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心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明君只是静静的抱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发泄了一通,我总算恢复了冷静,擦了擦眼泪,我靠在沙发里,看着蒋明君便道:“这事……你不要怪我自作主张。”

蒋明君的面庞在烟雾中显得有些朦胧,听到我有些歉意的话,她犹豫了片刻,道:“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什么?”

“你一旦和我结了冥婚,从此你就永远没有明面上的妻子了。”蒋明君低声道。

我伸手轻轻的将蒋明君揽进怀中,道:“你应该知道的,这些对我都不重要。”

蒋明君将脸贴在我的胸口,眼睛眨了半天,才忽然道:“那墨兰怎么办?”

我身体一僵,纳闷道:“你。你问这个干嘛?”

蒋明君静静的看着我,过了会她突然一笑,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只是忽然有些同情她罢了。”

看着一脸没心没肺的蒋明君,我有些生气。道:“你同情她,谁同情你?”

蒋明君愣了下,随后她忽然吐了吐舌,轻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看着怀里的蒋明君,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她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而且情绪和以往也有些不对,本能的,我感觉她一定有心事。

“你今天怎么了?”我问道。

蒋明君愣了下,我看到她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慌乱,这时我就知道这小妮子肯定是有什么心事了,所以我握住她的手,笑道:“怎么?这万里长征路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到了最后关头你可别给我出什么岔子呀。”

蒋明君看了我许久,最后才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行,不过你今天多陪陪我吧。”

说罢,她就趴在了我的身上,如同一只挂在树上的树懒一样。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蒋明君的长发,一个人看着她许久,我才凑到她耳旁,近乎哀求的道:“不管怎么样,别离开我,好吗?”

怀中的蒋明君一言不发,就在我心即将沉进无底深渊的时候,她才忽然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当我从沙发上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身上正披着一件毯子,我揉了揉眼,还没从迷糊中缓过来气,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说张大少呀,你昨晚受什么刺激了?怎么回来头一夜就睡沙发呢?别回头老爷子看见了,还说我欺负你呢。”

我回头一看,只见雅静正懒洋洋的坐在柜台后面,她手里拿着一杯豆浆。嘴里叼着一根吸管,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衬衫,本来这也没什么的,可是那胸口鼓的都快把扣子给崩开了,这一眼看过去就跟腿掉泥潭里了一样。拔都拔不出来。

“今天这早餐谁买的?”我愣愣的指了指雅静手里的豆浆。

“我呀,怎么了?对了,看你还在睡,所以没给你带,你不会怪我吧?”雅静瞄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挑衅。

我咂了咂嘴,指着她的衣服便道:“你确定你穿这身出去不会引起治安骚乱?”

雅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随即才摇了摇头,纳闷道:“我这一身咋了?有什么问题吗?我感觉挺好的呀,卖早餐的大叔刚还多找了我五块呢。”

我揉了揉鼻子,忍不住吐槽道:“你给他多抛个媚眼,兴许回头能直接把铺子给你。”

“真的呀!”雅静抬起头,两只眼睛里面满是小星星,说着还要起身往外走,被我连忙给拦住了。

“你拦我干嘛呀!我过去照你说的试试。兴许真成了呢!”

我把雅静按在沙发上,指着她的鼻子就是一顿批判:“我说你丢人不丢人呀!你好歹也是雅氏集团的当代掌门人,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爷爷要是知道你这样,非从地下爬出来拿拐杖敲死你!”

雅静撇了撇嘴,正想说什么呢从楼上就走下来一人。我转头一看,正是慕容云三,慕容云三此时正一脸复杂的看着我和雅静,道:“你俩这是……”

我连忙松开雅静,张嘴想要解释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时间显得尴尬无比。

慕容云三咳咳两声,指着雅静,道:“丫头,出去给我买一份早点。”

雅静点了点头,犹如兔子一样的窜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和慕容云三一起坐在沙发上,慕容云三纳闷的看了我一眼,道:“怎么,有事?”

我想了想,感觉事还挺多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想到昨晚和蒋明君的对话时,我心里突突的,感觉很是不安。于是便将情况和慕容云三说了一遍,末了还问道:“前辈,您是过来人,您跟我说说,这明君是怎么了?”

慕容云三想了片刻,接着才笑着摇了摇头,叹道:“你俩这感情,还真的是让人无奈的很呀。”

说罢这句让我晕头晕脑的话后,慕容云三看着,徐徐解释道:“其实。她这样做不是没有原因的,幸好你今天问我了,不然这事发展到最后恐怕谁都得头疼。”

“其实,明君这丫头之所以这么反常,完全是因为她的身份。蒋明君是阴尸,你是人,这在古时候就是人鬼殊途!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不过你情况特殊,身边人也支持。所以倒也没什么,可明君这丫头聪明,但也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才会钻牛角尖里出不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丫头感觉自己是鬼。和你结婚之后,以你小子的性子以后肯定不会反悔,这样一来事情就成了定局,但如果以后家里来了客人,需要招待,蒋明君能堂而皇之的出来做饭吗?你出去参加晚宴,蒋明君能以你妻子的身份常伴左右吗?也不能!而且最关键的是,你和她在一起,是不会有孩子的!”

“你爷爷倾尽一生,为的就是护你这根独苗。可是你和蒋明君在一起了,以后怎么延续香火?你想过这个问题吗?但明君这丫头肯定想过,而且因为协议原因,明君虽然在你身边,但关键时刻却不能出手。这心中的煎熬是你所不能想象的,我就问你,如果蒋明君在你身边快要死了,你却只能袖手旁观,你受的了吗?”

说罢,慕容云三喝了口茶,接着才看着一脸沉思的我,继续道:“在这种关头,如果有一个女人出现,比蒋明君更能保护好你,还能替你繁衍子嗣,不用旁人说,蒋明君自己都会动摇,因为她不是那种爱一个人就会把那人死死攥在手里的人,有句话怎么说着来的?恩……对了。就是爱一个人就是要全身心的去为他考虑,这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

说到最后,慕容云三抓住我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初三呀,我知道你忙。也知道你累,可是闲暇时候一定要和这丫头多交流,人如果太聪明了,就会钻牛角尖,就会作茧自缚,尤其是明君这样的人,你可能有很多朋友,亲人,但她身边只有一个你。解铃还须系铃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也不用我教你了吧。”

慕容云三的话确实犹如一道惊雷一样的惊醒了我,此时我才终于明白我以前究竟有多么忽视蒋明君的存在,虽说是无意的,可也确实是忽视了,如果不是慕容云三今天跟我讲了的话,那后果如何我真的不敢去想。

以蒋明君的性子,一旦钻进了这个牛角尖里,那最后肯定会悄无声息的离开我,最多再傻乎乎的给我留一封信,信的内容我用屁股都能想到,肯定是让我和墨兰在一起,再想想昨天晚上她的异样,我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已是八九不离十了。

我抬起头,刚想好好感谢一下慕容云三,却发现慕容云三不知何时便已经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