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无缝/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李平仙自冥土回来后,虽然没有和我接触过,但还是托人给我陆续带了一些口信,这个口信里包含的也没有别的,只有这个游戏的规则。

游戏代表的是李平仙和秦皇达成的协议,协议里明确表明双方应有的立场,细数下来无非就是以我爷爷为中心的冥土那派不能出手帮助我,甚至哪怕我遭受意外即将身死也不能出手,不然就相当于我们这方主动撕毁了协议。

至于秦皇那方的限制要较为宽松一点,大致就是我们可以向秦皇陵下手,而秦皇不能以此为借口主动撕毁协议,在此期间,秦皇那派的任何人不能直接从冥土中向我们下手,不过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因为秦皇是这个墓的苦主,所以虽然它不能从冥土而来直接向我下手,却可以借助自己的遗骸行动,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一点,毕竟让秦皇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墓葬被人盗掘,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接受不了,这也是李平仙的一个让步,对此我虽然感觉有些无奈,但也无可奈何。毕竟李平仙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至于从冥土出来直接向我们下手,和借助自己的遗骸向我们下手看似没有什么区别,但这里面的区别也是巨大的。

因为冥土中的王,它们的力量来自于众生的怨气,它们的躯体介于实体和灵体之间。是由怨气凝聚而成的,这样的身体可以最大化的发挥出它们的实力,但对于我们而言,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但如果借助自己生前的尸骸行事,因为受限于腐朽的肉体限制。所以冥王们的实力会打上一个巨大的折扣,秦皇的实力有多强我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但根据姚九指的话来说,秦皇的实力即便是在众多冥王中,也是最拔尖的那一小撮,这样的存在我们自然抵挡不住,所以李平仙才给我们争取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利好,种种条件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规则,我看着石台上的铜棺,心里却有些忐忑,因为秦皇像是个会遵守规则的人吗?我不知道。

经过一番试探,在确定石阶上没有机关后,我们四人才壮着胆子踏上了石阶,看着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铜棺,我真的很担心它会不会突然被人一把推开,接着便有一个滔天魔主向我们袭杀而来,但一直到我们走上最高处,铜棺里都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那具巨大的铜棺静静的摆放在四人面前,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异常,但一股股诡异的气息却犹如寒流一样四溢,让我心头有些发毛。

打量了一会,只见这铜棺表面绘有许多浮雕。有鱼虫走兽,更有日月星辰,祥云穿插其中,神龙若隐若现,更让我有些在意的是。这铜棺表面有无数浅浅的凹槽,如线条一般密布,仔细观察,我看到这些凹槽从铜棺蔓延到石台上,又从石台上延伸至四周,虽然这还说明不了什么,却让我多长了一个心眼,将这些异常之处都牢牢记在了心中。

“嘶――怎么感觉心里这么慌呢?”金大发倒抽口凉气,随即苦笑道。

“你们发现没有,这铜棺浑然一体。根本就没有太大的缝隙。”一旁,江思越冷不丁的说道。

我微微一愣,接着定睛一看,发现这铜棺还真的好似浇筑成了一体,除了棺身的线条外,居然没有什么缝隙!

“还真是………”金大发看了片刻,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这玩的是那一出呀?不符合常理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确定太诡异了一点,因为古人太过追崇于长生不老,即便死前也妄想着死后重生。即便有些人比较理性,却还是坚信人死后灵魂依旧能出窍,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寻找风水宝穴,为的就是想借助所谓龙脉复生,或是荫佑子孙。所以才会把陵墓打造的那么金碧辉煌,穷奢极侈,为的也不过是让自己死后也能享受到荣华富贵。

但,你把棺材铸死了,即便是复生了。人是不是也被活活闷死在里面了?

退一步说,即便没复生,但你的灵魂出窍后是不是也会被困在里面,然后被折磨的永生永世不能翻身?

所以,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把棺材铸死,这甚至可以说是风水里面的一个大忌!

说了这么多,那么问题来了,秦皇身为千古一帝,生前手握无上权柄。手下更是有许多奇人异士,所以不可能连这个常识都不懂吧?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呢?

正当我沉思之际,墨兰忽然向铜棺走了过去,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墨兰就已经走到了铜棺的身旁,看到这我头发都快炸了,万一秦皇此时突然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那么大罗金仙都救不回墨兰呀!

“你们过来看看这个。”

还没等我们出言劝阻,墨兰反而转身冲我们招了招手,我微微一愣,接着和金大发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看金大发磨磨蹭蹭的样子,墨兰似是感到有些好笑,便没好气的道:“要出幺蛾子早就出了,赶紧的,别墨迹。”

走到墨兰身旁,我看了眼这个高快到我脖子的庞大铜棺,在铜棺的上面,我看到了一处不寻常的地方。只见在铜棺正中有一个人头大的圆坑,不深,但边缘处却有一道道的缺口,如拉链一般齐整,这些缺口连接着铜棺表面的那一条条凹槽。石台上以及铜棺棺身的凹槽源头就出自这里。

“这是什么?”金大发不知何时走到了我的身旁,看了眼那个似碗状的圆坑后,他挠头有些不解。

没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四人沉默了一会后,墨兰才幽幽道:“这个铜棺是铸死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是打不开的,但这铜棺上面的圆坑应该是一个机关,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想要打开铜棺。就只有从这里入手。”

“真,真要打开它?……”金大发苦笑一声,语气显得很没底气。

“不然呢?”墨兰对着金大发翻了一个白眼,道:“左右都逃不脱,还不如爽快一点。”

金大发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行,那就开吧,你们往旁边靠靠,让我观察一下,对于机关。我可是钻研的烂熟于心。”

金大发趴在铜棺上看了许久,最后他抬起头看着我们,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要往这个圆坑里面注入什么东西,这样机关才能打开。”

“注入什么?水?”江思越反问道。

“不。是血。”这时,一旁的墨兰斩钉截铁的说道。

墨兰一说血,我立马想起来一件事,在我们即将被嬴君等人杀的时候,嬴君曾经对手下说过一句话,意思就是让手下接住我们的血,事后有用,如今回想起来,那血的用处自然不难猜测了,摆明了就是要用到这里的!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一点就通,金大发弄明白怎么回事后犹豫了片刻,才道:“那我们挨个贡献点,把这个小坑填满?”

“为什么要用我们的血?”墨兰叹了口气,接着她指了指身后,道:“刚刚杀了那么多秦家人,现在尸体应该还没凉呢,现在回去用水壶接满,问题不就解决了吗?用自己的血,在这种环境下你也真不怕被感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