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深陷局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沉默片刻,最后才苦笑一声,道:“不管它是不是骗局,但我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往后一步就是悬崖,前辈,您能体会我的处境吗?”

长衫男子思索了许久,最后才摇了摇头,对着一脸失望的我道:“我帮不了你,即便他再如何疯狂。也终究是我的父皇。”

我深吸口气,知道说服长衫男子近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正当我想回去休息的时候,长衫男子却又道:“不过,我虽然帮不了你太多,但郭将军那里我却可以替你解决。”

我微微一愣,问道:“郭将军?难不成……是那具俑尸?”

长衫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没错,郭将军是名宿老,随着我父皇一路南征北战,最后因不懂保全自己而在朝堂上得罪了赵高,地宫选择亲卫的时候,赵高就借机把郭将军举荐了上去,结果郭将军以及他手下的那些部下全部被制成陶俑,美名其曰为秦陵亲卫。”

我松了口气,随后连忙对长衫男子表示感谢,原本在我意料之中长衫男子能不阻挠我们就已经不错了,可是他居然肯帮我们这个忙,说实话,这长衫男子身为一个人子内心肯定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这份恩情不怎么好还。

长衫男子摆了摆手,他站起身,道:“你回去歇息吧,没什么好需要谢的,郭将军之后地宫机关也是重重,你们能活着回来就再说吧。”

我起身回到石室中,心中怀揣着各种念头睡得很是踏实,第二天我被金大发晃醒,我揉着眼睛很是不解的看着他,金大发却拿着手中的几根布条便笑道:“初三,起来把伤口的绷带换一下再睡吧。”

我点了点头,待绷带换好,我见墨兰也在,便把昨晚的事情又叙述了一遍,金大发听完后一拍大腿,哈哈笑道:“之前我还为这事头疼呢,没想到初三你自己居然偷偷摸摸的解决了,有一手!”

“与这件事相比,我更注重另一个信息。”不等我说话,一旁的墨兰忽然神情凝重的说道。

我微微一愣,道:“怎么了?”

墨兰想了片刻,接着才解释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初三的天官印,以及地官和水官的信物一开始都是由秦皇打造的,秦皇死后更是随棺入葬。然而到了三国时期,天官印却忽然现世,这也就是说三国以前,秦皇陵就已经被盗挖。”

“我们先不去计较有没有人能够在当时做到这点,仅说铜莲瓣。如果铜莲瓣在秦陵的话,最有可能在秦皇的棺内,如果那个前辈拿走天地水天官的信物后,又把铜莲瓣给拿走了,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墨兰的话说完后。我和之前一脸兴奋的金大发都不禁面色生寒,如果真如墨兰所说的那样,那么这次秦陵之行我们就有可能走空了。

看着我们,墨兰想了片刻才又继续道:“而且更为可怕的是,如果铜莲瓣还在秦皇的棺内,那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还处理什么,直接……”金大发话说了半截后就戛然而止,接着脸上一僵浑身打了个哆嗦。

我此时的状态也和金大发差不多,如果铜莲瓣还在秦皇的棺内,那么这其中的信息量可就太大了。比如,为什么当年比我们先来一步的前辈只是拿走天地水三官的信物,最终却没有拿走九世铜莲瓣,我之前说过了,在我心目中,在三国时期能孤身前往秦皇陵并能走到最后还能安然无恙的人我着实想不出来,甚至我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布局千古,与天博弈的人,如果是的话,那原来徐福和姚九指所说的都没错。那个人布的局真的很大,大到让我一开始都没能怎么察觉,只能从旁人口中听到他的传说,当我真正发现他所布的局时,自身已经深陷局中。

甚至,回想以前所找的铜莲瓣,我都感觉是不是太凑巧了,我脑海里此时有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测,那些散落在各朝代墓葬里的铜莲瓣,会不会本就是那个与天博弈之人所布设的。九世铜莲台,会不会也是他打造而出的,如果是的话,那我简直有些不敢想象了。

许多以往所认定的东西在此刻全部被推翻,我感觉浑身有些发冷。如果事情真如我所猜测的这样,那么姚九指和我爷爷他们知道吗?他们知不知道九世铜莲也许就是那个与天博弈之人所设的一个大局,如果知道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还傻乎乎的跳进去呢?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件事里的点点滴滴很快被发掘出来。过了片刻,金大发叹了口气,道:“那,那咱们现在还要去冒险吗?”

其实不只是金大发,就连我都有种立刻回到洛阳,然后找到姚九指听听他的想法。

“这件事我同样十分疑惑,甚至很急切,但现在还不能冲动。”墨兰想了想,继续道:“江夏和我们走散后,现在极有可能还在秦陵地宫里。我们如今即便不为了九世铜莲瓣,也要尽可能的找到他们,更何况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先走到最深处,看看棺内有没有九世铜莲瓣,没有的话虽然遗憾,但我的心里反而会轻松一点,如果有的话,我们再回到洛阳。”

我微微一愣,接着也不禁有些好笑,现在连秦皇棺内究竟有没有九世铜莲瓣都不好说。我和金大发已经急着要回洛阳了。

“那就听墨兰姐你的吧,不怪我太激动,主要是想想实在太吓人了。”金大发揉了揉鼻子,不禁苦笑了一声。

墨兰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我理解,之后我们再休息一两天,待初三身体稍好一点后,我们再出发,你们看怎么样?”

我微微一愣,连忙道:“不用那么久。我现在身体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今天下午我们就出发吧,毕竟如今时间紧迫。”

墨兰和金大发沉默了许久,其实从我昏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江夏如果真在这个墓里的话,现在已经是凶多吉少了,但这个问题我们却情不自禁的想要回避。

最后,墨兰和金大发二人还是决定下午出发,这样虽然有些亡羊补牢的意味,但多少能让三人的心好受一点。

得知我们下午就要出发,长衫男子一开始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的,最后当他亲自查验我的伤势后却愣住了,因为按照他的话来说,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这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但和长衫男子相比,我们就显得见怪不怪了,自从我有了天官印后,自愈能力就日益强大,甚至刚开始我的近视,在得到天官印后就根除了。

鉴于我的身体确实恢复的很好,长衫男子总算勉强同意我们的行动了,不过他还是嘱咐我,不能进行高强度的战斗,不然到时候内伤迸发就连大罗金仙都救不了我,对于长衫男子的叮嘱,我自然是满口答应,只是局势的变幻,让我深感身不由己。

下午,在长衫男子的带领下,我们收拾好行囊便准备出发,长衫男子顺着一条幽密的小道将我们送到秦陵地宫的那些大殿之中,期间我抽空看了眼防化服的剩余氧气,结果得到了一个让我为之窒息的数字,一小时……

一小时,在得不到新的氧气瓶的情况下,这就是我们的生命线,我深吸了口气,深感心中的压力之大,这一行是凶是福,只能全看天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