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你有家吗?/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从古至今,中国人都是一群拥有奇迹,且不断创造奇迹的民族,任何人都不能将这样一个种族打垮。

当成吉思汗帅领着他的铁骑踏破大宋国门的时候,他以为他征服了这个民族,但元朝也不过就维持了几十年的统治,随后便被此起彼伏的汉人起义弄的土崩瓦解。

当满清的八旗军占据中原的时候,他们也以为自己征服了这个民族,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他们被这个民族给征服了,不仅后代,连文化都被汉人给同化。

其实,历数中华上下五千年,你不难发现一个事实,炎黄子孙不是没有被外敌打垮过。但每垮台一次,它就会以更强大的姿态崛起,如凤凰涅槃一样!

而且,你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民族无论何时。只要当代的君王不作死,它就无一例外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秦,汉,唐,宋,明,无一例外。

虽然现在我们被清朝搞的闹身疲惫,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元气,但你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崛起的很快。快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仿佛昨天还积贫不已的中国,今天便改头换面成了一副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崭新模样。

涅槃还在继续,我相信再过不久,中国就会和以往的那些汉人王朝一样,迅速繁华壮大,并且再一次的傲立在世界民族之巅!

虽然平时一直在当铺里帮龙一打理店面,但我也经常上网和一些论坛的网友交流,在此期间我发现许多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在外国人面前直不起腰来,甚至有些自卑。

但其实,我们的民族不比任何一个民族差,我们只是暂时身处泥潭之中,沉睡的东方巨龙即将睁开双眼,未来不久之后,所有人都将重新审视这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民族,所以,我一直坚定的认为,无论在任何人,任何民族面前,身为一个炎黄子孙,都应该挺直腰杆,人不能有傲气,但一定要有傲骨,一个人应该如此。一个民族也应如此。

“初三,想什么呢?”身旁的金大发看出了我的异样,便笑问道:“不说话,但身上的气势倒越来越强势了。”

我笑了笑,道:“我说我正忧心国家大事呢。你怎么看?”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打了哈哈:“国家大事我不操心,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相比之下,此时此刻我更担心我的这条小命。”

“初三。你别理他,这货从小到大都没思想觉悟,国家国家,没国哪来的家?”江思越拍着我的肩膀道。

“有国我也没有家。”

金大发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了愣,一时间刚刚还笑哈哈的江思越沉默下去,虽然金大发语气平淡,但任谁也知道,这句话怕是戳了他的伤疤。

“初三,你有家吗?”

正当我想着该如何安慰下金大发,化解几人间的尴尬时。金大发的突如其来的话语却打了我个措手不及,我扭头看了眼,看到金大发那双波澜不惊的双眼时,我心里刚刚还有的那丝火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想了许久。我想到了那间当铺,那个我在洛阳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家的地方,只是……

想到最后,我嘴里有些苦涩,道:“现在有,以后应该没了。”

金大发深吸口气,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不,你和我不同,你永远都有家。”

“大发,适可而止吧。”一旁的墨兰语气冰冷的道。

金大发手顿了顿,接着才默默点了点头,过了会,一旁的江思越低声道:“大发,不好意思,你应该知道,我不是有意的。”

金大发看了眼江思越,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知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刚心里咯噔一下,脑子抽了下。”

说着,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道:“初三,我刚刚的话你可别在意呀。我就随口胡说的。”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只是心里十分纳闷,不知道金大发突然之间怎么了。

这个四个人的小队伍里,除了江思越算是比较幸运的外,我。墨兰,金大发的家庭都有变故,我还算好一点,最起码父母是在我成年后才离开我的,但金大发和墨兰却是从小苦过来的。

刚刚江思越的失言。金大发心里会难受我非常理解,只是理解归理解,我却有些疑惑为什么他问的不是江思越,而是一旁什么话都没有说的我呢?

而且,总感觉他刚刚话里还有层意思,不然墨兰也不会突然间冷下来,琢磨了许久,我心里渐渐明了了,金大发的话,应该是指我和蒋明君。

我原本的意思是,姚记当铺是我的家,但老爷子走后就没了,而金大发则说,即便老爷子走了,因为蒋明君的原因。所以我还是有家的,说完后心灵剔透的墨兰就察觉到了金大发的意思,所以才不让金大发继续说了。

想明白这些后,我心里难免有些惆怅,看着金大发和墨兰的背影,我莫名感觉胸口有些堵,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预兆,也不知道三人最后能不能像最初那样携手并肩,但我心底还是感觉非常对不起墨兰和金大发,不经意间,我伤害了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红颜知己,一个是我的至交好友。

虽然感觉对不起他俩,但和以前不同,这次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喜欢一个人没有错,虽然我心底确实也喜欢墨兰,但在墨兰和蒋明君之间,如今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对墨兰,我心怀愧疚。

对金大发。我带有一丝理解和同情。

如果我们三人在寻找到九世铜莲之后还能做朋友,那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命运非要让我们分道扬镳的话,那我也希望大家不要成为彼此的敌人,即便要走。也应该走的洒脱,即便再怎么不舍,也应该笑着去祝福。

渐渐的,一些以前让我纠结无比的事情如今已经想通。吐了口浊气,我眼睛里再无波澜。只是看着墨金二人的背影,心里还是非常期盼。

“到了!”

过了许久,正当我心里暗自忐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终点的时候,前方的江思越忽然大叫一声。声音带着一丝如释重负,我也是一样如此,毕竟氧气瓶不知不觉就已经用掉了一半,如果再拖延会,恐怕能不能回到主墓室都不好说。

走出暗道之后。我看到面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笔直的桥梁,这桥梁宽达五米,我走到最右侧向下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这是那里?”江思越有些迷茫的问道。

我同样茫然的摇了摇头,这条桥梁异常的长,而且我们仿佛来到了一个异常巨大的地下空间,上下左右都是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四周都有什么。

“要不,我们顺着桥笔直走?反正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这修条桥的,对面肯定有什么东西。”金大发提议道。

“大发?”

“恩?”

“信号弹还有吗?拿出来对四周开几枪,先看下四周的地形如何。”

听到墨兰的话语,金大发点头没有丝毫犹豫,从包里掏出信号枪后,金大发往里面填了一发信号弹,接着他站起身,往头顶开了一枪,信号弹带着璀璨的红光如流星一般划破漆黑,四周的场景在黑暗被驱散后也浮出水面,只是这个地下空间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信号弹所释放出的光芒也杯水车薪,根本看不到四周有什么,唯一算是收获的,应该就是这条桥梁确实十分的长……长到我一眼看不到尽头!

“天呀……这是什么东西?”

正当我有些索然无趣的时候,对讲机里却传来了金大发极度震惊的声音,我微微一愣,扭头却只见他抬着头,一双眼睛看向我的身后,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