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最大功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老兔崽子还挺精的,坑我们一把就没影了,以后要是让我逮住,我非得让他知道骗我的下场。”

看着金大发恨的牙根都有些痒痒的模样,我心里有些好笑,道:“算了吧,人家虽说让我们从东面走,但我们不也没有选择吗。”

金大发微微一愣,接着还是愤愤不平的道:“那也不行,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那老兔崽子就没安什么好心眼。”

“行了。”眼看金大发要没完没了,墨兰终于开口道:“这事暂且不提。先办正事吧。”

金大发点了点头,终于认真下来,毕竟公子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件事上太过儿戏。

众人分别拿出一打黄纸,揉成扇状后,才拿着火机点燃,接着将点燃的黄纸放在地上,我犹豫了下,随后跪在了地上,公子高年纪不小,所以跪拜一下并不为过,众人见状也纷纷跪下。随后看着面前徐徐燃烧的黄纸沉默不语。

其实,我此时心里挺复杂的,并无多少伤感,有的只是祝福和感恩,公子高守墓千年,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解脱。所以我并不难过,有的,只是一种遗憾,和公子高为数不多的交往中,我感觉他既是一位长辈,又是一位挚友。

只可惜,斯人已逝。

祭拜之后,众人心事重重的往山下走,然后隔了老远,就听到山脚下传来了一阵二胡声,我仔细一听,感觉分外耳熟,竟有些像是……《悲龙吟》!?

众人顿住脚步,侧耳倾听许久,最后金大发一拍大腿,兴奋道:“嘿,还真是那老兔崽子,这次看他往哪里跑!”

说罢,就一个人兴冲冲的往山下跑去,我们见状连忙追了过去,然而金大发跑的太快,等我们追上的时候,只见金大发正揪着一人的衣领,细看之下正是那老大爷,此时围观群众指指点点,江夏见势不妙连忙上去把金大发拉了开来。

“小夏哥,你别拉我,你不知道,这老兔崽子嚣张的很,我非给他松松皮不可!”被江夏抱住的金大发张牙舞爪,明显被这老大爷气的不轻。

老爷子嘿嘿一笑,对金大发的出言不逊毫不在意,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领,随即对着金大发笑道:“我说年轻人,你这话可说的不太地道,我好端端的来这拉二胡。没招谁惹谁的,你上来就骂我老兔崽子,你自己寻思寻思,到底是谁嚣张跋扈?”

我们对着金大发好一顿教育,被墨兰训斥了一顿的金大发气呼呼的坐在一旁的石阶上,见没了金大发的干扰。我便走到那个老大爷的身旁,只见他此时正擦抚着自己的二胡,虽说这把二胡老旧,乌木制的器身有些细微的裂痕,蟒蛇蒙皮的蛇鳞也枯燥无光,但看这老大爷的神情。明显将其当成了心肝宝贝。

“老大爷,这人就是急性子,您别和他一般计较。”我弯着腰诚恳的道。

老大爷头都没抬,漫不经心的道:“放心吧,我就当他是个屁,放了就没事了。”

“嘿,你个……”

“大发!”

被墨兰一瞪,金大发眼泪汪汪的都快郁闷哭了,但最终当他看到墨兰愈发冰冷的目光时,还是犹如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一扭头看向远处的风景,看似想把自己的注意力都分散出去。

看着面前的老大爷。我不禁感到有些头疼,这人看似和蔼没脾气,但就跟块布底下蒙着针似的,谁要下手去拍,铁定得被扎的鲜血淋漓,这种人甚难对付。

“老爷子。我也就不跟您兜圈子了,您上次跟我们说,从西面进陵必死无疑,从东面进陵却还有一线生机,小子愚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还请老大爷指点指点。”想了半天,我决定开门见山。

老大爷回头看了我一眼,神色疑惑的道:“你们不都从底下出来了吗?还问我这个干嘛?”

我心里猛地一震,终于不敢再小窥这外表平平无奇的老人,想了片刻,我鼓起勇气,问道:“老爷子,不知道您的名讳是?”

“名讳?这东西重要吗?”老大爷反问道。

我点了点头,认真道:“重要,很重要。”

老大爷笑了笑,又问道:“那你以为我是谁?”

“看您两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不懂您之前那番话的用意。但我感觉,您应该不会是在害我,既然不是敌人,那肯定就是朋友,可是我实在想不通,在这个节骨眼上。会有谁站出来帮我们,想了半天,最后只想到了四个人。

“田宇夫,白万行前辈我曾经都见过面,所以您显然不会是这二人,那么剩下的便只有刘智渊。沈红尘这两位前辈了,沈红尘沈前辈和您年龄不符,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位刘智渊刘前辈了。”

这番话虽是试探,但我却说的极有底气,说完后还目光炯炯的盯着这个老大爷。

老发爷没有和我对视。而是一幅懒洋洋的慵懒模样,道:“哦,那你说我是刘智渊,那我便是刘智渊吧。”

我微微一愣,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这让我颇为头疼,甚至下意识的想拂袖而去,但理智最终还是阻止了我。

深吸口气,我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紧接着上个问题,道:“既然前辈不想说,那我也不问了,不过只有一件事需要前辈解释解释,那就是地宫的东西两面的事情。”

“实不相瞒,东西两面我们都曾去过,可是东面有三道宫门,重重杀机,而西面比较起东面而言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路平坦,所以小子实在疑惑,这东面的生机究竟生在哪里,这西面的杀机又出在何地?”

老大爷静静的看着我,当他发现这个问题无论如何他也回避不了的时候,他终究是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你们非要刨根问底,那我也只能如实相告了。”

“其实,东面确实要比西面艰难许多。”

“嘿,你特么看看!”老大爷话音刚落,金大发就忍不住想要窜出来,但看到一旁墨兰不善的目光,他缩了缩脑袋还是乖乖的坐了下去。

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和老大爷对视,因为我感觉,这老大爷话还没有说完。

果然,过了片刻,老大爷张了张嘴,又道:“我之所以说东面暗藏一线生机的原因是,东面有一个西面永远没有的东西。”

“什么东西?”

“准确的说,是一个人。”

老大爷说完后,我愣在了原地,因为我立马想到了这个人是谁,公子高!

可是转眼间我又感觉有些不对。因为我们之所以能虎口脱险,最关键的原因不是公子高,而是那个内有反骨的嬴君,嬴君虽然表面原因是为了公子高而报仇,但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是一早就有了准备。说是为公子高报仇,其实也只是找一个由头而已。

正当我想出口反驳的时候,老大爷却不等我说话,而是继续道:“嬴君内有反骨,也是个墙头草,虽说他在秦皇和另一人之间摇摆不定。可是他一开始其实并没有多大决心向秦皇下手。”

“嬴君终究是秦皇的嫡孙,完成了秦皇的委托后,无疑会在冥土中得到重用,所以他才会动摇,另一人给出的承诺虽然丰厚,但有些虚无缥缈。所以嬴君中途便想到了放弃,转而想彻底投入秦皇阵营。”

“但公子高的死,彻底把他推了出去,公子高是他的父亲,为了他和一族不惜牺牲自己,嬴君一生都为之感激,所以秦皇无意间杀了公子高,一方面让嬴君心生愤恨,一方面又让嬴君下定了决心。”

“嬴君不傻,他知道秦皇天性多疑的性子,公子高死后,秦皇致死都不会再重用他,因为他也怕嬴君怀恨在心从而反噬自己,所以嬴君弄清楚这点后就立马做出了自己的抉择,而你们能够逃出来,其实最大的功臣不是嬴君,而是那个被你们忽视的公子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