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终见秦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被这巨响给吓了一跳,以为是身后的铜人发难,但转身却只见身后的十二铜人排成几列,统统单膝跪地面向我们,我微微一愣,接着连忙回头看向铜莲骨朵。

“咔咔咔咔……”

这时,铜莲骨朵果然发生了异状,先是一阵机簧声传来,紧接着骨朵缓缓绽放,不知不觉,我额头起了一层细汗,左手死死握住禾刀,双眼紧盯莲内不敢有丝毫放松。

当莲花骨朵完全绽放的时候,只见莲心里面躺着一个人影,片刻,一声呢喃从莲花里传来,那躺在莲花里的人影微微一动,接着当着我们五个人的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灯光下,一冠袍戴履的人向我们看来,它面容干瘪,像是挂在屋檐下风干了数十年的腊肉,它身穿一身天子朝服,虽然残破。但依旧带着几分天子气度,头上的冕旒,因为丝线在漫长的岁月里已经腐烂,所以这人刚站起来,无数珠玉便滚落一地,那人微微一愣。接着脱下冕旒并将其摔在了地上。

从始至终,它都没有向我们这里看过一眼,仿佛我们是透明的一般,但此举并没能消除我们心中的压力,反而更让我们感到了一丝不安。

过了会,似乎适应了这具身体。它弯下腰,从身旁的众多陪葬品中捡起一面铜镜,用铜镜自顾自的打量了自己一番后,它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最后竟发出了一声叹息。

转头,它扔下手中的铜镜。似随手扔了一件垃圾,接着,它终于看向我们,目光在我们四人身上来回流转,最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见朕,为何不跪?”那人幽幽说道,只是它连嘴都没有张,声音似乎从它喉咙里传来,而且那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一股毋庸置疑和威严,似乎在说一句理所应当的事情,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的我们身躯颤抖,额头更是冷汗直流,其他三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听了这句话后,竟感觉心犹如被猫挠了一样,十分难受,甚至脑海中还传来了一个声音,它让我跪下,不要违逆面前的那人。

在我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我轻咬了下舌尖,疼痛让我缓过来不少,灵智也渐渐清明。我深吸了口气,看着它,轻声道:“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

秦皇沉默了片刻,才抬头看了眼头顶,直觉告诉我。它看的是外面,外面那万里河山。

“即便现在已经不是朕的天下了,但千百年来的秩序,却是由朕鼎定的,朕之功绩,利在千秋。况且你们都是后人,面对朕这样的前人,先祖,跪拜一下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秦皇不怒反问道。

不等我说话,一旁的金大发冷笑一声,道:“我们拿你当前辈,可你何曾拿我们当过后人?你心里揣的什么念头,大家心里都明白,所以,这一跪,你受的起吗?”

“大发。”这时,墨兰忽然开口制止了金大发。接着她看向秦皇,忽然跪在了地上,接着她不顾我们惊诧的目光,磕了个头后站起身,对着秦皇淡然道:“这一叩是敬您,也算把您当成了先人。给足了礼遇,您若真拿我们当后人,就把铜莲瓣交给我们,如何?”

这次吃惊的人换成了秦皇,秦皇看了墨兰半响后,才轻笑一声,道:“好聪明的女娃娃,和你身边的几个人不同,当真是鹤立鸡群。”

说着,它顿了顿,又摇头道:“不过,虽然你身边的那个胖子不懂礼数,但他说的也没错,铜莲瓣朕不能,也不会给你们。”

听秦皇说完,墨兰面上毫无意外,而是轻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该尊重您的事我已经办了,之后您可不能再拿辈分和身份来压我们了。”

“哈哈哈!”秦皇仰天大笑,接着才猛地冷下脸,道:“朕要压一个人,用得着辈分和身份吗?”

说罢,它慢悠悠的从地上捡起了一样东西,正是一枚拇指肚大小的铜莲瓣,接着它看向我们,玩味道:“这个东西,还是别人送给朕的,你们要是想要,就来拿吧。”

我和墨兰等人互视一眼,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深深地犹豫,毕竟面前这人身份太过惊人,实力也强大的没边,面对它,除了李平仙那样的人外,没几个人有勇气能和它去抗衡。

“怎么,不敢?”看到我们几个人迟迟不前,秦皇似嘲讽的笑了笑,接着它看向我,发现我左手正按着天官印的时候,它神色有些复杂,道:“这东西。乃是朕的冥玺,失落千年,如今得见,你也一并拿来吧,朕的东西,没有落于旁人的道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却没有任何动作,秦皇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道:“你不给,朕就自己去拿。”

说罢,一道黑影闪过,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腰间忽然一轻,接着便见秦皇站在我不远处,手里把玩着的正是我那枚天官印。

“卧槽!你还敢抢东西。”我还没急,一旁的金大发就急红了眼,拎着手里的百折钢刀就冲了上去,我想叫住金大发。因为从刚刚的那个动作里,我意识到秦皇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那速度,即便是慕容云三都要稍逊一筹!

可是还是晚了,看着金大发,秦皇轻轻的一挥袖子,接着只听一阵能刺破人耳膜的金属撕裂声传来,金大发手中的百折钢刀化成数截碎片,连带着金大发一起被打飞了数米之远。

“老金,你没事吧!?”

我们三人围了上去,江思越拉起金大发的手就焦急的问道。

金大发面色通红,过了片刻才猛地吐出口猩红的血。将玻璃面罩都染的一片猩红,过了片刻,对讲机里传来了金大发那有气无力的声音。

“这,这老家伙太变态了,我,我们完全不是对手呀。”

金大发的状况一看就是内伤。短时间内肯定要修养,墨兰将金大发平放在地上后,轻声道:“之后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就好好躺着,别乱动了。”

金大发苦笑一声,道:“我也想动。咳咳……可,可我特么也得动的了呀,这次我看大家是在劫难逃了,等下我要是不行了,就先去下面给你们探探路。”

“看你还能说这么多废话,一时间半会死不了。”墨兰没好气的道。

因为有大敌在旁。所以金大发也只能暂时在地上躺着,此时不远处的秦皇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对我们的行动不进行一丝干预,我知道,这并不是说秦皇有多好,而是秦皇从始至终都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狮子会在意几只兔子的动作吗?不会。它只会在一旁看着,等什么时候感觉无趣了,才会上去一爪子拍死。

“初三,看来要拼命了。”江思越站起身,手中握着一把铁剑,神情严肃无比。

我担忧的看了江思越一眼。道:“在这种地方用亢龙无悔,你的伤口会感染的。”

江思越深吸口气,扭头看着我严肃道:“现在已经没得选了,我们必须拼命,拼一把还有一线生机,要是畏手畏脚,就连那一线生机也没了。”

我沉默了会,接着才点了点头,直到此时此刻,我才知道自己身上最大的缺点是什么,那就是优柔寡断,不仅在感情上是如此,即便是现实中我也情不自禁的会犹豫,可是正如江思越所说的那样,有些时候是犹豫不得的。

轻轻打开龙王戒,我眼神中再无犹豫之色,正当我想给江思越打个信号的时候,一旁的墨兰突然轻声道:“果然,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就妥协。”

我愣了下,随后知道墨兰指的是龙王戒,正当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墨兰忽然拉住我的手,坚定的轻声道:“那就一起博一把吧,你博你的,我博我的,死了的话,黄泉路上我们各走一边,从此各不相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