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十章 九棺护井/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渐渐的,我们又来到了那个耳室,此时耳室中的那上百俑尸早已不知所踪,只有那个高大的石台还有上面的九具铜棺。

“你们在后面看着吧。”进入耳室之中,长衫男子回头对我们说道。

我们点了点头,长衫男子见状才向石台上缓缓行去,刚走到一半,石台上就出现了九具俑尸,为首那具正是长衫男子口中的郭将军。

看到长衫男子,虽然不能通过面部表情来判断,但我总感觉它们都有些犹豫,另八具俑尸更是将目光移到郭将军身上,好像是想请它裁决。

面对此情此景,长衫男子丝毫不惧,他缓缓踏着九层石阶而上。但当他即将走上石台的时候,郭将军却伸出一只手,拦住了长衫男子的去路。

“让开。”长衫男子轻声道。

见无人应答,长衫男子似有些发怒,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这次。郭将军单膝跪在地上,那只手却迟迟不肯收回去。

“郭将军,你这又是何苦呢……”长衫男子轻叹一口气,他看着四周,喃喃问道:“两千多年,你难道就不累吗?……”

郭将军浑身轻轻颤抖,但那只手却伸的异常笔直。

“也罢……”长衫男子摇了摇头,似要放弃,但陡然间却话锋一转,他猛地抽出郭将军腰间的三尺青锋。道:“既然你们不肯放弃,那我,就给你们一个解脱!”

说罢,一根陶俑手臂便落到了地上,长衫男子机械般的挥动着手中剑。一下又一下,过了片刻,高台上只余下满地的残骸,在此期间,那九具俑尸不曾有过丝毫的反抗,犹如待宰的羔羊一样,我不知道它们心底有着的究竟是解脱,还是深深地麻木,只是看着这一幕情景,我忽然感觉有些悲哀。

悲哀这些将领,生前将一生奉与皇室,即便是死后,在棺中经历两千多年的时光,那颗心早已腐朽,我以为它们会反抗,可是到了最后居然没有,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无法明了它们真正离开这个世界时的心情,但,也许这就是个解脱吧。

长衫男子四处望了望。最终仰天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良久,他一个人默默的将这些尸体放入对应的铜棺中,期间我们没有打扰他,待他做完这一切后。他才走下石台,越过我身旁时,我听到他说:“我回去了,你们可以继续,可以继续去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九世铜莲。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梦……”

我回头看了眼长衫男子,发现他走的有些浪跄,看着他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说了声谢谢,为这个生前死后都充满悲剧色彩的人道谢。

“走吧。”身旁的金大发叹了口气,道:“废了这么大功夫,我倒要看看这耳室里面葬的是谁。”

我们踏上九层石阶,来到了石台之上,但让我颇为吃惊的是,石台上除了这九口铜棺外。居然还有一口井!

“九棺护井?这是什么意思?墨兰姐,你见过这样的布局吗?”金大发回首看了眼身旁的墨兰。

墨兰摇了摇头,眼神中同样带着点迷茫,道:“没有,无论是这些年的经历,还是族中的典籍皆未记载过这样的布局。”

金大发点了点头,他想了片刻,接着道:“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不过要小心点,以防这井里蹦出什么幺蛾子。”

三人小心翼翼的向井口围了过去。站在井边,我小心翼翼的往井里看了一眼,这井黝黑深邃,用灯光都不能照到底部。

三人沉默了片刻,接着金大发从背包里掏出了一颗照明弹,接着射入了井中,随着照明弹飞向井中,我发现这口井竟然是一口空井!

“空,空的!”金大发愣了下,也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我也微微一愣。随即不禁非常疑惑,如果这口井不葬人的话,那这间耳室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更何况,井棺这东西闻所未闻,所以这口井的真实用意着实让我琢磨不透。

过了片刻。墨兰轻声道:“秦皇巡游驾崩,以至于整个秦陵草草收工,秦二世上位后将后宫未有子嗣的宫女妃子全部赶入了地宫,历史上秦始皇也未立后,据说一是因为他的母亲的所作所为严重刺痛了他这个人子的心。以至于让他认为天底下的女人都没有忠诚的,早年的秦始皇因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晚年的秦始皇因为追寻长生之法,所以对立后的事情也并不热心,终其一生,秦始皇都没有立后,连太子都没有立,较为出名的便是长子扶苏和幼子胡亥,若不是长子扶苏没有太子之名,赵高想要轻易篡改秦皇遗召也绝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生前未立太子,皇后,外加秦皇死的太意外,会不会是秦皇未立殉葬人选的名单,以至于这间耳室空白,未有殉葬之人?”

金大发想了片刻。才摇头道:“秦二世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贪玩的性子,且天性残暴,虽然秦皇入葬后他只是匆匆将那些宫女赶入地宫,并未太过上心,但这里如果只有具空棺的话那也没什么,但不可能会有口井在这里,井在古时乃不详之物,尤其是鬼神之说兴起后,古人平时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对井也是敬而远之。虽说秦时可能还没那么多的忌讳,但放口井在这既不符合秦朝礼志,也应不了什么风水一说。”

金大发所说的也正是我的疑惑,秦人工匠不会这么没脑子吧,乱设地宫破坏格局可是夷九族的大罪,如果没有上面的意思,那些工匠绝对不敢这么胡来。

一时间,我们的思路走到了死胡同,任谁也有些搞不懂这口井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金大发忽然踢了下井身。大骂道:“算了,管它那么多干嘛,我们走吧,就别在这耽搁时间了。”

然而,这一脚下去好似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大殿开始剧烈颤抖,我神色一变,拉住金大发的胳膊就道:“金大发,这次要是被你害死了我做鬼也不会轻饶你的。”

金大发苦笑一声,接着我们三人就连忙跑到了远处,这时我心里稍安,随即回头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却让我愣住,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的大殿地面上,许多青铜砖块开始缓缓凹下去,渐渐形成了一条宽达三四米的凹槽,这条凹槽一直通往那个井的方向,到了石台便戛然而止。

当大殿又恢复死寂之后,我们三人看着这条像凹槽又有些像是河道的沟不禁沉默了片刻,随后金大发忽然走到那条凹槽的旁边,俯下身看了一眼后,才连忙向我摆了摆手。

我走过去后,金大发指着前面让我看,我顺着凹槽向前看去,只见这条凹槽一直通往石台,因为地面凹陷下去的原因,所以我看到之前的石台里也有一条暗道,好似通往哪里……

“这,这是什么?”我愣了愣,不禁向身旁的金大发问道。

金大发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凹槽的远处就传来了一阵潮声。

不约而同,我们三人扭头向远处看去,只见黑暗中那阵潮声离我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远处的凹槽内涌来一股银色的液体后,我面色才陡然一变。

水银在我的面前,顺着这条河道一直注入石台,我想了片刻,接着也连忙走到了那口井的身旁,这时我发现水银果然通过石台里的那条暗道在源源不断的注进这口井里,虽然很是汹涌,但这口井好似是通往了地狱一样,对水银是来者不拒,我看了将近十分钟,这口井愣是没有满溢的迹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