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解决之法/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不可思议。”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水银之河叹道。

金大发点了点头,他将目光放向河流远处,道:“我还是比较好奇,究竟是什么机关能推动水流运行千年。”

这个问题让我同样感到疑惑,可是无论河流的尽头究竟有着怎样的机关,现在的我们都不可能去探究,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们顺着河流的下流一直走,想要找座桥渡河,因为水银的密度比水大太多。所以游过去或者找条船根本不可能。

找了许久,意想中的桥梁却始终不见踪影,这时候我不免有些怀疑,难道地宫中的这条水银之河的上面根本就没有修建桥梁?

听到我的猜测,墨兰点了点头,凝重道:“很有可能,那些秦人工匠修建这条河的目的,有可能一方面为了满足秦始皇,另一方面也把它打造成了个防护措施,寻常土夫子即便突破前面的重重险阻,来到这也多半无计可施。”

三人沉默了一会,接着金大发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捆绳子,道:“算了,那就不找了,我来试试吧。”

说着。金大发在附近转了转,当他走到一处河畔的时候,我走到他的身旁,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河对面的一根铜柱,半响,金大发喃喃道:“老天爷,给点力,成了回头给你烧高香。”

金大发的位置离河对岸的那根柱子最起码也有十米以上,所以连我也有些拿不准金大发能不能把绳索扔出这么远的距离。

“喝呀!”

金大发吼了一声,接着把手里抡成了圆的绳索猛地一抛。我看着绳索如镖一般的飞向远处那根铜柱,随即当的一声响,绳索末端的三爪钩勾住了铜柱,金大发面带喜色,道:“成了!”

金大发用手里的绳子绑在了身旁的一根铜柱上,这样就形成了一条绳索桥,金大发看了我和墨兰一眼,道:“我先过去试试吧?”

墨兰沉默了片刻,随后指着我,说道:“你体型比较重,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让初三先过去试试吧。”

我点了点头,将背包放在地上后,我背着禾刀来到了绳索旁,深吸了口气,我攀上去用脚也勾住绳索,随后才一点点的向河对岸挪去。

“初三,小心!”

正当我全神贯注的维持身体平衡的时候,不远处的金大发忽然大声叫道,我微微一愣。接着下意识的开启了魂归兮。

砰的一声清响,绳索桥从中断开,已经被英灵接管身躯的我依旧握着手中的绳索不松,当我的身体高速撞向河壁的时候,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候万一真撞上去了,即便我没被撞死,也会掉进水银河里生生溺死!

在撞上河壁的前夕,之前一直隐忍不发的英灵忽然双脚一蹬,蹬在河壁后借力反跃。如一只大鸟一样,我借着这股推力稳稳落到了岸上。

“卧槽,好身法,好身法!”这一连串的炫酷动作让金大发瞠目结舌,但好景不长,随着英灵将身体的控制权还给我后,那两只腿仿佛被人砍断了一样,剧烈的疼痛如潮水一般向我袭来,一个不稳,我摔倒在了地上。

金大发连忙把我扶了起来。接着他看着满头大汗的我不禁调笑道:“初三,你说你也真是的,好歹等我把话说完呀,我后面一连串的马屁还没说出口呢,你就出洋相了。”

我扶着金大发的肩膀,过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的问道:“刚,刚刚绳索为什么会断!?”

这时候我满心的后怕,刚刚如果不是我及时开启了魂归兮的话,恐怕这会已经在河里洗澡了。

金大发面色一僵,接着也认真起来。道:“说实话,我也没看清楚,那东西的速度太快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河里有东西,还很有可能不止一只。”

我微微一愣,接着下意识的问道:“阴尸?”

“恐怕是的。”

水银河里有阴尸,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种类,但这让我们的心都有些沉重,那七八米宽的水银河,此时犹如一道挡在我们面前的深渊一样,河对岸是希望,但我们看着希望却无计可施,只能默默的站在原地慢性死亡。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盘坐在地上,一边休息一边商讨对策,金大发摸了摸肚子,有些无奈的道:“算下来,好半天的时间连口饭都没吃着了,初三,你饿嘛?”

我苦笑一声,此时我虽然谈不上有多饿,但渴却是真的,虽然口干舌燥,但我知道在这种环境下打开头盔吃东西的后果只能是当个饱死鬼,在局势还没到让人绝望的地步时,我坚决不会打开头盔。

金大发轻叹了口气,接着他看向我身旁的墨兰,道:“墨兰姐,怎么样呀?想到办法了吗?”

墨兰紧皱着眉头,听到询问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也没有太好的思路。”

金大发似乎已经知道墨兰会这样说,他似有些感慨的笑了笑,道:“突然想到,咱仨第一次合作的王莽墓。想想似乎没多久,可仔细一盘算,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时间这东西,过的真快呀……”

我微微一愣,接着也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这辈子可能都忘不了,在我打算孤身前往东丘的时候,这个一脸贱笑的死胖子执意要和我一起,这么多年了。多少次死里求生,许多人都变了,包括我在内,但他似乎总是那副样子。

“这群鬼东西跟着我们干嘛呀?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看着我们等死。”金大发悠悠一叹,将目光放向了我身后的那群俑尸。

想到俑尸,我脑海中灵光一现,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墨兰就率先说道:“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金大发身躯一震,连忙问道。

墨兰将目光扭向我。我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我站起身,将腰间的天官印拽了下来,这时我忽然有了一个恶趣味,于是我高举天官印。咳咳两声后,便看着那群俑尸声音庄严的说道:“我,张初三,乃现世天官,我。将行使我的权柄,你,要听从我的号令,士兵们,前进!”

话音刚落。那群之前一动不动的俑尸们就真的迈动步伐,坚定不移的朝着水银河迈了过去,接着一排排悍不畏死的跳入了水银河中,刚开始这些俑尸连个泡都冒不出来便在水银河里消失不见,但随着后面俑尸的前仆后继。这条水银河也只能无奈向我们臣服。

“呵呵,怎么样?”我捧着天官印洋洋得意的向金大发问道。

金大发沉默了片刻,接着才挠了挠头盔,有些疑惑不解的问:“中二气息爆表,初三,你就一点都感觉不到羞耻吗?”

我张了张嘴,半响还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巴,果然呀,这样的台词只有真正的英雄喊出来才能毫无违和感……

“我感觉挺好的呀。”这时,一旁的墨兰笑着说道。

我愣了下。接着问:“真的?”

“真的,像个大英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我有些不敢直视墨兰的目光。

当近半俑尸跳入河中后,这条水银河渐渐被截了流,然而河中的一些东西似乎不甘心坐以待毙,于是它们冲出水面,向踩着同伴身体,坚定不移向河对岸进发的俑尸袭去。

这些怪物浑身干瘪,除了四肢外已经看不出什么人的痕迹了,可能在水银里泡了太久,所以它们仅剩的肌肉严重发黑萎缩,面对这群怪物的袭击,俑尸用手中的秦戈毫不犹豫的进行了反击,出乎我意料的事,这场战斗是近乎一面倒的屠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