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水银之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黑影速度极快,一扭头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我和金大发正想追过去,墨兰却在身后喊道:“别追,小心有诈!”

我身子一顿,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三人用头盔的手电在四周查看了许久,那个黑影却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寻不到半点踪迹。

“是人是鬼?”我有些紧张的问道。

“肯定不是人,它的速度太快了。”金大发脸色凝重。透过护目镜,我看到他的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细汗。

因为四周的俑尸太多。所以这也就为刚刚那道黑影提供了可以隐藏的地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半晌,金大发看了眼手腕上的钟表,随后才轻声对着墨兰道:“墨兰姐,你派那些兵俑把我们四周围起来,我们继续找机关,别被拖在这了。”

墨兰点了点头,正当她刚想行动的时候,一道黑影却从暗处钻了出来,墨兰手疾眼快的举起了手中的小弩,一道破风声传来,半空中的黑影身体一抖,紧接着便落到地上飞快的跑向了我的身旁。

“妈的!还敢来!”金大发举起手中的步枪就扣动了扳机。半米长的火舌从枪口喷出,巨大的枪声震的我有些耳朵发鸣,但那个黑影绕到一具俑尸的身旁后,它轻轻用手一拍,地面顿时轰鸣巨震,紧接着地面下凹显现出了一个洞口,那个黑影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后,就钻进洞口消失不见了。

在黑影回头的那一刹那,我用灯光成功看到了它的面庞,那是一个和常人无异。只是脸色显得有些暗黑的年轻男子,他穿着怪异,趴在地上犹如一只壁虎一样。

洞口的突然开启,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金大发看了半响,才挠了挠头盔,道:“这,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机关?”

墨兰眯了眯眼,看了片刻才扭头冲我说道:“初三,你用阴眼进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这种探路的任务用阴眼再合适不过,将英灵从印中摄出后,我操纵着英灵向那个洞口走去,越过青石台阶,面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墓道,即便和外面的墓道相比显得有些狭窄,却也有三米之宽。

到了极限距离,我只能无奈的收回了阴眼,回到金大发等人的身旁,我将这个发现告诉给二人后。金大发看了眼身旁的墨兰,道:“墨兰姐,要不要进去看看?”

墨兰翻了个白眼,道:“废话,不过为了防止暗道里有机关。让那些兵俑为我们打头阵吧。”

待所有人都同意后,墨兰派遣那些俑尸一排排的进入暗道之中,千具俑尸虽然听起来数量不多,可我们也足足在外等了将近十分钟,那些俑尸才全部走进暗道之中。期间暗道里并没有传来什么陷阱被触发的声息,这也多少让我们松了口气。

待俑尸全部进入暗道之中,我们也踏进了暗道里,看着这条深邃无比的暗道,金大发咂了咂嘴,感慨道:“祖龙还真是有钱呀,修条暗道都这么大的手笔。”

我笑了笑,秦国后期代代出贤王,一是为秦国一扫六合打下了坚定的基础,二是为秦皇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家底。秦国扫六合后,更是得到了各国国库之资,可谓是有钱的不像话,但修建了秦始皇陵,修建了长城阿房之后,短短一代人的时间,秦国的家底便被秦皇给败光了,在这么多工程中,秦皇最在意的又是自己的陵墓,所以秦始皇陵的恢宏奢靡便可想而知了,秦皇将自己生前所享用的一切都搬到了秦始皇陵里,这不是一句夸大,而真真切切的是一个事实。

跨过悠长深邃的墓道,面前出现了一个青石台阶,我们踏上去后。只见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大殿之中,脚下踏着的再不是青石,而是一块块拼铸在一起的青铜,两千年的时光流逝,因为墓室的长期封闭。还有青铜表面可能做了特殊处理,所以即便这么久了,这些青铜还是光亮如镜,让人看一眼就不禁感叹秦始皇陵的恢宏肃穆。

青铜大殿内,一根根两人合抱的柱子林立其中。柱子上蜿蜒着一条条腾龙,正当我想好好观摩这个在全人类历史上也赫赫有名的文化宝库的时候,一旁的金发发却拽了拽我,并指向了我的身后。

我微微一愣,接着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在我身后不远处是那道石门,但在石门旁,我看到上百具骨骸掺杂在一起,显得凌乱的同时又有些渗人。

“这些应该就是那些被秦二世赶进来的后宫妃子了,其中也许有那几名秦皇的子嗣,秦二世为了把自己的竞争者都斩草除根,也把他的兄弟姐妹们赶了进来。”墨兰看到这幕场景后轻声叹道。

其实,最可怜的不是那些皇子,而是那些被殉葬的后宫嫔妃,她们大多只是因为没有子嗣。便被当做借口被秦二世赶进了秦陵地宫之中,她们生前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那座冰冷的宫墙,连死后也要侍奉那位喜怒无常的君王。

看着这些白骨后,我悠悠一叹,接着我站起身,道:“走吧,现在我们可没有时间好好安葬她们。”

金大发伸了个懒腰,并在对讲机里轻笑道:“最是薄情帝王家呀,权势,真的会让人疯狂。”

三人默默的带领俑尸向前方走去。没过多久,面前的大殿就走到了尽头,取而代之的又是一条墓道,不过这条墓道并不长,而是有些像是连接另一个大殿的通道,走到通道里时,我忽然听到了一阵阵的潮汐之声。

“你们听到了吗。”站在墓道口,金大发有些凝重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经历了最初的茫然后,这种茫然就迅速转变成了不敢置信,因为这时我想到了关于秦始皇陵很著名的一个传说。

“不,不会是那条水银河吧?”金大发苦笑一声。

“不可能。”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根据古史记载,在秦陵地宫中有一条水银之河,秦人工匠设置了一种特殊的机关,可以让它奔流在地宫之中,如潮汐一般永不停歇。

但,原本我也只是拿它当一个不靠谱的传说来看待的,因为水银这种液体极易蒸发。两千年的光阴流逝很可能会让那条水银之河蒸发的连渣都不剩,况且。我不认为有什么机关可以自行维持两千余年,一是机关的材质很可能坚持不了那么久,二是因为古时没有石油,天然气这种能源,用所谓水银之河产生的水力来维持运作纯属是流氓之谈!

“如果不是那条河的话,那这潮汐声怎么解释?”金大发反问道。

我张了张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

三人沉默了一会,最终墨兰率先踏进墓道之中,我和金大发紧随其后,在这种时候。与其在原地争论不休,不如亲眼去看看真相到底如何。

来到墓道的另一头,我终于看到了那条水银之河,这确实是一条河,蜿蜒至我看不见的远处。河流宽度也有七八米宽,在河渠里,我看到一股浓稠的银色液体在徐徐流动,每当这些液体即将停泄的时候,远处就会传来一阵波浪,犹如有一条无形的大手在推着这条河流运行一样,水流偶尔会拍打在石壁上,于是便有了潮汐之声,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近处和远处传来的潮汐之声,能让你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面前真有一个大海,大海的海浪则在不停拍打着岸边的礁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