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苏醒/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早就知道秦皇没那么好对付,但墨兰说完后我还是心生遗憾,但与此同时我也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即便是对sss级的冥王,灾血都依旧能发挥作用,这个发现让我心里好受了点,毕竟sss级别的敌人太过强大,甚至强大的让人心生绝望,得知自己手里还有一张能对它们造成威胁的底牌后,心里自然是舒服了不少。

躺了会,伤口开始有些发痒,而且刚刚局势变幻的太快,让本该昏死过去的我硬提起了精神,如今危机解除,一股浓浓的疲惫感袭上心头。让我有些困乏,非常想要睡一觉。

“你不过去看看大发和思越他俩吗?”眯着眼,我有些迷糊的说道。

墨兰轻轻的握着我的手,道:“他俩一时半会没事,你才是重伤。”

我看了眼头盔里的仪表。苦笑一声,轻声道:“氧气已经不多了。”

“没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一定能抗过去的。”墨兰拍了拍我的手背,用安慰的口吻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喃喃道:“我,我有点困了,先睡会……”

睡过去前,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耳旁传来一阵歌谣,声音很轻,如呢喃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竟感觉十分安心,心中最后的一丝负担也如云般退去,转眼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沉。没有做梦,如身陷混沌的盘古一般,当我睁开眼时,阳光让我微微感到有些刺痛,缓了好大一会,方才适应周围的光线。

打量了会,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病房之中,四周有三个床位,分别躺着金大发和江家两兄弟,金大发浑身缠着厚厚的绷带,似乎还在昏迷之中,而江家两兄弟却早已经醒了,正半坐在床上看杂志。

“嘶……”

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可胸口却传来一阵阵剧痛,猝不及防的我痛呼出声,这让旁边的江家两兄弟注意到了我,江夏匆忙放下手中的杂志,对着外面便大声喊道:“护士!护士快点过来!”

一名护士从病房外匆匆走了进来,她看了看我胸间的伤口,道:“没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就行了,期间别乱动,不然伤口崩裂可就坏了。”

谢过护士,待她走后,我身旁床位上的江思越才笑呵呵的说道:“初三。命够大的呀,幸亏我哥搬救兵搬的及时,不然再晚半个小时,就算你伤没事,没了氧气也能把你活活憋死。”

我呡了呡干裂的嘴唇。轻笑道:“你俩没什么大碍吧?”

江思越摇了摇头,道:“我的伤是最轻的,你和我哥的伤势最重,我哥仗着身体好,外加公子高给我哥紧急处理了一下,这才硬生生的扛了过来,不然咱们几个还真就完了。”

我点了点头,想了许久,待脑子渐渐活络起来后,才问道:“我昏过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思越把我扶到公子高前辈的身旁后。没多久我便醒了,之后公子高前辈要去追你们,并让我好好休息等他的消息,如果久久未归就让我先离开,但我当时担心你们。公子高前辈前脚走,我后脚就出了藏书阁,但我知道自己伤势太重,追上你们也帮不到什么忙,于是就换个位置和总参联系,联系上的时候,他们还在排水渠打转,因为找不到入口,所以救援行动迟迟没有进展,我把入口的位置告诉给他们后就等到了救援,并带着他们进了主墓室,之后的事情想必你也猜到了,也多亏了公子高前辈临走前曾告诉过我一条能够逃离秦陵地宫的暗道,不然即便我找到你们也逃不出去。”江夏面色有些黯然的说道。

江夏之所以神色黯然,我心中自然能够猜到为什么。那个长衫男子,其实就是历史上并不算出名,但所行之事让见了的人都无比敬佩的公子高。

秦二世即位后,将他的兄弟姐妹们要么赶入地宫,要么斩于闹市之中。不仅如此,连他们的后代也难逃厄运,只有公子高,为了自己的后人着想,便主动请愿前往秦陵地宫守陵,这一举动自然让秦二世大为欣喜,也因此放过了公子高的后人。

秦皇众多子女里,论名,公子高远远比不上公子扶苏和胡亥二人,甚至连史记上的记载也只有寥寥几笔,可是当我初看到这个人为自己后人所付出的牺牲时,一种浓浓的尊重便油然而生,因为从他身上,我仿佛看到了我爷爷,都是一样的品行。为了后人舍身成仁,这等行为无论在何时,都应受人尊重。

再之后在地宫里遇到公子高后,这个人的品行确实再一次的打动了我,不仅生前走的十分洒脱。即便是死后,也走的异常潇洒,每当想起那句孩儿便唯有一死时,我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触动。

可惜,这个人终究是死了。死的彻底,不仅是他的肉体,连带着那颗渝守了两千多年的初心,最终都化作了一捧黄土。

“等咱们几个伤好后,一起去秦陵上面祭拜祭拜吧,不为了秦皇,只为了公子高前辈。”将情绪从回忆中抽出来后,我看着二人提议道。

江夏点了点头,道:“你还在昏迷的时候,我和思越便已经决定好了。公子高前辈对我们有大恩,于情于理都应祭奠一下。”

“对了,不知道那个老头会不会再出现了。”江思越摩挲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道:“要是再碰到他,绝对不会让他还和上次那样轻易脱身,要是不把事情解释清楚,说不得要让金大发教教他什么叫诚实守信了。”

“咳咳……”

这时,另一侧的金大发似有所感,咳咳几声喘后,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扭头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接着愣了半响,才咧嘴一笑,虚弱道:“呦,哥几个都在呀?”

见到金大发醒了,江思越不屑的抽了抽鼻子,道:“我说老金呀,这里面四个人,就你伤势最轻,结果你反倒是最后一个醒的。我说你还行不行呀?以后少往酒吧那种声色犬马的地方跑了,我看你的身体都已经外强中干了。”

“我去你奶奶个腿,咳咳……”金大发骂了句后又忍不住咳了两声,缓了老大一会才没好气的道:“老子是内伤,内伤懂吗!?当时没看到吗,一口老大的血直接喷了出来,要说秦皇那下还真是狠呀,要不是我见势不妙用刀挡了一下,估计这会已经在奈何桥前排队等喝汤了。”

江思越这下倒是没有反驳,而是面露畏惧之色,道:“我当时开启了亢龙无悔,身体机能已经提高到了另一个层次,刚开始还满打满算应该能和秦皇过上几招,争取点时间,但没想到秦皇居然这么强,一招就把我给秒了,而且我还往它脸上撒了糯米,按理说再强大的阴尸,见了糯米也得头疼一会,谁料秦皇屁事没有!还一巴掌把我给拍飞了出去,当时落地上就立马岔了气,现在想想都后怕呀。”

“秦皇那种存在不能以常理而度之,或者说sss级的冥王不能用寻常眼光看待,虽说我们对这一等级的阴尸了解甚少,但根据情报来看,糯米,桃木这些对待寻常阴尸百试不爽的东西对它们几乎无效,所以冥王们个个无比棘手,非常难以针对。”江夏面色凝重道。

“对了,我还想问问呢,这事儿到底咋整的呀?为啥我一觉起来就在医院了呢?我昏过去前记得江思越已经被撂倒了,我还以为这次彻底玩完了呢!”后知后觉的金大发兴奋道。

我刚想和他解释下之后的事情,可病房的门却咯吱一声被人推了开来,接着便从门外走进来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