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长衫男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一边用手将我的身子扶正,一边笑道:“还能在哪,当然是在秦始皇陵呀。”

“秦始皇陵?”我微微一愣,道:“怎么可能,秦始皇陵里的汞含量不是很重吗?”

金大发点了点头,道:“在外面当然不可能脱下防化服,但这里和外面却有些不同。”

不同?这时我就不免有些纳闷了,连不算秦陵地宫的排水渠里的瘴气都非常重,难道秦陵地宫里面还有一个‘世外桃源’能够将瘴气和汞气隔离?

过了会,墓道口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便只见墨兰出现在墓道口,见我醒来她有些激动,但还是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喝水吗?”墨兰递过来一个水壶。

我接过水壶,期间发现自己胸间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虽然这绷带是用衣服撕成一缕缕的。但很明显经过了反复的清洗,其中更是透着浓浓的药香,随着身体知觉的渐渐恢复,我能感觉到胸口痒痒的,好似有许多蚂蚁在乱爬一样。虽然很难受,但我知道这是伤口开始愈合的正常表现,所以也不敢去乱碰。

“初三呀,似乎回回跟你一起行动都能碰大运。”金大发从怀里掏出一块饼递给我后笑道。

我喝完水后有些纳闷,道:“怎么了?”

金大发坐在我身旁,想了片刻,接着才道:“当时我们三人本是必死的局面,但关键时刻,后面却来了一个人……”

金大发说着顿了顿,我不禁心痒难耐。连问他到底是谁,在我感觉中,能在那个时刻帮助我们的人,不是我爷爷也应该是唐皇一系的人,至不济也应该是白起。

金大发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复杂的道:“他应该不能说是人,只是一具荫尸成灵的阴尸。”

“荫尸?”我微微一愣,荫尸是个很奇特的尸种,蒋明君便是荫尸成灵,和其他阴尸不同的是,荫尸大多心思清澈无邪,远远没有其他阴尸所有的那种暴虐,大部分的阴尸,因为长期被困在黑暗狭窄的棺中墓中,再加上大多数都是因人为而死的缘故,所以心性在漫长的岁月里会逐渐扭曲,最后丧失人性,随着人性的丧失,它们的外表也会逐渐腐朽,最后变为一副可怖的模样。

荫尸则不同,它们能在漫长的岁月里恪守本心,所以外表也能一直保持在死前的模样,蒋明君是千年恋张初三不改,不知道秦陵地宫的这具荫尸本心是什么。

“没错,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是当见到那具荫尸后,俑尸居然放过了我们,接着它指引我们把你带到这里,并亲自给你疗伤,以你当时的伤势来看。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你很有可能早就死了。”

金大发说完后,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总算明白了,即便身受内伤,可我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金大发见状连忙扶住我,道:“你干嘛呀!伤还没好呢,你起来干嘛呀?”

我笑了笑,道:“内伤需要长时间的修养,不差这一会的功夫,而且我身体也没有外伤,所以走两步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人家救了我们一命,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去感谢一下它。”

当然了。除了感谢外,我心中更多的还是对这具荫尸的好奇,说实在的,踏入这行已经好几年了,可我所看到的荫尸却只有寥寥几具,更重要的是,荫尸大多都是心性纯良之辈,所以如果我能说服它帮助我们的话,秦陵一行肯定会顺利许多。

见我执意要去,金发发和墨兰也拗不过我。最终只能由金大发搀扶着我走出了这间石室,踏过一条不算长的墓道后,面前出现了一个大殿,大殿里并没有别的大殿那么金碧辉煌,也没有琳琅满目的金银玉器陈列其中,但里面所有的东西,却深深的震撼了我。

大殿里满是一个个书架,这些书架高达七八米,它们摆列整齐,里面放着一卷卷竹筒,踏进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感到了一阵窒息,我可以肯定,如果秦陵地宫里面什么东西最为珍贵的话,无疑就是这间藏书阁了。我无法想象,如果这间藏书阁里的典籍能够现世的话,将会给世界带来多大的冲击,这是一个宝库,一个真真正正的宝库!

“秦皇虽然不喜文人嚼口舌。但不能不承认的是,他确实是一个喜好文才的人,只可惜,这些典籍都已经被毁了。”身后,墨兰有些遗憾的叹道。

我微微一愣,接着炽热的心迅速冰凉下去,竹筒无论经过怎样的处理,都无法熬过两千年光阴的侵袭,虽然外表看上去完好无损,但我相信。哪怕只是用手去微微触碰,也能让这些无价之宝变为尘粉。

“如果这些典籍还尚且完好的话,恐怕许多关于秦朝被封尘的往事都将被揭开,任何一个人读了,都会变成最专业的秦朝百事通,确实可惜了点。”这次,哪怕是金大发也感到了一阵惋惜。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努力将自己的视线从这些竹筒上移开,接着我看了眼四周,有些疑惑的道:“他人呢?”

金大发四处打量了下,才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刚刚人还在这呢。”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从藏书阁的深处却传来了一个声息。

“人醒了?”

我们听到后微微一愣,接着才觅着声息寻了过去。到了书阁深处,只见在一张铜桌旁盘坐着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紧盯着面前的一卷竹筒,见状我不禁有些好奇,便道:“这些竹筒难道还没损坏?”

身穿麻布长衫的年轻人微微一叹,道:“有些东西,你打开了,就再也收不回了。”

说罢,他用手轻轻一挥,桌上的那卷竹筒就化作满天粉尘。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隐隐有些作痛,要知道这些东西,可全都是国宝呀……

年轻人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当我看清他的面容后却不禁心声惊诧,因为这年轻人就是那个在第二道门后的黑影。如果不是他的话,当时我们根本就发现不了暗道,更别提进入第三道门后面的世界了。

“怎么,很惊讶?”麻布长衫男子微微一笑,虽然皮肤有些暗黑。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男子面容清秀,配上这副打扮,还真的有种翩翩公子的感觉。

“确实有点。”我点了点头,但还是非常诚挚的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们三个人已经死了。”

长衫男子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一人在陵中空守千年,如今好不容易来了外人,所以便想结交一下,故此才出手救下你们,此事无须道谢,我们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各取所需?”我心里不禁有了些警惕,但面上却丝毫不显的问道:“不知道阁下想得到什么?在我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绝不推辞。”

“很简单。”长衫男子微微一笑,道:“陪我聊聊天就好,我想知道,如今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张了张嘴,心中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既然长衫男子这样要求了,我便坐在地上和金大发以及墨兰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了秦朝之后发生的事情,从汉朝一直讲到了现代,当听到秦朝历经两代便衰亡之后,长衫男子面露哀伤,不过当听到现代化社会的群众生活方式,以及飞机,汽车,游轮这些工具后,长衫男子不可避免的十分震惊,甚至连连反驳我们。

“铁怎么可能浮在水里?”

“荒缪,人又没有长翅膀,怎么可能飞上天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