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意外发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首俑尸歪了歪头,打量着我手中的天官印,过了片刻,我听到它嗤笑一声,接着它大手一甩,将我手中的天官印打到了地上。

为首俑尸的翻脸也算在我意料之中,我飞速退后两步,接着开启了魂归兮,对于我的举动为首俑尸先是不屑一顾,但是当我开启魂归兮后。我能清楚的看到他身躯一颤,好似非常震惊一样。

英灵操控下的我直接举起禾刀,以一种我本人望尘莫及的速度向为首俑尸劈砍而去,为首俑尸站在原地,似乎是被吓傻了一样,在刀锋即将劈到它额头上的时候,一道黑影闪过,紧接着我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

艰难的落在地上,我看到禾刀的刀身已经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扭曲,而不远处的为首俑尸缓缓收回了拳头,让我的心里猛地一凉。

虽然对为首俑尸的具体实力不太清楚,但如果以总参对阴尸的实力划分来评定,面前这具俑尸最起码也是ss级以上的极危存在,即便我开启了魂归兮,可是受我身体的拖累,英灵依旧难敌。

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英灵半蹲在地上沉默了片刻,才猛地身形一动,将不远处地上的天官印一把抓过,接着调头就跑。

金大发二人的反应不比我慢。看到英灵操控下的我跑了,早有准备的他们也拔腿就跑,但没跑多远,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风声,英灵猛一低头,接着回身一个扫荡腿,这一腿虽然力道极大,却犹如踢到了一块钢板上了一样,为首俑尸不屑的哼了一声后,才一拳打向我的胸口。

英灵双手一抱,这一拳却还是打在了我的胸口上,英灵操控下的我口吐献血,接着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飞向远处。

当我摔在地上后,英灵将身体的操纵权还给了我,一时间胸口犹如被大锤击中了一样,不仅疼痛,还闷的让我无法呼吸,与之相比,我左腿犹如骨折的疼痛都显得不足挂齿。

鲜血喷在护目镜上,让我的眼前尽是一片猩红,我意识有些模糊的舔了舔舌头,嘴里满是浓稠的鲜血,这时有个人抱住了我,接着我便听到对讲机里金大发带着丝哭腔的说道:“初三,初三你没事吧?”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忍不住又咳了两声,结果牵动内伤喉咙一甜又有一口鲜血涌了上来,我苦涩一笑,道:“你,你看我像是没事的人吗?……”

金大发沉默了片刻。在此期间,我听到远处的俑尸正向我们走来,它那沉重的脚步声不急不缓,仿佛我们三人只是任它宰割的牛羊,想了片刻。我从队伍语音切换到和金大发单线连接的频道,说道:“大发……”

“初,初三你说。”语音中,金大发有些哽咽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了丝欣慰,趁着意识还尚清醒的时候,我抓住他的肩膀,道:“你带着,带着墨兰先走。”

“初三。你感觉我会丢下你吗?”对讲机里的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忽然轻笑一声,道:“初三,算了,咱仨从东丘开始就生死与共,这么多年了,以往有危险的时候都是你先上,原本好好的一个小伙子阳寿也折的差不多了,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只是老金我这次不跑了。从小时候,我就跟着我爷爷一起跑荒,爷爷死了,我就跟着九爷一起跑穴,这么多年,跑累了……这次不想跑了,我在洛阳认识到的朋友不多,但最看重的两个人全在这,我们虽然不能一起同生,但实在不行,就一起同死吧。”

金大发语气透着一股洒脱,虽然我听完了很感动,但我知道,拉着两个人陪我赴死或许能在洛阳留下一段佳话,但除此之外什么也得不到。无意义的牺牲,都是莫大的愚蠢,这点在我经历过梁萧雨的事件后更是感悟的尤为清楚,一个人,可以死,但不能死的毫无意义。

听到俑尸的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仿佛回光返照一样,大脑忽然变得格外的清晰冷静,想了片刻,我冷不丁的道:“你可以陪我一起死,但是墨兰呢?她在洛阳可还有许多的族人呢。”

“大发,走吧,替我照顾好墨兰和老爷子,你要知道,像我这种人死了也不会安生的。我向你保证,死后我也会和我爷爷一样,在暗地里一直注视着你们的。”

金大发沉默了片刻,才道:“你知道我喜欢墨兰?”

我微微一愣,接着才轻轻的恩了一声。

金大发笑了笑,道:“既然你知道我喜欢墨兰姐,那你不会不知道,喜欢一个人不能让她难过,而是应该要让她开心。”

说罢,金大发顿了顿。才有些苦涩的低声道:“墨兰姐的心在你这里,她喜欢的人是你,不是我,即便我把墨兰姐带走了,她余生也会恨我一辈子的,初三,我不想这样。”

我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接着我有些落寞的闭上了眼,此时即便是动一根手指,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奢侈,更让我绝望的是,就连我的意识也在逐渐模糊,正当我有些落寞的时候,一只手忽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我微微一愣,接着心中的某块忽然放了下来,我躺在金大发的腿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莫名一笑。

既然不能同生,那就同死好了。

脚步声最终停在了我们面前,过了会,我听到金大发关掉对讲机对俑尸讲的话。

“看什么看?看你麻痹呀?没见过这么帅的胖子吗?”

我苦笑一声,心中对金大发也有些无奈,即便是死到临头,这家伙还是这么嘴硬。

俑尸发出一声怪异的笑声。接着我就听到了青锋出鞘的声音。

“诶……”

正当我静静等待着自己的人生终点时,从我们身后的墓道口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叹息。

听到这声叹息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就连高举青铜剑的俑尸都顿了下,浑身的泥陶铠甲咔咔作响。

“妈的,又来了一只……”对讲机里,金大发有些绝望的说道。

我正想追问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胸口却猛地一沉,我眼前一黑,最终晕倒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正躺在冰凉的地面上,鼻边缭绕着缕缕药香,我心里一沉的同时又有些疑惑,虽然身躯不能动弹,眼前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但传说中的冥土,传说中的接引之地就是这个鬼样子吗?

末了我在心中安慰自己,冥土冥土,自然是亡者的去处,和我生前的阳间环境自然截然不同。与此同时我还有些头疼,接引之地现在貌似是老黑做主,以它的脾气,再加上以往我那么待它,难保这孙子不会怀恨在心,如今好不容易落它手里,怎么想都落不了好呀。

想到这,我有些激动,可身体刚刚一动胸口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让我不禁痛呼出声,虽然疼得满头大汗,但我还是很快就回过味来了,不对呀!根据慕容云三的解释,阴尸没有味觉,也没有痛觉,更没有嗅觉,可是这身体的疼痛,还有鼻边的药香又是怎么回事呢?

忽然,漆黑的四周亮起了一盏烛光,接着我就看到金大发窜到我身边来,他先是有些激动的看了我两眼后,才冲外大声喊道:“墨兰姐,快过来!初三醒了!”

接着金大发才担忧的看着我,道:“初三,你自己感觉怎么样呀?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我呡了呡嘴,看了眼四周后,才疑惑的道:“这,这里是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