门吧?”

金大发和墨兰沉默了片刻,接着金大发把肩上的背包拿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一捆绳子后,金大发指了指上面,道:“我上去看看,你们在下面等着。”

我愣了愣,随即看向了断龙石上的那个秦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