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十二铜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顺着金大发的目光,我鬼使神差的转身向上看去,借着信号弹的幽幽红光,我看到了一副让我毕生难忘的景色。

一尊庞大无比的铜人屹立在我们身后,仅上半身便有数十米之高,石桥从它胯下而过,因为太过庞大,所以我们经过的时候居然丝毫没能察觉!

这铜人的造型和寻常的兵俑差不多,手持一根长长的铜戈,如上古巨神兵一般漠视着众生。

忽然,我心中一动,下意识的想到了传闻中的某样东西,若有所思的向四周看了眼后,我闭上眼睛,缓缓沟通印中的英灵。开启阴眼后,四周的漆黑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黑白视角,如以前的黑白老电影一样,同时。这个庞大的地下空间也在我眼前展露无遗。

“初三,你眼睛……”

“别说话,他开启阴眼了。”

金大发和墨兰的声音从耳旁传来,但我的心神却被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所震撼了,只见除了身后的那尊铜像外。还有十一尊同样庞大的铜人像屹立在四周。

此时,我们正身处在一条石桥上,这条石桥无比的长,但石桥尽头却有一个高台,高台上杵着个以铜铁铸造。高达七八米的花骨朵,隐隐的,我感觉那就是我们此行的最终目标,不过看到那个花骨朵的造型,我想了许久。最终有些吃惊的发现,那是莲花尚未绽放时的模样!

铜莲?!

我操控着英灵向四周打量了许久,这个庞大无比的地下空间肯定不是人工开凿的,反而和王莽墓的铜莲旧迹有些相像,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还是可以肯定,这里曾经驻扎有一朵九世铜莲!

想到这,我看向远处高台上的铜莲骨朵眼神中不免带些炽热,它是秦皇打造的,还是曾经铜莲的一部分呢?

见我长久不说话,连墨兰也有些担心了,我从阴眼中退出来的时候,又往桥下看了一眼,却只见桥下似乎被人为蓄了水,水里有无数莲花莲叶纠缠在一起,而且这些莲花的颜色很怪,居然是黑色的!

看了会,我关掉了阴眼,因为用了不少时间,所以双眼不免有些酸疼。碍于头盔无法搓揉,便只能闭着眼缓了会。

“初三,怎么样?”金大发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徐徐的吐了口气,在对讲机里轻声道:“身后的那尊铜人,应该就是……秦朝大名鼎鼎的十二铜人了。在其他地方还放着剩下的十一尊铜人,这里空间很大,应该和王莽墓一样,都是九世铜莲曾经扎根过的地方。”

“十二铜人……”此时信号弹已经落入了水中,除了我们手中的手电筒外。四周再无光源,江思越扭头看了眼黑漆漆的身后,苦笑道:“也有人猜测秦皇死后将十二铜人带到了秦陵里,只是谁都没想到,这铜人居然这么大。”

“秦始皇收缴天下兵刃以铸十二铜人,据说能镇一国气运,以往还以为不过是随便收缴一些兵器所做的面子工程,但现在看来,当年的动作应该不小,不然收缴的兵刃根本铸不成这十二尊铜人。”墨兰在一旁道。

睁开眼睛。双眼的酸痛好了许多,看着面前三人,我忍不住问了一个心底的疑惑:“铜铁属金,兵刃更是杀伐之器,秦皇收天下兵刃所铸成的这十二尊铜人杀伐之气肯定很重。寻常鬼魅恐怕连靠近一点都很难,刚刚我用阴眼只是看它们看的时间长了一点,眼睛都跟刀割的一样,放到这里,秦皇不怕自己死后也睡的不踏实吗?”

“哈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金大发大大咧咧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首先,祖龙是鼎定一国的帝王,生前不是一般人,死后也不是一般的鬼,再然后,这十二铜人都是他命人铸造的,所以可以说是十二铜人之主,一把剑即便再锋利,也很难伤到它的主人,不要说祖龙了。即便是寻常武将,在死后也会将生前陪自己征战天下的佩剑葬入棺中,其实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也符合葬经礼法。”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兵刃是屠龙之物,从某种意义上说,秦皇将天下兵器收融为一体,看似是让他的天下更稳固了一点,其实不然,从风水上来说,兵伐之器和帝王之道相克,祖龙这样做只会平白折了自己的气运,并不会让那些有狼子野心的人安分多少,要我说,秦朝之所以这么短命,和这也是有些关系的……”

此时我根本没心情去追究秦朝的灭亡和十二铜人有没有关系,伸手打断了滔滔不绝的金大发。我又将石桥尽头的那个铜莲骨朵说了出来,显然铜莲这两个敏感的字不止让我异常的上心,墨兰等人反应也和我一样。

“说不定,还真可能和九世铜莲有些关系。”江思越凝重道。

“墨兰姐,你怎么看?”金大发看向墨兰。

墨兰低头想了片刻,才抬头道:“莲花这个东西在古人心中意义非凡,和鹤一样,乃长寿的象征,现在还不能武断的说它曾经到底是不是九世铜莲的一部分,先过去看看再说吧,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秦皇一定在旁边,大家都小心点。”

提起秦皇,所有人的脸色都沉重了不少,即将和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碰面。即便是我心里都没有多少底。

顺着石桥不急不缓的向前而行,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在想等下应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袭击,但无论怎么想,我都没有丝毫头绪,原因无它,秦皇显然不可能和我们和解,见面后也不可能笑呵呵的请我们过去喝茶然后将铜莲瓣送给我们,所以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把他打趴下,然后硬拿。

“叮叮叮……”

正当我想着等下如何阴秦皇一把的时候,从远处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铃声。只是并不清脆,听了反而让我有种心悸的感觉,正当我停下脚步想要打开阴眼看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四周忽然传来了一阵机簧声。

“怎,怎么回事!?”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机簧声。江思越异常凝重的问道。

“不知道,大发,再打发信号弹看看,初三,你用阴眼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兰十分冷静的吩咐道。

一颗幽红的信号弹升空。不等我打开阴眼看看四周到底有什么东西,一根巨大的长矛就刺破黑暗,擦着信号弹刺入了水中,这一击力道之大,让不远处的水面犹如被炮弹轰中一样。甚至我的护目镜外都落上了几点水花。

“卧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金大发失声叫道。

我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打开阴眼后,才看到一副让我头皮炸裂的景象,只见四周那十二尊铜人,一个个居然身形微动。犹如从沉睡中复苏了一样,而与此同时,我们身后的那尊铜人像缓缓从水里拔出长戈,也让我弄清楚刚刚的袭击是从何而来。

“铜人像……动了!”我失魂落魄的在对讲机里喃喃道。

“什么?你说什么?”江思越追问道。

“我说,那些铜人像动了。它们是活的!”

“卧槽,怎么可能!即便是制作俑尸,也得这世上有巨人才行呀!”江思越口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我知道这些铜人是什么了……”一旁的金大发面露绝望的喃喃道。

“你说!”

“其实,在遇到上面主墓室那么精密的机关后,我就应该想到那是墨家的手笔了,这些铜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全都是傀儡,是墨家的木甲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