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木甲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木甲术?”我微微一愣,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以前看战国时期发现的一些趣闻,其中便有关于木甲术的传说。

《列子》中曾著,穆王前去昆仑山狩猎,回途在巴蜀一带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匠人——偃师。

偃师身边当时站着一位全身上下,全都是木纹色彩的奇异人物,周穆王问起那是谁?偃师从容回答:“这不是真人,这是我制造的木甲艺伶。”

周穆王不禁吃惊,仔细再看,发现这个木甲人实在太栩栩如生了!不论是他的一进一退、一抬首、一低头,仿佛都真的是个活生生的人!周穆王要他唱歌,完全可以合律,要他跳舞,舞姿也是千变万化。

周穆王惊叹不已,立刻兴高采烈叫自己的侍妾们。也来观看他的表演,就在表演将结束之时,这个木甲艺伶竟眨巴眼睛,勾引周穆王的美丽爱妾!

周穆王不禁大怒,斥责偃师:“我还以为当真是什么木甲人!原来只是找个真人贴上木皮。想当作奇技,欺骗我这个天子?”偃师为了释疑,便当场拆解那一个木甲人让周穆王瞧仔细,周穆王发现,原来他真的是以木头、皮甲、胶漆等材料制作出来的。不论是肝、胆、心、肺、脾、肾、肠、胃、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等,全是人工。

偃师重新把这些零件拼了起来,那个木甲人真的又能再度活动!周穆王这时才不禁佩服感叹:“原来人工的技巧,竟能达到与天地造物者同一个水准,实在不可思议!”

然而。偃师的这一脉“木甲术”,后来竟自人间失传了,时光流逝,到了六百年后的战国时代,当代的“工匠之神”公输般。曾发明了会走会动、以线枢控制的机关人,和各式各样高度杀伤力的机关战具,而墨家之祖墨子也发明了能飞行三日的机关飞鸢、以及能自由移动的机关屋。

虽然乍一看,这木甲术好似确有其事,可是要知道,即便是近代智能机器人技术高速发展,可和上文里的木甲人一比还是稍逊一筹,人家不仅能听懂人言,还能唱歌跳舞,这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以往我看到这个故事也只是一笑了之,如今却没想到,金大发会说起木甲术这么个东西来。

“不可能,木甲术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知道木甲术的不止我一人,没等我说话,江思越就立刻反驳道。

金大发摇了摇头,他嘴唇惨白且颤抖,道:“不,木甲术是真的存在的。因为我曾经见过它的残篇,木甲术看似荒缪,其实原理非常简单,不过是造一木人,然后取一亡者魂魄镇入其中。和一般的尸傀没有区别。”

金大发这样一说我们立刻就懂了,只是懂了归懂了,四周的十二尊铜人却迈动步伐,如上古的巨神兵一样向我们迈步而来,它们动作虽然缓慢。却因为巨大的体型,所以每跨一步都能激起漫天水浪,看到那犹如魔神般的身影,我的心越来越沉重……

此地不比外界,即便想跑都没地方跑,身后正有一尊铜人守株待兔,往回走显然是不行的,可是如果往前……高台是尽头,到时候我们即便能跑到地方也会无路可退,最终要么被拍成肉饼。要么只能跳入河里求生。

虽说后一条路看似还有一线生机,但想起河中的黑莲花,我总感觉向下也是一条死路,甚至即便没有什么危险,但我们身上还有防化服和氧气瓶。背着这么多累赘跳下河里,简直和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

“向前跑!”

犹豫了片刻,墨兰抬头大声说道,说完她立马向桥梁尽头的高台而去,我们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虽说这样做可能没有什么用,但在眼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刚跑到一大半的路程,一尊铜人像便来到了我们面前,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落下,虽说我们闪的快,可身后的桥梁依旧被拍碎了一截,气浪裹挟碎石拍打在我的后背上,将我整个人都往前面推开了一截,一时间我浑身汗毛炸立,整个人的速度都提升了不少。

“墨兰姐。你确定这样光跑有用吗?”一旁的金大发带着哭腔道。

听到金大发有些绝望的话语,墨兰连头都没回,道:“你要是想留在原地等死没人管你,有力气说话,还不如把劲使在腿上。”

金大发苦笑一声,但还是咬着牙继续往前奔跑,没人愿意站在原地等死,面对身高数十米,犹如远古巨人一样的铜人像,众人连拼命一搏的心思都没,这种东西根本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撼动的,我怀疑即便调一个装甲师来,也会被这十二个铜人一个个拍成铁馅饼。

一根长戈凌空袭来,插在了我们面前的石桥正中央,坚固无比的石桥自中央破开一个大洞,无数如蜘蛛网样的裂纹密布,看的我们是心惊肉跳。

好在,我们行动速度够快,在十二个铜人像对我们实行合围前,我们便已经跑到了石台之上。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是,看到我们跑到石台上后,那十二尊铜人像一时间竟没了动静,静悄悄的犹如死物一般。

我心中先是有些疑惑,可是看到身后的那个莲花骨朵后,心中的疑惑就差不多解开了,面前的这个莲花骨朵虽大,通体虽然精美,可是那上面绿色的铜锈还有铭文显示,这显然是人为制造的,并不是九世铜莲那种天生地养的神物。

但即便如此,我心中的沉重之感却并没有消退,因为这莲花骨朵既然和九世铜莲没什么关系,那么也就是说,这东西真的是秦皇的棺椁。也正是我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

看着这个铜莲骨朵,我们四人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金大发才在对讲机里嘟囔道:“这祖龙也真是的,从头到尾好大的谱呀,真打算在里面一辈子都不出来了?”

墨兰轻轻的吐了口气,随即才收回视线,疑惑道:“铜棺,铁棺,石棺,木棺我都见过。可是这种类型的棺椁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有什么蕴意吗?”

“当然有蕴意了。”江思越轻笑一声,随后指着四周便道:“你们想想,这里既然是铜莲曾经扎根过的地方,那就代表秦皇即便是生前也对九世铜莲有过一些了解。甚至还很有可能暗中寻找过,而且秦皇把陵墓定在骊山,世人都说是骊山风水好,还什么梦中神女念念不忘一说,但如今看来全都是扯蛋。秦皇选择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里是九世铜莲曾经扎根过的地方,至于这个棺椁……”

江思越说着咂了咂嘴,继续道:“应该是秦皇生前迟迟未能找到九世铜莲,所以心有遗憾。于是便命人将自己的棺椁打造成了这个模样,再说了,莲花在古人眼中意义非凡,有长生之物的称喻,秦皇可能也是想像莲花一样。死后归泥,又从淤泥里涅槃重生”

江思越的这个猜测可信度无疑还是挺大的,尤其是秦皇晚年迷信的追求长生之法,已经到了种病态的地步,和他晚年的种种荒唐之行相比。将自己的棺椁打造成莲花模样还真算不上什么。

“等等,你们当心点,氧气已经不多了,还是想想怎么把它老人家从里面请出来吧。”金大发说完后眼睛一转,笑道:“我包里还有颗手雷没用,实在不行的话……”

“轰轰……轰轰……”

金大发话刚说一半,从我们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巨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