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兵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如果不这样的话,没法解释为何秦家在秦始皇陵里会如此畅通无阻,而且你忘了吗?当初你还在白马寺的时候,我和大发曾经来过西安进行初步的侦测,然而秦家却突然跳了出来,如果不是总参的帮助,那次我们很有可能走不出西安。”

一旁的金大发听后也冷笑一声,道:“别想了,这秦家肯定是秦皇养的一条狗,也是他深藏在西安的一枚棋子,这次李前辈前往冥土,虽然强迫秦皇和我们达成协议,让我们得以进入秦陵。但用屁股想也知道秦皇绝不甘心,所以他才把秦家这条疯狗放进来,如果我们中途死在秦陵那还好,可是如果走到了最后,我敢保证,秦家绝对会窜出来狠咬我们一口。”

我低着头想了片刻,才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往下走,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这扇门打开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们三人的防化服内部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滴滴声,我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眼氧气表后,才发现氧气瓶中的剩余氧气已经不足百分之三十了。

“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金大发苦笑一声,道:“氧气都快没了。我们现在才打开外羡门,如果不快点的话,恐怕别说回去了,能不能走到最后都不好说。”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又道:“初三。我再上去看看吧,秦家的那些人都能进去,我们没理由进不去,应该还有哪些细节我们没能发现。”

我点了点头,现如今除了让金大发再上去看看外,也着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金大发慢慢爬到了龙头位置,接着他在龙头的额部看了许久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发,要不你下来吧,大不了我们再想想办法。”看金大发在半空中悬了许久,我不免有点担心。

金大发顿了下,接着道:“没事,我还坚持的住。”

我点了点头,说:“那你小心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时,头顶的金大发忽然哎呦一声,我心里一震,忙问道:“大发,你怎么了?”

金大发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抱怨道:“这龙的龙牙真尖,我摸了下防护服就被扎穿了。”

“没事吧?”

“没事。就出了点血......”

“轰隆!!!”

然而,金大发话还没说完,面前的石门就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金大发见状连忙顺着绳子爬了下来,接着我们三人眼睁睁的看着石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里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居然有些毛毛的。

“大发,你刚刚究竟做了什么?”

见石门无缘无故的开启,墨兰有些疑惑的问道。

金大发微微一愣。他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就摸了摸龙口里的龙牙,谁知道太锋利了,竟然一下子就把防化服刺穿了。”

三人沉默了一会,半响,我张了张嘴,刚想让二人不要纠结这个,如今进去才是重点,可从死寂无声的门里面。居然传来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我微微一愣,接着连忙握紧禾刀想要应对未知的突发情况,然而这时空中传来一阵飞蝗声,金大发面色一变,大声道:“快卧倒!!!”

我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滚,接着便只听到一阵铿锵之声,我扭头一看,身旁的地板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支,这些箭支的箭头已经完全插进了青石地板了,因为巨大的力道,所以箭尾还在轻轻的抖动,看到这我浑身的寒毛乍起,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群怎样的怪物!

箭雨停后,大门里又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脚步声。这次我借着灯光总算是看清了,只见一排排的兵俑如机器人一样,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我们缓缓而来,它们木然的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手里也持着长长的秦戈。当为数上千的兵俑从门内踏出来后,大门又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关合到了一起,这时候我总算明白了,金大发触动的不是什么开门的机关,而是让我们送命的陷阱!

“金大发,这次我要是死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看着面前为数上千的兵俑,我有些欲哭无泪。

金大发咽了口水,干笑两声后说道:“初,初三。要不你再呼唤点支援?唐皇白起什么的都可以.....”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酝酿了半响后,我深吸口气,接着猛地大吼一声,道:“叫你妹!跑!!!”

说完后,我们三人掉头就跑,身后原本死寂无声的兵俑们也飞速向我们奔袭而来,在逃跑的过程中,防化服的不宜便携性便凸显无遗,没跑多大会,我就累的稍稍有些气喘了,但这个时候,我听到对讲机里金大发简直喘的跟牛一样,这时候我才想起金大发他在中羡门上忙活了一大通,体力想必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

我向左右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金大发的身影,我微微一愣随后回头看了眼,只见金大发落后我许多,甚至快要被兵俑给追上了,我犹豫了片刻才一咬牙,回身去接应金大发,金大发看我向他跑去不禁急道:“初三你回来干嘛!不会真想给我殉葬吧!”

我没说话,跑到金大发的身旁便抽出禾刀向最近的两具兵俑砍去,然而这一刀砍下去却发出铿锵金石之声,兵俑什么事都没有不说,我的虎口还被反震的一阵剧痛。

这时我心生绝望,连砍都砍不动的怪物,面前却有上千具之多,如果不用灾血的话,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打败它们。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没敢用灾血,正当我拿起天官印,想开启魂归兮带金大发逃出去的时候,见到天官印的兵俑们却浑身一震,接着诡异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起来。

“卧槽,这是咋啦?这些秦兵俑中邪了?”金大发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我刚想让金大发闭嘴,这些兵俑却整齐划一的将手中的秦戈收起,随即对着我和金大发单膝下跪,这阵仗确实把我吓了一跳,连手中的禾刀都差点甩出去。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会。接着和我一起回来的墨兰才将视线放到我手中的天官印上,并意味深长的道:“看来,你的天官印并不简单呀,甚至,它的第一代主人很有可能是秦皇。”

我下意识的想反驳,但想到外羡门和中羡门上的机关后,我还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如果天官印的铸造人不是秦皇的话,那为什么开启两扇门的钥匙会是天官印,地官符呢?天官。地官,水官的信物,很可能就是由秦皇打造的,不然这些兵俑为何在见到天官印后会下跪?

我脑海中思绪万千,目光也看向秦宫深处。当年,那块预示秦朝灭亡的陨铁坠进秦国境内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天地水三官又和秦皇有什么样的渊源呢?

金大发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后,他道:“这些问题现在想是想不出什么头绪的。想弄清楚,只能去地宫的最深处,把祖龙逼出来亲自问问了。”

我扭头看了金大发一眼,反问道:“如果你是秦皇的话,你会告诉我吗?”

金大发张了张嘴。嘿嘿笑了几声后便不在言语。

“墨兰,现在应该怎么办。”想了想,我将目光放到了墨兰身上。

墨兰从我手中拿过天官印,接着她在我的注视下,缓缓向面前的兵俑们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