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暗流涌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缓缓向我们走来的嬴君,墨兰警惕的从腰间拔出匕首,嬴君见状笑了笑,淡然道:“他的伤很重,如果你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话,就把药敷上。”

说罢,嬴君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药包,扔在墨兰脚下后就转身向外走去,墨兰看着地下的药包沉默了半响,才抬头问道:“就这么回去,你不怕秦皇杀了你吗?”

嬴君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墨兰,道:“昔日,父亲为了救我们一族,心甘情愿的前往秦陵守陵。如此才打消了二世的猜忌之心,千百年来,我一直视这里为祖地,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里葬着我的父亲。阻挠你们,一是因为这是秦皇下达给我的命令,二便是因为我的父亲。”

“秦皇杀了我父亲,我身为人子理所应当的要为他报仇,至于我去哪里,就不劳你费心了,对了,一直在藏书阁养伤的那个男人应该也快来了,你们好自为之。”

说罢,嬴君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看着墨兰正在为我处理伤势,我脑海中一直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事,过了会,我忍不住问道:“你看这嬴君说的话可信吗?”

墨兰小心翼翼的帮我处理着伤口,听到询问她连头都没抬,道:“九分假。一分真。”

“九分假?”我微微一愣,问道:“假在什么地方?”

“刚刚他掏出的那根针管里,装着的应该是灾血,可见是他一早就准备好了的,根本不可能像他所说的那样,是因为秦皇杀了公子高他才选择复仇,公子高的死也许坚定了他的决心,但并不是诱因,这里面大有文章。”墨兰分析道。

我想着想着,也渐渐发觉了这件事里的蹊跷,不过有一点我却迟迟没能想通,那就是嬴君究竟是受谁指示,难道是那个一直隐藏在幕后的推手?

之前秦皇曾经说过,它无意和天下人为敌,为的,也不过是借助九世铜莲重活一世而已,这就让我更加不是很懂了,如果秦皇只是为了还阳,而不是和天下人争天下的话,那么它从一开始就没有必要那么敌对我。甚至双方完全可以联手,共同寻找九世铜莲呀!

这一个个疑惑让我心乱如麻,我发现越是了解真相,我就越是感到困惑,这局棋盘的背后。究竟还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将这一个个的点告诉给墨兰后,墨兰也陷入了沉思之中,道:“你的疑惑没错,之前我也以为是秦皇不甘心失去生前的权柄,想要将这万里山河重新收入囊中。但如今看来是想错了,可是我也不明白,秦皇为何铁了心的要和我们作对。”

“而且你想过没有,秦皇其实即便要和我们为敌,它也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完全可以徐徐图之,等我们找到九世铜莲的那一刻再悍然出手,这样能够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种种不合理的地方,只能印证出一点。”

“它在逼我们。在催促我们尽快找齐九世铜莲瓣,所以才不惜以一种敌人的身份出现,给予你强大压力,就犹如抽打一个陀螺一样。”

“逼我?”我眼神有些迷茫。

“没错。”墨兰点了点头,道:“想要让斑马群奔跑。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斑马群的周围放上几头雄狮。”

我犹豫了下,忍不住问道:“可是,秦皇他都等了两千年了,难道就这么心急,连短短几年都等不及了?”

墨兰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道:“你忘了徐福曾经跟我们说过的话了?不久后便是一个契机,九世铜莲只能在那个时间现世,所以秦皇才会如此心急。”

我闭着眼想了半天,才想起当初徐福对我说过的话,只是从头想到尾,却依旧还是无法打消我内心的疑虑:“我记得徐福前辈也说过,即便我们不去寻找九世铜莲瓣,九世铜莲最后也会现世,所以说……”

墨兰轻轻的撇了我一眼,无奈道:“你做人能不能别这么实诚。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我估计徐福前辈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让你不要懈怠,当今世上唯一能找全九世铜莲瓣的人只有你,你也是棋盘上的唯一一个变数。所以可想而知你有多么的重要,甚至我怀疑即便公子高没有出现,秦皇最后也只会杀了我和金大发,唯独留下你一人,这样仇恨就会吞噬你的内心,也化作你的动力,到时候即便秦皇不再出手,你也会疯了一样的去寻找九世铜莲给我们报仇。”

“记住,没了你,任何人都找不到九世铜莲,所以如果秦皇为的是还阳,那么它就不会杀你,也不敢杀你。”

我咂了咂嘴,嘴里腥咸粘稠的血液让我十分不舒服,想了片刻。我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是……嬴君之所以会突然出手,其实也是秦皇的意思?它是故意要给我们一个台阶下?”

墨兰叹了口气,摇头轻声道:“不知道,虽然有这个可能,却并不太像。我说了,以秦皇的性格,它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把我们杀了,只留下你一人,嬴君的反水也许在它意料之外。至于嬴君究竟是受谁指使,有何目的,还暂且不为人知。”

不知道为什么,墨兰说完后,我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那个幕后黑手,或者说那个神秘无比的尊师,从头到尾,似乎每一件大事的身后都能看到它的影子,虽然从不露面,可它似乎能够掌控一切。很难说这件事到底是不是它的手笔,可是如果是尊师指使的嬴君,那么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尊师和秦皇应该是盟友关系,但关键时刻尊师却在背后捅刀子,这二者貌合神离,心里都打着自己的算盘,但最关键的一点是,尊师为什么要救我,或者说为什么要救墨兰她们?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圣者部落的时候,尊师就曾经出手‘帮助’过我,为此不惜牺牲了跟随自己多年的青姑,虽说它表面的原因是青姑破坏了尊师的计划,但我却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件事不难理解,尊师既然和秦皇是盟友,那么它们的目的肯定都是为了九世铜莲,那么单论尽快找到九世铜莲而言,秦皇的那种办法也许激进了一点,但无疑是最有效的。最起码如果墨兰和金大发真的死了,那么我绝对会发疯发狂赌上自己的一切,也要将秦皇拖进深渊之中。

仔细一想,这尊师似乎还有处处为我‘考虑’的意思呢……

想了半天,我苦笑一声,感觉自己有些逗,毕竟这一切只是我和墨兰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并不能当真,但我却上纲上线起来,说来也是有些可笑,但无论如何,这件事还是在我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甚至我感觉如果不能及时揪出尊师的话,那么最后我绝对会功亏一篑。

也许不仅是我,连秦皇也会功亏一篑,秦皇虽然表面强大,但缺点也不是没有,人一但有了缺点,就相当于身上有了死门,得知死门在哪后就不难对付。

可是唯独只有这个尊师,神秘的仿佛是一个影子一般,留给我的印象除了神秘,强大,算无遗策外再无别的东西,这样的人,无疑比秦皇更要危险许多倍……

“你说,秦皇是不是死了?”回想起秦皇中了灾血后浴火而亡的场景,我忍不住向墨兰问道。

“不可能,化为灰烬的只是他的遗骸而已,他本人估计早就溜回冥土了,如果真的那么好对付,他就不叫嬴政了。”包扎好后,墨兰抱着我轻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