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满盘皆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只是内心却有些颤抖,各不相欠?从头到尾欠了你这么多,怕是一辈子都还不完,又谈何互不相欠。

“唉……”

身旁的江思越看着我俩叹了口气,接着用手中钢刀在肚子上猛地一划,鲜血登时涌了出来。

片刻,江思越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脸上也出现一抹不自然的潮红,他站起身看了我一眼,道:“初三,我先上了。”

说罢。整个人手持钢刀似风一样的冲向秦皇,看着来势汹汹的江思越,秦皇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说罢,秦皇微微一侧身,便躲过了江思越气势十足的一刀,但江思越却毫不惊慌,反而当机立断的松开手中钢刀,另一只拳头松开,将之前隐藏在掌中的东西猛地往秦皇脸上一撒。

“怎么可能!?”

江思越话音刚落,整个人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向了远处,秦皇看了眼洒落一地的糯米后不屑地笑道:“如此小儿之物,也敢呈上来献丑。”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迅速,眨眼间江思越便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看着慢了江思越一截,但已经冲到面前的我和墨兰,秦皇面露怜悯,道:“世间大势汹涌而来,即便是李平仙也不敢正抗这个因果,你们犹如蝼蚁一般,却偏偏入了这个局中,以往是你们好运,关键时刻总有人站出来为你们抗因果,但如今……”

说着,秦皇的声音已经冷到了极点,近乎从牙缝里挤出几字:“你们必死无疑,谁来也不行。”

面对秦皇施加的重大压力,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手颤抖,一刀迎头劈去,刀锋却被秦皇用手死死捏住,无论我怎么抽刀都纹丝不动。

看着死命想要把刀抽出来的我和墨兰,秦皇嘴角一勾,道:“你们这么想要?朕偏偏不给你们。”

说罢,它两只手猛地一扭,身旁墨兰手中的百折钢刀便犹如麻花一般扭成了一卷卷的,我的禾刀因为材质不同,所以抗住了秦皇的摧残,但因为力道太大,却也禾刀脱手虎口崩裂。

秦皇如扔垃圾一样将手中已成麻花的百折钢刀扔在一旁,接着它饶有兴致的看着禾刀,道:“好一把宝刀,朕的定秦剑是王道之剑,这刀却是杀伐之刀,只可惜,明珠蒙尘……”

秦皇将自己腰间的佩剑取下,缓缓将剑出鞘,看着刃上的寒光良久,才猛地将禾刀扔在我的面前,道:“来,给你一个机会,若是能碰到朕的身子,朕不仅放你们走,还把九世铜莲瓣给你们。如何?”

看着地上的禾刀,我犹豫了良久还是将其捡了起来,虽然左手颤抖,但我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朕是大秦天子,言出法随。况且你现在已经没得选了,即便朕想骗你,你又能如何?”秦皇玩味道。

我低着头半响没说话,其实我知道刚刚自己说的是废话,但左手尚未恢复,连拿刀都很勉强更别提和秦皇厮杀。争取了这么会功夫,虽说左手依旧无力,但抖的已经没刚刚那么厉害了。

“你连刀都拿不稳了,如果朕是你的话,早已经举刀自刎了,何苦还平白受辱。”看着颤抖的刀锋,秦皇嘲讽道。

我深吸口气,笑了笑,毫不在意的道:“你是天子,身负一国之威,你不能受辱,但我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和我比,你不怕掉价吗?”

秦皇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我眼神一冷,猛地往前一窜,刀锋直指秦皇胸口。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得逞,心里刚泛起一丝喜意之时,秦皇手中的定秦剑却如毒蛇一般刺来,直接挑开了我手中的禾刀。

秦皇力量大,再加上我左手有伤,这随意的一拨差点让我没能拿稳禾刀,紧咬牙关,我再度一刀劈向秦皇的中盘,但秦皇似闲庭信步一般的出剑却再度让我的攻势落空。

过了两招,秦皇似乎有些失望,道:“本以为会有些意思,却是朕想差了,既然你这般无趣,那朕便送你上路吧,你死之后,朕会挥师平定唐汉,至此,这局棋盘的大幕也将落下。”

说罢。秦皇一剑刺向我的胸口,一旁的墨兰想要出手,一切却已经迟了,看着我,秦皇淡然道:“能死在朕剑下的人不多,你应该感到荣幸。”

秦皇想要抽剑,我却一把抓住它的手,秦皇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忍不住轻笑一声,之前强行抑制的血却忍不住从嘴角流了出来。

“我赢了……”

秦皇沉默片刻,最后抬头看了我一眼,道:“你。也没传闻中的那样不堪,不过,朕又改主意了。”

说罢,它手中用力将剑抽出,之前还在强行坚持的我终于忍不住瘫倒在了地上,浑身的力量似乎都顺着血从伤口溢出。我张了张嘴,不断有鲜血从喉咙中溢出,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也开始发黑,我开始有些恐慌,我不是怕死,我是怕下去后看到爷爷失望的神色。

爷爷倾尽一生为我修桥补路。

龙一晚年运筹帷幄只为给我扫平障碍。

以前我总认为即便是死后也可以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但是现在我却是意识到,如果我死了,龙一,我爷爷,他们的努力将会功亏一篑。我该如何去面对他们?

想着想着,我眼角忽然有些酸涩,我知道自己一身缺点,我知道自己优柔寡断,从出了校门开始我就拼命想要提升自己的心性,可或许我真的不是一块可造之材。

太多的东西压在我的肩上。然而我却并没有那个能力去背负,如今,或许真的已经到了尽头。

想到这,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灵魂似乎即将脱离身体,但是有一个人握住了我的手。哽咽道:“不,不要走……”

我努力的睁开眼,面前是已经哭成泪人的墨兰,出奇的,看到墨兰的我似乎有了些力量,我张了张嘴。强笑道:“对不起……”

墨兰一把抱住我,似乎要将我揉进她的身体里,半响,我听到她在我耳旁轻声道:“下辈子陪我,好不好?”

我想要点头,却没了那个力气。此世一生纠缠,我不知道这个结局好不好,但如果真有下辈子的话,我想要和墨兰过上一个平常人的生活,没那么多宿命,没那么多阴谋,一生粗茶淡饭相敬如宾,老来白首坐在摇椅上回首往事,没什么特别的回忆,也没什么特别的遗憾,如此,足矣。

“好一对亡命鸳鸯。”走到我们面前的秦皇轻轻一叹,认真道:“若不是必要,朕还真不想杀了你们,你们的真情,恰恰是朕一生渴望,却唯独得不到的,也罢!给你们一个痛快。路上一起去奈何桥,饮孟婆汤,求个好来生。”

秦皇举剑,墨兰却无动于衷,她只是静静的抱着我,似放下了所有的一切。我也闭着眼,灾血从头到尾都没机会使用,天官印也在秦皇手里,失去了翻盘机会的我,只能静静等待自己的宿命。

“谁?!”

秦皇刚一举剑,从远处的桥上便传来了脚步声,秦皇呵斥一声,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叹息,接着一名身穿长衫的男子缓缓走了过来,秦皇见到来人微微一愣,接着竟收了定秦剑,神色复杂的道:“是你。”

长衫男子走到秦皇的面前,二人相视沉默了片刻,长衫男子才下地一跪,沉声道:“孩儿拜见父皇。”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秦皇冷哼一声,不满道:“这两千年来,你从未下去找我,你是在怕我吗?朕可自认为从未亏待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