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遇伏/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生尸极为罕见到且棘手无比,如果在外界,遇到几乎无法脱身,而且有三重之多,因为幻境非常真实,所以有经历一重如重活一次的说法,三生尸的名字也因此而来,往日我也仅在族中典籍中了解过这种阴尸,却从未听闻身边人遇到过,这次能遇到也确实行了大运。”墨兰苦笑一声。

我咂了咂嘴,看着四周有些不确定的道:“说真的,我有些不知道这究竟是现实还是幻境了。”

金大发哈哈一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放心吧,据说凡是能从三重幻境中走出来的人。在短时期里都会有这种感觉,也算是后遗症吧,很正常,过段时间就好了。”

说罢,他顿了顿。又道:“其实分辨自己还在不在幻境中也十分简单,因为幻境是你自己构造出来的,所以无论别人说起什么往事,都肯定是你内心清楚的,就比如这三生尸,如果你还在幻境中的话,我和墨兰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的,因为这东西连你自己都不清楚。”

我点了点头,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接着我看了眼左右,道:“那,那具三生尸呢?是不是还在附近?”

金大发摇了摇头,道:“死了,三生尸其实并没有躯体,而是以一种灵体的形式存在。你既然闯过了最后一重幻境,那么它在第三重幻境中的伪装应该被你识破,识破后自然是死了。”

我低头看了眼腕表,发现时间过去了将近三十分钟,当下心里稍安,便抬头对二人说道:“我昏过去了这么久,就赶紧走吧,争取早点到达主墓室。”

虽然江思越留了两瓶氧气给我们,但时间还是非常紧迫,金大发和墨兰点了点头,三人便背起行囊继续往前走去。

走着走着,正当我心里想着何时才能到达主墓室的时候,不远处的墓道却陡然到了尽头,金大发见状精神一震,道:“看样子是要到了!”

因为距离尚远,所以我们用灯光还无法看清主墓室里的情形,但走了这么久,如今却要到达最终目的地,心里也多少有些激动。

“先过去看看,但还是要小心为上。”墨兰警惕的说道。

我和金大发点了点头。接着三人便加快步伐向前行进,在墓道口金大发一番试探发现并没有机关后,我们三个人才敢踏入其中。

灯光下,我看到这个大殿堪称金碧辉煌,地板刻有繁杂到极点的铭文与线条。粗粗一看似乎组合成了一副图案,大殿左右更是有一排排的陶俑,不过这些陶俑形态却和之前遇到过的那些俑尸有些不同。

“卧槽!你们看头顶!”金大发仰着头惊声叹道。

我微微一愣,接着抬头看了一眼,却只见头顶上悬挂有庞大无比的铜环。我仔细一数,竟有四个之多,这些圆环粗有四五米,直径难以衡量,更让我为之吃惊的是,这四个重叠在一起的圆环里,最外面的两个圆环竟然在徐徐旋转,且过程中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正当我大脑一片空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时候,身后却有一根冰凉的棍状物忽然顶住我的腰间。接着便有一个陌生男子充满警惕的说道:“别动!”

我心里猛地一沉,这时候即便是傻子,也知道自己将要遭遇什么,我心里在一瞬间内反复纠结,最终还是放弃了开启魂归兮的打算。

“把枪放下!”身后的男子又道。

三人沉默了一会,最终前面的墨兰忽然扔下了手中的小弩,我叹了口气,接着举起了手。

见我们三人缴械,身后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个男人从身后走过去将墨兰以及金大发脚下的武器捡走后。便用手中的枪械顶住二人的后背,但凡我们有一丝动作,等待我们的肯定是来自身后的一梭子子弹。

“啪啪啪……”

这时,不远处忽然有几个人打开了头顶的灯光,他们从陶俑堆里走出来后。为首的一个人就一边轻拍着手,一边笑道:“没想到,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能走到这里,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我真的是小看你们了。”

“秦君?”看着那人,我猜测道。

“小伙子,面对长辈直呼其名,难道你家里人没教过你礼数吗?”那人默认了我猜测的身份,接着便走到了我们三人面前。秦君等人身穿的防化服和我们略有不同,不过他们身后都备有两个氧气瓶,虽然除了秦君外,在场的秦家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但想必行动起来也格外吃力。

“没当面叫你老王八,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身处险境,金大发却冷笑一声并嘲讽道,此话一出自然引来了在场秦家人的愤怒,挨了几枪托后,金大发干咳几声却嘿嘿直笑,又道:“没想到呀,你岁数都这么大了,却还亲自下陵,真不怕万一哪里闪着了就把老命丢了?”

秦君手里持着一根合金拐杖,听金大发说完后他笑了笑。毫不在意的道:“我一大把年纪了,该享的福都享了,该遭的罪也都遭了,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倒是你们,年纪轻轻的来秦皇陵,我是该说你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说你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厚便往阎王殿里闯呢?”

看着秦君,我心里有些疑惑,不等金大发说,我便径直问道:“你们下来前肯定把上面的总参都给处理了,秦君,你这下子可算把整个秦家都给搭进去了,我就想问问你,值的吗?”

“恩?”秦君扭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轻轻摆手,道:“我出来前,已经辞去了族中一切事务,从此之后我便和秦家无关,我们秦家虽不说家大业大,但能上族谱的族人也有上千之众,如果总参能把他们全部处理了,那我也算认栽了,如果处理不了……”

说着,秦君轻笑一声。道:“那牺牲几个族人给总参泄泄火,这笔买卖我还是愿意做的。”

我心头一寒,忍不住皱眉道:“即便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总参不敢对你们全族下手,但到时候你儿子。你孙子这些核心人物也肯定是逃不脱的,秦君,你真是好狠的心呀,就不知,秦皇究竟给了你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秦君沉默了一会,随即淡淡道:“我秦家子弟众多,血脉总能延续下去,况且我儿孙也有数十之众,为家人,为先祖牺牲一些并不为过,这也是他们应该背负的职责。”

说罢,他似是无意的往地下看了一眼,轻笑一声,带着淡淡的讽刺道:“至于那位……我也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这次若不是你们惊扰我先祖沉眠之地,我也犯不着去趟这浑水,上次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二人了,却没想到你们不肯迷途知返,依旧执迷不悟,那也怪不得我了。”

秦君的态度让我着实感到有些疑惑,对于他口中的那位和先祖,我心里分辨的不是很清,隐隐的,我感觉秦君来秦皇陵的目的并不单纯,或者说,并不如我们想的那样简单。

“老家主,他们三个人怎么处理?”这时,一男子指着我们向秦君问道。

秦君扫了我们仨一眼,沉默半响,道:“杀了吧,不过记得把血接上,等下还有用呢。”

说罢,他不顾我们三人的神情,往脚下看了一眼后,轻声叹道:“若不是必要,还真不想和他见面呀,悠悠千年,多少血与泪,尽覆尘土内,我们这些后人,即便说不得,心里却也不是味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