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刘智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吸口气,我心里隐隐有些激动,那个让无数前辈古人和现代学者都无比憧憬的地下世界,如今只要再打开眼前的这一扇门,那所有的一切就都摆在我的面前了。

因为石门上可供绳索固定的地方极少,所以让老手金大发都废了不少时间,我用手拽了拽绳索,发现暂时还非常稳固后,才心情有些忐忑的顺着绳索缓缓向上攀去,对讲机里,金大发嘱咐道:“初三你小心点,实在不行等下就下来换我上。”

我吐出口气,笑着说了声没事,之前因为金大发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所以墨兰让我上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当我爬到那朵莲花的面前时,发现在花蕊的位置上果然也有一个凹槽,这个凹槽拳头大小,看起来也有些像是一个印,只是中间却刻着四个大字:水官解厄。

看到这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莫说痕迹全无的水官传人了,连已知的地官传人目前都帮不到我什么,所以这个机关我也只能看看作罢,搜索了会,发现不了什么的我只好下去,让已经休息的差不多的金大发上来查看,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被我抱以很大希望的金大发却说,上面只有一个机关,但只有水官信物才能打开,除此之外什么办法都没。

“你确定上面只有一个机关?”有些不甘心的我又问了金大发一遍。

金大发有些苦闷的点了点头,道:“应该没错,除非我的技艺不到家,发现不了那么隐秘的机关,不然上面绝对只有一个机关,我刚刚试着在莲花表面涂抹秦家人的血,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

我想了片刻,才忍不住猜测道:“不会是……秦家人找到了水官传人?”

墨兰摇了摇头,道:“可能性不大,连我们和总参都得不到水官传人的一点信息,我不信秦家人这么神通广大,应该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机关,四处找找吧,不能坐以待毙。”

三人随后在四处开始寻找起来,但除了俑尸外就还是俑尸,找了将近半个小时,我看着面前的俑尸都快看吐了,但所谓的机关却没有露出半点痕迹。

终于,氧气瓶里的氧气发出了氧气即将耗尽的警报声,无奈之下我们三人只能又聚在一起,金大发拿出氧气给他自己还有我的氧气瓶里注满了半瓶氧气后,我才拿出我背上的那瓶递给墨兰,墨兰见状没有说什么,接过氧气瓶往自己瓶子里打了一些后,就又递给我。道:“你俩再往自己瓶子里充点吧,每个人一样就行。”

金大发听完嘿嘿一笑,道:“墨兰姐,这下我们真的成了同生共死了。”

“怎么,不喜欢呀?”墨兰看了金大发一眼。轻笑道:“不喜欢就把你瓶子里的氧气分给我和初三。”

“喜欢,怎么不喜欢,老金我心里喜欢的紧呢。”金大发又是一笑,脸上的猥琐神情看的我非常想揍他一顿。

墨兰没理金大发,她看了四周一眼。有些忧愁的叹道:“这样找不是个办法,必须要想个办法出来才行。”

金大发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凝重道:“没错,我们三个人的氧气只能再支撑两个小时了,这两个小时如果也浪费了的话,那我们真的就完了。”

三人商量了一会,可无论怎么商量,也无法找出解决办法,我的阴眼虽然可以穿透物质,但却无法打开石门。尤其是一扇高达十余米,深嵌在墙壁中的死门。

“那个老大爷不会真是秦家派来坑我们的吧。”金大发聊着聊着,又把话题扯到了那个老大爷的身上去了。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身旁的墨兰就忽然说道:“应该不是,因为,因为事后我总感觉那位大爷有些熟悉。”

“熟悉?”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道:“不可能呀,我记得墨兰姐你应该没来过西安,在这里也没什么熟人,那人虽说自己是洛阳人,但我听他口音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生活在西安许多年的本地人了,如果他的话是真的,那么在许多年前……”

说到这,金大发自己都愣了。半晌,他喃喃道:“不会是,张爷手底下的四小龙吧……”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同样有些迷茫的道:“我也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内心深处还是不敢确定。”

“不可能!”金大发挥了挥手。道:“虽说四小龙都离开张爷很久了,但这么段时间也不可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相貌,田宇夫田前辈,白万行白前辈我们尚且能一眼认出,如果那老大爷真是另外两个人的话。我们没理由认不出的,尤其是墨兰姐你,你是四位前辈看着长大的,对四位前辈也无比的熟悉,如果是我认不出来也就罢了,可你总能认出来吧?!”

墨兰沉默了片刻,才冷不丁的问道:“大发,现在让你回想另外两位前辈的脸,你还能回想清楚嘛?”

金大发张了张嘴,却不禁有些语塞。

墨兰叹了口气,道:“我也一样,即便是现在,想要回想起那两位前辈的脸也已经十分模糊了,时间……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何况这么多年过去,那两位前辈一定经历了很多,很有可能为了某些目的而抛头换面,成了一副让我们谁也想不到的样子,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金大发沉默了许久,才问道:“那你说,那个老大爷是四小龙中的哪一位?”

墨兰想了想,笑道:“如果他真的是四小龙中的某一位的话,那么其身份也并不难猜,四位前辈中唯一比较喜欢听音律的,也唯有那位了。”

“那,那位……”金大发面色一变,道:“墨兰姐,你说的不会是刘智渊吧……”

墨兰点了点头,金大发苦笑一声,面上一抽后,道:“如果真是刘前辈的话,那我们还是不要与他相认了,讲老实话,就让他一个人瞎玩不好吗?”

“刘智渊是谁?”听到这我不免有些好奇,不知道能让金大发如此畏惧的人。究竟是何等样子。

“刘智渊,张爷手下最强的智囊团,在四小龙中,刘智渊刘前辈的面容并不出彩,也有些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落魄书生,但他的才智即便是在洛阳也是顶尖的,甚至以前人们常说,刘智渊的智,沈红尘的勇,在古时得一便可裂土封候。”

“刘智渊刘前辈虽然才智无双。但人却有点恶趣味,金大发小时候经常被他整,我记得有次刘前辈和金大发说要玩猜点子,结果金大发……”

墨兰尚未说完,一旁的金大发就连忙大声说道:“墨兰姐,您是我亲姐!这事别提了行不?!”

墨兰笑了笑,然后在对讲机里轻声道:“初三,以后有空的时候再和你说……”

“墨兰姐你……”

胡闹了一段功夫,众人也总算正经起来,金大发沉吟片刻后。道:“如果那人真是刘前辈,那说让我们走东面恐怕还真不是空穴来风,不过不管怎么样,出去后我一定要问个清楚,一些事情。我们是时候该知道了。”

墨兰点了点头,道:“如果刘智渊的身份坐实了,那四小龙中,也唯有一个沈红尘沈前辈没有浮出水面了。”

金大发听到这个沈红尘后,面上的表情有些怪异,像是感慨,又像是有些嫉妒,这还是我在金大发的脸上第一次看到了嫉妒……

“对了,那个沈红尘沈前辈是……”

“谁!?”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听身旁的金大发暴喝一声,我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身后的兵俑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