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最后一道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到兵俑的面前,墨兰高举手中的天官印,兵俑们纷纷起身,接着自中间给墨兰让开了一条通道。

我和金大发跟在墨兰的身后,有些忐忑的看着两侧的兵俑,这些兵俑要么表情狰狞,要么笑容诡异,虽然款式上和兵马俑博物馆的那些兵俑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如果说外面的那些兵俑只是死物的话,那么这些兵俑明显多出了自己的魂!

终于,我看到身旁有一具兵俑的面部泥陶出现了破碎,我鼓起勇气用灯光照了一下,发现在那泥陶之下,有半张干瘪腐朽的脸庞。心里一惊的同时我又有些感慨,这些兵俑原来都是古人打造的俑尸,虽然手段残忍了一点,但是从刚刚的交手来看,这俑尸确实无比的强大。也是非常好的防盗守卫,最起码,人是无法在墓中两千多年还能坚守自己的使命的。

“它们怎么还在跟着我们……”

当我们走出俑尸方阵后,我看到那些俑尸踏着整齐的步伐,默默的跟在我们的身后。

不等我说话,前面的墨兰便对着有些忐忑不安的金大发解释道:“这天官印在秦朝应该是个身份不低的信物,甚至天地水三官的信物很有可能是秦皇这座地下王国的虎符,见到虎符后,这些兵俑自然听命于我们了。”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有些兴奋的道:“真的假的?!如果这些鬼东西真的肯保护我们的话,那我们还担忧什么?一路平推下去不就好了?”

墨兰瞥了眼有些膨胀的金大发,道:“有些地方,有些时候,别说这一千具兵俑了,即便有百万大军,也无法给你过多的帮助,你还是不要这么乐观的好。”

说罢她顿了顿,又指着面前的中羡门,有些意味不善的看着金大发说:“刚刚因为你的失误险些害死我们大家,这次再给你个机会,要是再找不到正确的机关,你就不要下来了。”

金大发面色一苦,有些郁闷的道:“刚刚也是邪了门了,谁知道……”

说到这,金大发面色一变,他猛一拍手,大声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被金大发吓了一跳的我正想埋怨几句,扭头却听到金大发说自己有办法了,我微微一愣,连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金大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他在我身上来回打量了一圈,最后抓起我的手一通乱摸,我还正有些纳闷呢,就只见他顺着绳索又爬到了龙头的位置上,一通捣鼓后又飞速的滑了下来。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我正想问话,但面前的石门却又发出轰隆一阵巨响,接着缓缓打了开来。

金大发的这番举动吓了我和墨兰一跳,尤其是墨兰。她高举天官印,对着身后的俑尸高喊了一声压过去,那些俑尸仿佛能听懂一般,居然真的摆出阵势缓缓向石门内压了过去。

“金大发,怎么回事!”墨兰向金大发问道。

金大发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石门后的世界。过了许久,石门大开,内里的世界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看到这金大发终于松了口气,道:“看来是赌对了。”

说完后,金大发扭头看向我和墨兰,道:“之前我的手被龙牙扎破,结果触发了机关,事后我想了想,龙头我已经从里到外看了一遍。只有龙牙和龙的额头有机关,因为我们没有地官信物,所以额头处的机关是作废的,那么唯有龙牙的机关是最后的生门了,也就是这时候,我想到了秦家。”

我先是一愣,接着心中猛地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秦家有秦皇的血脉,打开这中羡门的关键,一是地官信物,二是秦皇子嗣之血?”

金大发点了点头,道:“应该没有错,秦家嫡系相传,且以秦陵守墓人自居。所以很有可能身负秦皇血脉,他们能进去第二道门的后面,所仰仗的也无非就是龙头上的机关,如果他们没有地官信物的话,那么也唯有血脉这个解释才说的通了。之前你身上有排水渠死掉的几个秦家族人的血,我就想试试这个方法到底行不行的通,没想到,还真成了。”

看着寂静无声的中羡门里再没有涌出什么俑尸,我不得不承认金大发的推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

“不错。思路很宽广,这次记你一功,走吧。”说着,墨兰便率先踏入了中羡门内。

我跟在墨兰和金大发的身后,踏进中羡门后,我发现之前被墨兰命令走进来,以抵御可能到来的袭击的那些俑尸,都静静的站在地面上一动不动,而在这些俑尸的面前,我看到了一支庄严肃穆的军队。

这些军队数量很多,在我视线可及的范围里就有数千之巨,保守估计,这中羡门后的俑尸数量很可能高达上万具之多,这让我心里有些发凉,数万个俑尸的背后,可是数万名饱经战阵的士卒呀,结果却全都被制成了俑尸,无论如何,也难怪秦朝在秦始皇,和秦二世的统治下会迅速消亡。

秦末时期,即便是秦始皇发家致富的基本盘,那些秦始皇赖以仰仗的秦人都忍受不了两位秦皇的残暴,于是在随后的大乱中对风雨飘摇的秦朝视而不见,自己人都抛弃了自己,秦朝的灭亡也就可以预见了,以前我还很不懂,为什么在秦初社会地位很高的秦人会抛弃自己的君王,但看到这些俑尸的时候,我明白了。

无以秦人不得制俑,这句话说的意思是兵马俑博物馆中的那些兵俑们,其原型都是秦人,而这些俑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选用的也应该是秦人,连自己人都下手这么狠……渐渐的,走了许久的我依旧看不到两侧俑尸的尽头。嘴里已经有些发苦。

“墨兰姐,你再用天官印把这些兵俑也收入麾下呗!这样再遇到什么情况我的胆色也能够壮一点。”金大发看着两侧的兵俑有些眼馋的说道。

墨兰摇了摇头,道:“这些兵俑明显还处于沉睡阶段,如果不触动什么机关的话,应该很难将它们唤醒,再说了……”

说着,墨兰回头看了眼紧跟在我们身后的上千俑尸,道:“有它们在,一些情况足以面对了。”

金大发想了想,虽然有些不甘。但最终也只能作罢。

一行人走了会,终于来到了最后一堵门的面前,看着这最后的阻碍,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一路我们一直都在提防秦家暗中偷袭,预想中的偷袭虽然并没有到来,可当我走到内羡门的面前时,心里也并不轻松。

内羡门同样高达十余米,但和前两道石门不同的是,面前的这道石门仿佛深深镶嵌进了山壁内。在石门的正中间,我又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图标,那是一朵莲花,只是没有荷叶,只有一根长长的根茎。显得有些怪异和不协调,但看到这朵莲花的时候,我脑海中却想到了一个东西――九世铜莲。

“这,这是九世铜莲!?”和我想的一样的显然不止我一个,金大发盯着石门看了半天,才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墨兰收回目光后摇了摇头,道:“像是,但不能确定,初三,你代替金大发上去看看吧,这是最后一道门了……”

我点了点头,如果说秦陵地宫是一座地下王宫的话,那这里就是最后一道宫门,只要打开了,那么富丽堂皇的皇宫将会在我们面前展露无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