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归心似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醒了?”墨兰手里拎着两份早餐,看到我和金大发醒了,她把早餐放到桌上,歉意道:“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俩会今天醒,没给你们买早餐。思越,小夏哥,你俩先吃着,我下去再买两份。”

“诶,别别别!”江思越连忙挥了挥手。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和我哥的饭量,天天早餐都吃不完,这样吧,我和我哥吃一份,剩下那份给初三吃。”

江思越这话说完,一旁的金大发脸色就不对了,道:“我说江思越呀,你这话什么意思呀?没把金爷当人?”

江思越嘿嘿一笑,道:“这话说的,哪能呀!这不瞧你太胖了。想让你减减肥吗。”

江思越和金大发贫嘴之际,墨兰笑着走去楼下买早餐去了,期间我和江夏都没有阻止二人间的斗嘴,因为众人死里逃生一回,这种平日里司空见惯的斗嘴都显的好似有些珍贵。

吃了两根油条。又喝了口豆浆,我就感觉自己差不多吃饱了,看见我放下豆浆杯,金大发抹了抹油乎乎的嘴,道:“我说初三呀,你饭量也太小了吧,简直跟猫似的。”

我笑了笑,感觉心里痒痒的,非常想要抽根烟,但碍于墨兰在旁边,我还是强行忍住了冲动,心不在焉的道:“刚醒没什么胃口……”

金大发想了想,将手里最后半截油条塞进嘴里后,才问道:“对了,你们还没说呢,我昏过去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想了片刻,才将金大发昏迷后的事情经过给叙述了一遍,末了又将我和墨兰的种种猜测也说了出来,听完后一屋子的人面上表情不同,金大发更是紧锁眉头,道:“听你这么一说,这里面的猫腻还真的挺大的呀。”

“是呀。”我笑了笑,无奈道:“可是背后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完全不得而知,只能去慢慢猜测,应证,还真的挺煎熬的。”

“回头我可以去拜托冥土那边,去刺探下秦皇的反应以及嬴君的下落,如果嬴君下落不明的话,就证明这确实不是秦皇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如果不是秦皇的话,那么应该就是那个幕后推手的手笔了。”一旁的江夏说道。

“仔细想想还真的挺可怕的。”听江夏说完后,金大发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还真是挺希望这是秦皇安排的一场戏,不然就太可怕了。连让我们毫无还手之力的秦皇,在他手里都只不过是一枚棋子,那真正的它,又该有多么强大呢?明明从未出现过,在背地里却掌控着一切。这个人的谋略,手段,真的是太恐怖了。”

说完,金大发低着头沉默了片刻,才抬头看着我们,眼中满是迷茫,道:“你们说,如果这一切真的是那个幕后黑手的手笔,那面对这样的敌人,我们真的还有希望赢吗?”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因为确实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或者心里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说。

“无论能不能,走到这个份上的我们还有退路吗?”墨兰忽然看向金大发,面无表情的问道:“不止是我们。张爷,九爷,老爷子,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了这盘棋里,如果不想他们输的倾家荡产,那么即便咬着牙,即便跪着,我们也得走下去。”

金大发愣了愣,最后才吐了口气,眼中的迷茫不在,笑道:“是我魔怔了,在此真诚的向组织道歉。”

墨兰翻了个白眼,虽是不经意,可那妩媚模样依旧让我心里一阵恍惚。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以后谁也不要问了。想中途退出可以,但不要动摇军心。”

随着墨兰的盖棺定论,所有人都明智的跳开了这个话题,将话题渐渐引到了别处。

“咱们出来这么久,洛阳那边的局势怎么样了。”金大发忽然问道。

江思越和江夏微微一愣。接着二人诡异的对视了一眼,沉默片刻后,江夏才若无其事的道:“都挺好的,东城和西城的运营因为有九爷坐镇,所以没出过什么差池。南北两城因为大局在面前摆着,所以明智的没有找过我们的茬。”

不知道为什么,虽说江夏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我总感觉他似乎隐藏了一些东西,感觉到这点的人不只是我。病房里再度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其实还有件事……”过了会,之前一直闭口不语的江思越忽然看着我,犹豫了下,才道:“三天前,老爷子在当铺里忽然陷入了昏迷,幸好雅静及时发现,送到了医院里,但只在医院里待了半天,老爷子就固执的非要出院,他说自己是油尽灯枯,住院也没有用,他想在当铺等你回来,不想你一回洛阳就得赶着去医院见他。”

江思越听完后我愣了半天,随后脑海中便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龙一的日子恐怕真的不多了,想到这点,眼睛就立马有些酸涩,但身旁人太多,我强行抑制自己的情绪,平复了半天,才沙哑着嗓子,问道:“医,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老爷子确实不是身体有疾病,只是因为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到了尽头,所以也没有阻止老爷子出院。”江思越说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将脸埋在了双手之中,过了许久,墨兰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道:“没事,再过几天,等你们的伤势都稳定了,咱们就转院回洛阳,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听到墨兰安慰的话语,我又想起了之前在地宫时的情景。一种浓浓的愧疚涌上我的心头,但我不想再犹豫,也不想再拖了,我要在老爷子过世前完成自己的承诺,于是我抬起头看着墨兰。不顾身旁的金大发三人,轻声却又坚定的道:“回洛阳后,我打算结婚了。”

说完后,我情不自禁的想要逃避墨兰的眼神,但等了许久。墨兰却语气平静的道:“恩,我知道了。”

似乎一开始就有准备。

“到时候我会去的,其实,挺期待你穿西装的样子,那样子一定很帅。”墨兰笑着继续道。

说罢。她看着我们,风轻云淡的道:“你们伤势还没稳定,就好好静养几天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一旁看出气氛不对的江思越连忙点了点头,道:“这几天墨兰姐也辛苦坏了,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午吧,不然别我们伤好了,你反倒累垮了。”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就走出了门。

墨兰走后,病房里一时间又陷入了寂静之中,所有人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我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关于墨兰的事情,现在我想要尽快返回洛阳,在龙一最后的日子里陪伴在他身边。

时间转眼又过了两天,众人的伤势便已经好了许多,最起码基本的下地走路已经是没什么问题了,四人中金大发和江思越伤的最轻,所以伤势也好了个七八,江夏虽然中了枪,但因为命中的不是要害,所以也恢复的很快,我则是因为体质特殊,所以恢复速度居然不比另外三人慢上多少。

和墨兰以及医生商量了许久,在医生亲自检查了我们的伤势后,最后才勉强同意放人,我们迅速办好出院手续,接着又修整了一番,托人买好祭奠用品后,才坐着车前往秦陵。

第二次来,众人的心情明显和第一次有些不同,因为这次我们仅仅是祭奠故人,和第一次那种将要前往绝地的沉重心情不同,虽然心情轻松了许多,但让我们失望的是,在爬到封土最上面时,我们没能发现那个神秘老大爷的身影,虽然来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难免还是有些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