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鬼打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微微一愣,随即没好气的道:“你发什么神经,我没事摸你干嘛。”

走在前面的金大发身形一顿,连我都回过味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三人杵在原地片刻,接着不知道前面是谁打开了灯光,然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灯光开启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有个惨白的人影正死死跟在金大发的屁股后面,然而这道白影速度极快。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它早已不知所踪。

“你,你看到了?”我在对讲机里异常紧张的问金大发道。

金大发苦笑一声,声音都稍微有些变形的道:“废话,就盯在我屁股后面,我指定是看到了呀。”

“那是什么东西?”我忍不住问。

金大地沉默了片刻,一旁的墨兰才摇头道:“墓里奇奇怪怪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刚刚我也就匆匆撇了一眼,暂时无法分辨它的种类,不过……能出现在秦始皇陵,应该不是什么善茬。”

金大发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看向我和墨兰,道:“别关灯了,这里不太平,别没被秦家人偷袭,反而不明不白的死了,那就贼冤了,都开灯注意四周,那东西没那么简单就善罢甘休。”

我们继续向前走去,不过三人都开启了自己的头灯,往前走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打量左右。却并没有再发现那个白色影子的痕迹。

“怪了呀……”走了会,最前面的金大发挠了挠头盔,边走边埋怨道:“这条墓道究竟修的有多长呀,我们这都走多久了呀,还没到头。”

我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下。从进墓道到现在,即便经历了江夏两兄弟和那个白色影子的变故,我们也少说走了上千米,可即便如此,面前的墓道依旧深邃黝黑的看不到尽头,这就让人有些纳闷了,难道这地宫真的有这么大?可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想了想,我还是道:“再走会吧,这里毕竟是秦皇陵,规模即便有些大,可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议。”

金大发想了片刻方才点头道:“也罢,再走会,如果还走不到头,这里面就应该有问题了。”

走前,他还掏出匕首,在墙壁上划了道痕迹,我以为这是给后面江思越的路标,所以也没想那么多,继续往前走了有大概五分钟的样子,金大发忽然停下了脚步。接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苦笑道:“初三,墨兰姐,咱们进套子里了。”

“怎么了?”这时候的我还没反应过来。

金大发指了指身旁的墙壁,道:“你自己看吧。”

我扭头看了眼。但这一眼所得到的信息却让我浑身汗毛有些炸立,因为金大发五分钟前在墙壁上留下的痕迹,居然仿佛长腿跟着我们了一样!

我走到墙壁上,犹豫了片刻,才用手摸了摸那道划痕。确定自己没判断错后,我才不确定的道:“是鬼打墙?”

“应……滋滋,该是吧……滋滋。”忽然,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阵电流声,金大发的声音扭曲无比,甚至让我有些慎得慌,不得不从语音频道里面退了出来。

金大发那边的情况应该也和我一样,三人沉默了片刻,最后金大发才在头盔里冲我喊道:“初三!小心点,这估计是鬼打墙呢!对方应该已经向我们下手了。在头盔里没了对讲机不好说话,等下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你要见机行事!”

我点了点头,给金大发一个ok的手势,接着我们三人靠在一起,皆十分警惕的看着四周,以防有什么不测发生。

渐渐的,在灯光下我发现四周不知道何时起了白雾,虽然并不浓稠,可稍远一点的地方已经是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雾好似越来越大,隐隐将我们都要包裹其中。

“小心点,那鬼玩意肯定要向我们下手了!”身后,金大发大声吼道:“初三。记得,此时千万别去太过相信于你的眼睛,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

我点了点头,鬼打墙这个东西我听过一点,更也亲身经历过几次,虽然不说是经验丰富,但早已没有当初的那种慌张了,不过金大发所说的确实没错,在鬼打墙中有时候连自己身边人都是幻觉,想要从中取得一线生机,唯有靠自己内心的判断,并不能太过相信那对肉眼。

“哦,鬼打墙里确实一切都是幻觉,那你呢?又是什么?”一旁,墨兰冷笑一声。道:“是初三内心世界中,想要真心帮助他的伙伴,还是说你本就是那个披着人皮的厉鬼。”

“我,我不是!”金大发的声音带着一丝慌张。

“初三,你自己多长点心眼。”墨兰说完这句话后便沉默不语。

墨兰的这番话确实在我心底留下了一枚名为猜忌的种子。金大发的那张人皮之下,到底是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还是一个早已腐朽的灵魂,这点我现在真的没法去判断。

因为猜忌,我们三人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四周的雾愈发的大,已经将我们三人包裹进其中,在灯光下四周全都是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只有可怜的四五米,在这种环境下,人简直和瞎子没什么区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身后的两人诡异的十分安静,让我的心都有些发怵,过了片刻,我忍不住试探道:“现在。现在应该怎么办?”

“在这样干耗下去肯定是我们吃亏,虽然刚补充氧气,可也禁不住这样挥霍,我们先走吧,那东西迟早都会露出马脚,留在原地,只会被它活活困死!”金大发在一旁提议道。

正当我心中暗自琢磨金大发的这个方法是否可行得时候,一旁的墨兰却反驳道:“现在是在鬼打墙中,即便往前走也没有什么意义,甚至可能在行进的过程中遇到偷袭,现如今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现在的阵型,等对面露出马脚!”

我心里琢磨了会,发现墨兰和金大发得话都很有道理,让我一时间也分辨不清这二人中到底是谁有问题。

想着想着,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念头。过了片刻,我忽然一把抓住身旁墨兰的手,柔声道:“墨兰,你别怕,我们一定能平安无事的回到洛阳,到时候我就和你结婚。”

身旁的墨兰微微一愣,接着点了点头,柔声的说了一句恩。

我嘴角微微一勾,只是眼神却冷了下来。

猛地,我挥起手中的禾刀,狠狠向身旁的墨兰砍了过去,‘墨兰’没想到前一秒还温柔体贴的我会突然翻脸,所以毫无反应空间的便被我一刀削下了脑袋。

只见一颗头颅掉在地上,我看了眼头盔,只见里面根本就不是墨兰,而是一个皮肤如纸一样苍白,分不清男女的人。

还没来得及多想,我眼前一黑,脑海中也翻江倒海起来,等我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才看到身旁金大发和墨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就连我都是刚从地上爬起来没多久。

“卧槽……脑瓜子疼,钻心的疼。”对讲机里,金大发倒吸了口凉气,龇牙咧嘴的道。

见对讲机里恢复了正常。我松了口气,看着金大发便道:“刚刚你入鬼打墙了。”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点头道:“我知道呀,最后还是你把假墨兰姐的脑袋给削了下来,不然我还真的下不去手。”

我苦笑一声,当时金大发的心里估计比我更为清楚墨兰的真假,只是和他说的一样,当时金大发并没忍心下手,这点从他后期一反常态的沉默便可以看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