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山河地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一拍脑袋,大笑道:“哈哈哈,不愧是我墨兰姐,脑子就是好使!”

对于金大发拍的马屁,墨兰直接选择了无视,一行人回到最初的地方,因为时间间隔的不是很久,所以尸体的血液还没有凝固,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用了三个水壶将血接满。随后才兴冲冲的回到高台之上。

站在铜棺前,金大发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对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金大发吸了口气,接着将手中水壶里的血液倾向棺上的圆坑之中。

紧接着,我看到了异常神奇的一幕,只见血液顺着圆坑边沿的缺口溢出,顺着棺身上的凹槽徐徐而下,场面带着一股浓浓的诡异和宗教气息,一壶血倒完后,我们出于警惕便和铜棺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时鲜血已经顺着线条流到了地上,又顺着石板上的道道线条弥漫开来,我们屏住呼吸静静等待,但过了会,四周却异常的寂静……

“咋,咋回事呀……怎么连点反应都没有呢?”金大发苦笑道。

我静静的看着四周,脚下一道道鲜血沟壑遍布石台,又从石台蔓延至我们看不到的远处,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我感觉打开机关的方法应该没有错,唯一不对的地方,可能就是鲜血的量太少。

“恩,应该是这样。”对于我的猜测,金大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随后他又走到铜棺的面前,干脆将另外两壶血全部倾倒在圆坑之中,接着又过了会,正当我心里愈发没底,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方法是不是出了问题的时候,脚下的石台却轻轻一震!

紧接着,我看到了一副让我毕生难忘的画面,只见自铜棺上面忽然发出阵阵红光,接着这道红光迅速从铜棺蔓延至石台,又从石台蔓延至石台四周,转眼间,漆黑的大殿地面上便浮现出一副庞大无比的猩红画卷。

站在石台上,我看着面前的景象久久不能言语,过了会,江思越略带迷茫的话语便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

“秦朝的地理图志,四十六郡,长江黄河,秦皇做到了,即便是死后。他也能像我们这样,站在高台上俯视自己的帝国。”墨兰声音有些复杂的道。

虽然不怎么懂地理历史,但我还是能依稀辨认出,这确实是秦朝的大致地理图像,虽然和现代地图有些出入。但总体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一副庞大到极点,由血色线条勾勒而出的地图呈在眼前,其中每个郡的大小范围还清晰可见。每个郡都标有自己的名字。

三川,九江,上谷,云中……

除此之外,两条蜿蜒的水银河横插其中,更让这副地图增添了几分韵味,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心情有些复杂,看着这一个个郡名,那个早已土崩瓦解的帝国似乎还近在眼前。不远处的百官泥陶向这里顶礼膜拜,看似恢宏,却冰凉的没有一丝生气,就如同那个帝国一样,也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再见到那个帝国昔日强大鼎盛的冰山一角,如今细想之下,竟有几分唏嘘。

勾勒出这副地图的根根线条发出妖异的红光,似乎还能看到其中的血液在流淌,金大发咂了咂嘴,道:“怎么感觉有些渗人呢?”

我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眼依旧毫无声息的铜棺,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现在看样子机关已经被触发,按理说铜棺应该也要有点反应才对呀,可是如今……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看着铜棺,心中和我有相同疑惑的不止一人,江思越摩挲着下巴,道:“是不是血型不对呀,比如说……只能用一种血型才能够打开机关。”

“不,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墨兰说着看了眼头顶。

“怎么回事?墨兰姐你倒是说说呀!”金大发急道。

墨兰笑了笑,随后指着头顶的那四根铜环便道:“如今山河地理已经浮出水面,剩下的日月星辰是不是也应该释放出自己的光辉了呢?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四根铜环身上。”

我微微一愣,接着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正当我沉思之际,身旁的江思越说道:“这四根铜环只有两根在运作,另外两根却没有动静,是不是要想办法把另外两根铜环也运作起来,以此来触发剩余的机关?”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说着,我看向面前三人,道:“大发,墨兰,还记不记得耳室的那口井?机关被触动后水银灌注,除此之外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现在看来。应该和这两根铜环有关。”

“对呀!这事连我都差点忘了!”金大发一拍手,正想说什么,江思越却挥了挥手,忙道:“等等,你们说什么?井?”

我们三人点了点头,接着墨兰便将之前的事情告诉给了江思越,江思越听完后有些激动,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和我哥从西面来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个耳室,耳室里面同样有一口井!”

江思越的话让我们仨都有些激动,墨兰想了片刻,便决定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头顶这两根正在运作的铜环应该和我们之前触发的机关有关,而另外两根铜环还需要我们去西面一趟,把另一个耳室的机关打开后。事情就应该能水落石出了。”

决定好后,所有人不敢耽搁,稍作准备后便向西面而去,西面的格局和东面差不多,走在墓道里。金大发有些担忧的问:“江思越,西面的耳室里面有没有什么俑尸之类的东西?”

江思越微微一愣,接着便摇头道:“没有吧……耳室里面除了一些殉葬品外便只有一个石台,石台上面有口井,井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和我哥稍微看了几眼后就走了,谁也没想到里面居然有机关。”

“卧槽!”金大发爆了句粗口后,忍不住咬牙切齿道:“出去后再遇到那个老头,他要是给不出个交代,金爷我直接劈了他!”

这时即便是我心中都有些不平了。西面从目前来看根本就是风平浪静,别说三道宫门了,连稍微厉害点的阴尸都没,如果当初能和江夏两人从西面进陵的话,那么一路上绝对会轻松许多,所以连我都有些怀疑那个神秘兮兮的老头是不是心怀恶意,故意骗我们走东面了。

不过想想我又感觉事情不太可能,因为排水渠通往地宫的入口找不出什么规律,从东面还是从西面完全只能由天而定,所以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这样一看老人的嫌疑就小了很多,不过这也并不能洗尽他身上的疑点,例如他说走西面十死无生就有很大的问题,无论如何,以后如果能再碰到他,多留个心眼那是肯定的!

没多久,我们便走到了西面的耳室之中,在耳室里,也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口井,在井旁摸索了会。金大发很轻松的便找到了机关,机关开启后耳室又是一阵巨震,这时一旁的墨兰说道:“走吧,没必要留在这里看了,现在立马赶回主墓室那边,看看事情到底会怎样发展。”

我和金大发都经历过一次了,所以自然也就无所谓,江思越倒是有些遗憾,不过为了大局,他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一行人迅速回到主墓室后,异变还没有发生,不过没过多久,我就隐约听到头顶传来一阵水声,没等我多想,主墓室的上空忽然传来了轰轰巨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