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章 暗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上方的四根铜环全都开始旋转,青铜齿轮运作的咔咔声不绝于耳,与此同时,漆黑的天花板开始出现了点点荧光,如有人惊扰了盛夏夜晚的草丛一样,无数荧光似萤火虫一样点燃漆黑的墓顶,让我仿若置身于星空之下。

我仔细的看了眼,发现那些荧光根本不是萤火虫,而是一颗颗大小不一的萤石,夜明珠,数量之多根本无法细数。不等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便有一颗巨大的玉石陡然释放出道道光芒,如月光一样让整间大殿都亮堂了不少。

“这……真是不可思议……”看着这副美轮美奂的景色,金大发喃喃自语道。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感慨,此时远处的四十六郡山河地理图还在散发着幽幽红光,配合头顶的‘繁星’‘皓月’,我们仿佛如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站在星空下俯视脚下的万里河山,这种感觉难以用语言来表述,只是但凡见过这副场景的人,终生都无法将其忘怀。也就是此时,我才真正了解到秦朝工匠的匠心究竟有多么高超别致。

这副情景并没有维持多久,过了会,四十六郡山河地理图忽然缓缓开始消退,无数红光仿佛河流一样渐渐汇聚到高台上的那口铜棺之上,一时间铜棺上方红光大作,其光芒简直宛如篝火一般,而上方的‘皓月繁星’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那点点珠玉开始收敛自己的光芒,而正中那个犹如一盘明月的巨大夜明珠的光芒却愈发明亮,当所有‘繁星’消退的了无痕迹时,那轮‘明月’也仿佛化身为了‘烈日’,光芒之盛让人近乎无法和其对视!

看到异变发生,我心里莫名期待了起来,过了会,头顶的四根铜环忽然停了下来,我微微一愣,却只见那无数齿轮中央出现了一面铜镜,不等我反应过来,四根铜环又是一动,这次却是彼此叠合至了一起。接着铜环上升,渐渐开始遮蔽住‘烈日’的光芒,当铜环升至极点之后,那颗巨大的夜明珠便正好和那四面铜镜排列成了一条线。它所释放出的所有光辉透过四面铜镜被凝聚成了一道刺眼的光柱,还不偏不倚的射在了铜棺上的红光之中。

仿佛起了化学反应一般,石台开始微微震颤,接着铜棺忽然缓缓向左移去。下面也露出了一条暗道。

当大殿天花板上的那颗巨大夜明珠开始逐渐暗淡,四周渐渐恢复平静的时候,所有人才从之前的震惊中缓缓清醒,过了片刻没人说话,只是墨兰却向石台上走了过去,我们默默跟在她的身后,当走到最上面,看到铜棺原本的位置出现一条通往地下的青石阶梯后。金大发才语气复杂的道:“这么大的动作,又是万吨铜环,又是无数玉石点缀,耗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搞出了惊天的动静,害得我以为大家是不是要集体穿越了呢,结果最后却虎头蛇尾了,你说这祖龙图啥呀?”

“毕竟是主墓室,总得弄的高大上呀,而且这铜棺明显就是个幌子,恐怕里面空空如也,真正的秘密还在下面呢。”江思越轻笑一声,道:“不过也确实过了点,这掩人耳目的幌子都弄的这么惊天动地,不知道这下面又是个怎样的情景。”

“墨兰姐,现在下去?”金大发试探性的问道。

墨兰想了片刻,随后点头道:“下去是肯定要下去的,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下去,大发,你包里还有钢球吗?”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便摘下背包翻找了起来,道:“我看看呀,记得还有一颗……”

“找到了!”金大发面露喜色,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钢球后。在得到墨兰同意之后便扔入了眼前的通道之中。

钢球扔进去后便瞬间被黑暗吞没,我只能听到铜球在阶梯不停向下滑落的声音,这声音初时清晰,逐渐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听不到一丝声息,我心里一震,面上也带着一丝凝重,看来这条向下的石阶异常的深呀……

众人沉默了片刻。墨兰才抬头说道:“挺深的,不过沿途应该没什么机关,一起下去吧。”

“等等!”金大发忽然拉住正要下去的墨兰,他笑嘻嘻的将墨兰的那把小弩要了过去,接着用一根丝线做了个简易但异常隐蔽的陷阱,接着金大发才冷笑着解释说:“嬴君那老小子不知道躲哪去了,不过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正好做个陷阱阴他一把,就看他命够不够大了。”

金大发的这个招虽然损了点,但无疑深得人心,见其他人都没有反对,金大发便兴冲冲的去布置了。此时我心里倒是想说句话,因为之前嬴君中了我好几枪都没事,弩箭可能对他也不起什么效果,但鉴于嬴君身旁还有两个帮手,我想了想也就忍住没说,毕竟如果能再让他们折损一人的话,那我们后顾之忧无疑会小上一点。

在下去的过程中,我小心翼翼的抬脚迈进暗道石阶里,生怕碰到墓口地面上的那条丝线,一般人如果在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绊断了墓口的丝线的话,那么不远处藏起来的小弩就会教他做人,也许一箭可能杀不了人。但是防化服一旦发生损坏,让外界被污染的空气涌入其中,那么伤口肯定会迅速感染溃烂,足以取人性命。

跟在三人后面。我一路上不停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条通往地下的暗道有些狭窄,最多只能两人并肩,不过所幸通道保存非常良好。并没有出现某段塌方的事故,而且脚下的青石地砖非常干燥,踩在上面也无需担心打滑,但唯一让我心头有些不安的是。我们已经走了将近十分钟,可眼前的通道依旧看不到尽头,我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多少米的地下,但也许知道了。事实会吓所有人一跳!

“滋滋――秦始皇当年到底派人挖了多深呀,还没走到底。”过了会,金大发在对讲机里埋怨道。

“也许几十米,也许几百米。”江思越打了个哈欠。道:“不过这都没什么,听说前苏联有个项目,就是用钻头打井,据说最后打到了一万两千多米的深度,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呀,不知道那个深度的地底,又蕴藏有什么秘密……”

“还是不一样的。”墨兰想了想,才道:“他们打井,用的只是个钻头,但秦皇陵不同,在几十,数百米的深度修建一座陵寝,即便是现在都是一项劳民伤财的大工程,何况是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呢。”

听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72万人,修建了数十年,人口不过几千万的秦朝能抽出这72万青壮,说是倾尽一国之力也不为过,秦皇陵也许乍一看上去没什么,但真正了解历史的人,无一不被秦皇陵的恢宏和秦始皇的疯狂而感到深深的震撼,别的不说,要知道古代可没电灯,在几十米的深度开凿陵寝,连最基本的火把都点不着。

所以别说一个科拉超深井了,即便是让无数人引为神迹的金字塔,在技术层面上都远远比不了秦皇陵,秦皇陵是一座真真正正的地下王国,之所以在国外名声不显,也只是因为它深埋地下,和金字塔不同,但如果秦皇陵能和金字塔一样被摆在明面上的话,那么即便是再骄傲的民族,也会被它深深折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