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值不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最后,我们将种种原理都大致的告诉给长衫男子,最后将我们都讲的有些口干舌燥后,长衫男子才勉强相信了我们。

我掏出水壶,喝了口水缓解下喉中的干涩后,才只听身旁的长衫男子悠悠叹道:“果然,世上从没有永恒不朽的王权,只可惜……父亲却永远看不到这点,滔天的权势,早已迷乱了他的双眼。”

我的手顿了顿。心里也大致多出了一个推测……

“是呀,世上从没有永恒不朽的王权,任何人想要长期把持权利的最中心,最后的唯一下场便是被推翻。”金大发从我手中接过水壶后,看向长衫男子并试探性的问道:“我说大兄弟,你回头要不要和我们出去看下外面的世界呀,即便再怎么样,也比你在这暗无天日的墓室里生活要好吧,在我们那里有一位老前辈,虽然不是荫尸一族,但也是旱魁成灵,你们两个在一起应该会很有共同语言。”

长衫男子嘴角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看向这间庞大,却毫无一丝生气的藏书阁,道:“我哪也不会去,我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不适合你们如今这个崭新的时代,况且我曾经发过誓言,要永守这个陵寝。”

金大发张了张嘴,有些不以为然的道:“誓言这个东西又做不得数。何况你已经在这里守了两千多年,也算是已经仁至义尽了,又何苦用一条不存在的锁链将自己困囚起来呢?”

长衫男子摇了摇头,道:“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我也本该如此的。只是上天既然让我意识不散,我就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活下去,我没有生的理由,也没有死的理由,等我哪天找到了这个理由,那我就将归去,如此,也算是报了他二人的恩情。”

说罢,他又看向我们,道:“以我的职责本应将你们永远留在这里的,但我此前说了,你们陪我聊天,我就给你们一条生路,大家各取所需,如今这笔交易完成了,我看你三人言谈不像是恶人,你们来此,所为的也无非就是钱财,待他修养好后,你们从外面的大殿里拿取几件东西。我便送你们离开,如此,你们此生也能衣食无忧了,走后,你们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不然,我可不会再留情面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一番,毕竟我们三个这次来为的可不是什么财物,但话到嘴边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通过刚刚的那一番交谈。我可不认为面前的这位主会轻易被我们说服,而且如果他的身份真如我所想的那样,那么他刚开始没对我们痛下杀手反而还救了我们一命,其实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最后,我们三人沉默着回到了石室,刚刚不止是我,连金大发和墨兰也没把我们真正的目的告诉给长衫男子,想必他们所想的应该和我一样。

“想说服这货应该是没什么希望了。”一进石室,金大发就坐在石台上开始长吁短叹道:“可惜初三现在身上还有伤,不然我们刚刚说了也不怕他和我们翻脸。如今这该咋整呀……”

我摸了摸脑袋,同样感觉有些头疼,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宁愿长衫男子即便不帮助我们,最好也不要对我们的行动进行阻挠,可从他刚刚话里的意思来看,即便是走,他也会跟着我们把我们送出去,这样一来事情就比较棘手了。

“墨兰姐,你怎么看?”金大发看向墨兰。

墨兰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从刚刚这个人的言行来看。虽然外表不显,但内心也绝对是个非常执着的人,不然他不会仅为了一个诺言,就甘愿守墓千年,而且一直到今天都本心不改,所以现在看来,说服他难度无异于登天。”

“那现在怎么办呀,不会真让他把我们给送出去吧?咱们可时好不容易才下来的呀。”金大发有些苦闷的说道。

墨兰想了想,才无奈道:“看事情发展,如果事不可为的话。我们也只能出去了,到时回地上补给一番,再找些外援进来,无论如此,这秦陵地宫我们都一定是要闯的,即便不为了九世铜莲瓣,也要为了江夏二人的安危,如果这人执意要成为我们的绊脚石的话,那我们也只能一脚将他踢开了。”

说起江夏二人,我的心也有些怅然,都这么久了,不知道这兄弟二人是生是死。

这时通过手表的时间,我知道此刻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所以我们稍微吃了点东西后,便从背包里掏出了三张毯子。铺到石台上就开始休息,因为职业原因,所以比这艰苦许多倍的环境下墨兰二人都能坦然处之,但我睡到十二点半的时候却因为胸口有些瘙痒,所以有些无可奈何的起了床。

在黑暗中,我听到墨兰二人均匀的呼吸声,想了想,毫无困意的我只能摄手摄脚的爬了起来,接着我走出石室,却看到远处的藏书阁里居然有着一点烛光。

鬼使神差,我朝着烛光走了过去,接着便见藏书阁深处的那张桌子上此时正摆着一盏幽灯,长衫男子此刻正坐在桌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桌上的一卷竹筒,听到脚步声,他连头都没有抬,就悠悠问道:“怎么没睡?”

我苦笑一声,道:“胸口又闷又痒的睡不着,只能出来走走了。”

长衫男子点了点头,解释道:“你伤势虽然不算重,但也要好好修养几天。如今正在愈合,有些瘙痒是正常现象。”

我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意味,便忍不住问道:“你每天晚上都这样?”

“不然呢?”长衫男子反问道。

我又点了点头,只是看着四周清净的有些孤冷的藏书阁却忍不住幽幽一叹。

“你叹什么气?”长衫男子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时想起了一位朋友。”

“朋友?”

“恩,她也曾如你这样,在墓中空守千年。”

“哦?”长衫男子眉头一挑,忍不住有些好奇的问道:“她为的是什么?”

我想了想,道:“为了……等一个人。”

长衫男子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沉默许久,才忍不住叹道:“好一个奇女子。”

“你也是个奇人。”我笑了笑,又道:“不然怎会为了一个诺言在这守墓两千年有余。”

长衫男子微微一愣。接着他好似被触动了什么心事一样,惨然一笑后,道:“身不由己罢了,不算什么奇人,人为了一些东西,总要懂得取舍。”

“但人取舍的东西大多都是为了自己,很少有人会为了别人而舍身取义,我能问一问你,你现在后悔吗?”此时的我放开了拘束,大胆的和长衫男子聊了起来。

长衫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眼睛注视了我半响,才反问道:“你说呢?”

我微微一愣,脑海中却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我爷爷,我爷爷一生都在为我铺路,即便死后也没有放过自己。就像一块海绵一样,榨尽了自己身体里的最后一滴水,只想让我喝饱,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禁有些疑惑,想要问我爷爷一句到底值不值。虽然我是他的孙子,可在他死前却从未和他谋面,为了一个从未谋面,只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孙子,就用尽自己的一生心血。有时候我自己都会替我爷爷感到不值。

“我不知道……”我神情有些迷茫的说道。

“坐吧。”长衫男子指了指身旁的一张椅子,神情也愈发变得像是一个老前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