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重逢/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天呀……”金大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旁,他看着依旧在疯狂灌注石井的水银不禁咂了咂嘴,道:“这机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呀。”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从机关被触发一直到现在,现场都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动,那么问题来了,这口井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那些被灌进去的水银,最终又会通往哪里呢?

“那些秦人工匠不可能耗费那么大精力却打造一个机关,最终却毫无用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和主墓室有关。”墨兰看了眼后说道。

我将目光从井里抽回,道:“算了。无论这个机关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意义,现在我们都没那么多时间去刨根问底了,走吧。”

经过前面发生的事情,现在我们氧气瓶里只剩下可以维持三十分钟的氧气,这在此时无疑是个有些让人绝望的数字,但饶是如此,我也不想坐着等死。

我们越过这口井走到了大殿的最深处,大殿的最深处不出意料的出现了一条墓道。这个墓道口前所未有的高大,宽高皆有十米有余,墓道里铺垫有和大殿一样的青铜地面,显得格外的幽长深邃。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后,心里也不禁紧张起来,因为越过这里,主墓室就离我们很近了!

在墓道口试探了一番。在确定没有机关之后,我们才状着胆子走入其中。墓道里,清脆的脚步声来回荡漾,听的人心头有些发毛,基于这种气氛,金大发在对讲机里不禁抱怨道:“一条墓道还修的这么阔气,真不知道至于不至于。”

我苦笑一声,这墓道修的确实太过霸道了点,仅凭这条墓道的规模,拿出去都会惊掉外界的一地眼球,不过也算正常,七十多万人修建了数十年,耗费无数资财,有这种恢宏气度确实也在情理之中。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秦家的人到现在都还一直没出现,难道他们真打算在主墓室对付我们?可也未免太自信了吧。”墨兰在对讲机里说道。

“你不说这个我还真差点忘了。”金大发冷笑一声。道:“秦家人也玩的真是好手段,在第二道门前,我还以为秦家只是一群从秦流传下来的守墓人,或者是临时和秦皇达成了某种协议。可是如今看来这秦家藏的也有够深的,身负皇室血脉,全族姓秦却不姓嬴,也真是够忍辱负重的。”

金大发的疑惑也正是我想所要表达的。秦始皇的子嗣虽然很多,但几乎大部分都被秦二世残杀至死,就连那些皇子的子嗣也被其斩尽杀绝,所以只有寥寥一些漏网之鱼才得以逃出生天,不知道这个秦家是哪位皇子的后人……

每个人都心事重重,不管怎样,这个秦家确实犹如一个幽灵一般盘踞在我们心头,除了在排水渠真实看到了他们中的一些尸体之外。秦家一直不曾和我们正面交锋过。这恰恰让我们无比头疼,不怕秦家做一头嘤嘤狂吠的狗,就怕它做一条隐忍不发的毒蛇,这样的秦家,危险性成倍提升。

忽然,头顶传来一阵破空声,我心里一惊随即连忙一个懒驴打滚躲到了一旁,正当我想开启魂归兮的时候。对讲机里却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艹,没成功!”

这声息颇为耳熟,让刚准备动手的我们三人都止住了手里的动作,金大发沉默了片刻。才道:“江,江思越?”

“呃……金大发?”

“艹!还真是你这孙子呀!”

头顶有两个人蹦了下来,透过护目镜,我看到这二人正是失踪了许久的江夏二人,只不过江夏此时的状况有些不妙,他胸口部位的防化服破开了一个大洞,血肉模糊还不时往外渗着血。

“我去,小夏哥这是怎么了?”金大发一边从背包里掏出绷带,一边有些焦急的冲江思越问道。

江思越搀扶着气若游丝的江夏,有些憋屈的道:“还能咋了,被秦家那帮孙子给偷袭了。”

“不是,你们怎么跑我们前头来了?”金大发处理着江夏的伤口,有些懵比的问道。

“鬼知道呢,我们在船棺里飘了许久,最后出来的时候你们不在我俩身旁,我和我哥找了个地方靠岸后。就好似直接来到了秦陵地宫,中途碰到了秦家的人,我和我哥就和他们打游击,他们人数很多,有二三十人,就这样兜兜转转,我们利用尸体上的氧气瓶才撑到了现在,后来我哥中弹,我带着他四处乱跑,就跑到了这里,后来听到你们脚步声,就以为你们是秦家的那批人。”江思越看着已经丧失意识的江夏,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紧急处理好伤口后,金大发抬头看着我们便道:“小夏哥伤势很重,我处理不好,如果再拖下去的话就死定了。”

我想了想。不禁想到了之前那个长衫男子,于是我立马拉着江思越,把长衫男子所处的藏书阁位置告诉给他后,道:“你现在立马带着你哥去那里,藏书阁里的那位前辈医术高超,应该能够救治小夏哥。”

江思越听了立马点了点头,他将自己身上扛着的两个氧气瓶拿下来后,道:“那我现在就立马带着我哥过去。你们先带着这两瓶氧气,等我哥好了,我立马追上你们。”

待江思越走后,我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后面有个长衫男子,不然以江夏的这个伤势,多半是回天乏力,而且让我感到有些惊喜的是这两罐氧气。有了它,我们的生命线终于能够再往上拉一拉了。

“没想到呀,我一直以为江思越这孙子是不是出去了呢,没想到居然还一直在斗里,也算得上是命大了。”金大发轻叹一声,但声息中却带着一丝放松。

我的心情和金大发差不多,江夏身受重伤,好像乍一看很不得了。但要知道在之前他二人行踪全无的情况下,我一度悲观的认为二人是不是已经死了,那时恐怕不止我一人如此,墨兰和金大发也是如此想的。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

如今江夏和江思越和我们重逢,虽然江夏身负重伤。可也足够让我们松一口气的了,之前长衫男子的医术有目共睹,江夏如果能及时的被送到他那里。左右还有条命可以救。

墨兰想了片刻,接着她在地上留了个记号,随即抬头看着我和金大发,道:“都注意点吧,刚刚思越也已经说了,秦家的人就在我们身旁,大发初三,你们把头灯关了,用夜视仪吧。”

我点了点头,虽然用夜视仪在这种环境下也并不大好,可是如果遇到了活人却能远远的看到,江夏的下场还历历在目,无论是我还是金大发此时都高度警惕了起来。

其实在外界,虽然也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但大自然许多东西其实都在发光,只是以人类的肉眼很难捕捉罢了,于是便有了夜视仪这种东西存在,因为我们身处几十米深的地下,所以配备的夜视仪是被动式夜视仪,本身并不发射红光,而是根据人体的体温和发动机的热量显示成像。

这东西虽然能确保我们第一时间发现秦家人,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在没有生人的情况下,开启夜视仪在这种环境下行走等于闭上眼睛,一片漆黑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前进。

“初三,别摸我。”

对讲机里,金大发有些紧张的冲我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