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天官赐福,地官赦罪/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拎着一头装有铁勾的绳索,向上望了许久后才猛地一甩,绳子末端的铁勾牢牢勾住了秦字刻痕的凹槽里,金大发用手拽了拽后,才扭头向我说道:“初三,我上去了,等下万一摔下来你可得接着我呀。”

我看了眼浑身肥肉的金大发,艰难的咽了口水后。才苦笑一声,道:“你,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你要是真掉下来,以我这身板想接你就是陪你殉葬的下场。”

金大发耸了耸肩,接着也不再废话,顺着绳索就缓缓攀到了断龙石上面,在秦字面前打量了一会后,金大发忽然在对讲机里说道:“初三,我估计你得上来看看了。”

我微微一愣,忙问道:“怎么了?”

金大发没有说话,而是缓缓顺着绳子爬了下来,下来后他缓了会,才指着上面冲我说道:“我想我知道机关在哪了,不过需要你亲自上去才行。”

我疑惑的看了金大发一眼,接着想了片刻才走到绳索旁边。用手试了试绳索是否稳固后,我才缓缓向上攀爬,好不容易来到断龙石所刻秦字的面前,只见在秦字正中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里面还刻有四个字:天官赐福!

看到这个字的时候我愣了愣,随即心里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要知道根据以往我得到的情报来看,天官印的原材料是预示秦朝灭亡的那块陨铁所铸,铸造人也是第一代天官,也就是说,天官印是在三国时期才被铸造出来的,可是……根据这道断龙石上的凹槽机关显示,天官印明明出现的更早,甚至可能在初秦时期便已经存在了!

一时间,我脑子有些乱,原本在我眼中迷雾渐解的天官印瞬间变的无比的陌生。

“初三,你怎么了?”金大发在对讲机里说道。

我说了句没事,心知现在还不是探究这件事的时候,缓缓吐出口气,我将腰间的天官印拽下来。接着缓缓按进凹槽里,接着我等了片刻,没过多久,我听到身下的断龙石忽然轰隆一声。巨大的石身开始巨震。

拔出天官印,我连忙顺着绳索滑了下去,落到地上后,只见我面前这堵高大的断龙石开始缓缓向上升起。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神秘世界的大门。

“卧槽……”

这时,身旁的金大发惊叫一声,我微微一愣,接着便见石门后,有无数白骨散落在地上,它们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有的保存还算完好,但有的却七零八碎。犹如被人分尸了一样。

“这是……”我心里经历过最初的震惊后,脑海中不由回想到了关于秦始皇陵的一则传说。

“这就是那些设计秦始皇陵的工匠。”墨兰在一旁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根据记载,秦始皇陵在修建好后,秦二世为了不让地宫中的秘密泄露,于是将设计修筑秦陵地宫的那些工匠叫到地宫里,说要请众人看戏领赏,然而众人进后不久,石门便轰然而落,将那些工匠活活困在地宫里,为秦始皇殉葬的同时,也将地宫里的秘密永远掩藏了起来。时至今日,人们都对秦陵地宫不甚了解,只能从司马迁那寥寥几十个字中,想象秦陵地宫的壮阔恢宏。

三人缓缓走进断龙石背后的世界,只见在目光可及的地方,无数白骨摞在了一起,许多零零碎碎的骨渣散落一地,不难想象,当年那些工匠被困后,这里是个怎样的修罗地狱,想必人性的种种丑恶都在这里展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时隔两千多年。我仿佛依旧能听到那些工匠临死前绝望且怨毒的低语。

“秦二世也真够狠的呀……”金大发磨着牙,有些低沉的说道:“貌似不止这些工匠,当年那些秦始皇后宫的妃子,和他的同胞兄弟姐妹们。也被他派人拉进地宫里给秦始皇殉葬了,真不知道秦始皇死后见到自己的子女们是种怎样的心情。”

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自古帝王多薄情,面对河山万里,面对能掌控亿兆子民生死的权利,什么亲情,什么爱情都会被稀释到一种让人心寒的地步,其实古往今来。最薄情的是帝王,最孤独的也是帝王。”

两千多年的时光,让四周的那些白骨已经氧化腐朽到了极点,甚至不用触碰,仅仅是我们走路的震动,就能让四周的那些骸骨如尘粉一样散落一地,行走在这种环境中,对一个人的心理是种极大的考验。

正当我们三人心情复杂,皆沉默不语的时候,从墓道的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我们身躯一震,相互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过了片刻,金大发才轻声说道:“你们听,这声音是不是有些像是……”

“开门声!”

“是中羡门!”

我们面色一变,尤其是我,更是有些不敢置信,在这种时候能走在我们前面的只有两批人,一是江夏两兄弟,二是秦家那批人。

如果江夏从另外一条通道能来到这里,那我还可以接受,可是如果是秦家走在了我们的前面,那我就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了,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天官印,那就在我的手里!

“把头灯关了,开启夜视仪,我们快点赶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墨兰一边拿出那把小弩,一边冲我和金大发说道。

我点了点头。把腰间的手枪抽出来后,才和墨兰二人跑向远处的中羡门,可是当我们赶到中羡门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大门早已经合上,那批先我们一步来到这里的不明人士早已经扬长而去。

我无奈的看着面前的这道大门,和外羡门比起来,这中羡门的款式明显不一样。外羡门是从上而下类似于断龙石一样的门户,而中羡门则类似于两扇石门,可以从中开合,在石门的正中有一个巨大的石质龙头。正以一种不怒自威的姿态注视着我们这些外来人。

“初三,这次还是你上去看看吧,我在下面盯着你,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保证把你接住。”金大发掏出绳索冲我说道。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待金大发固定好绳索后,我才顺着绳索攀爬到了龙头的位置上,在龙头的额头,我果不其然的又发现了一个凹槽,只是这个凹槽却不再是天官印的款式,而是有些像是一块牌子或者说是一个符,在凹槽里,同样刻着四个大字:地官赦罪!

看到这,我心里又是一震,但随即又有些焦急,因为地官传人现在可是在长沙呀,虽说对方和我们同处一系,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如果打不开这道石门的话,最终我们难逃一死。

下去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众人,金大发思索了一会后,才道:“难道秦家的那些人把地官传人也挟持进了秦陵?”

“不可能。”墨兰摇了摇头,道:“你们想想,就算真如金大发所说的那样,地官传人也在这个墓里,并帮助秦家的人打开了中羡门,可是外羡门呢?他们又是如何打开的?他们手里可没有天官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才能迅速打开重重机关走在我们前面,别忘了在排水渠的时候我们找了多久才找到入口的,秦家呢?他们凭什么可以快我们这么多?”

我思索了会,才试探性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秦家得到了秦始皇的暗中帮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