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大机缘,大造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卧槽,真的假的,和谁呀!?”

酒桌上经过短暂的寂静后,气氛瞬间被引爆,江思越跳上桌子抱住我不停的摇晃,把我手中的酒都快洒光了。

“你冷静一点,初三会说的!”

江夏把江思越拉开后,目光看似无意的瞄向了墨兰,发现她神色如常后,江夏才看着我试探性的问道:“是明君?”

我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领,随后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错。是明君。”

“卧槽!这是喜事呀!”江思越大笑了几声,感慨道:“本来以为咱们四个人里面,最先结婚的应该是我哥,没想到初三你不声不响的反倒是第一个结。”

说罢,江思越拍了拍我的肩膀,豪气的道:“几号呀?兄弟结婚我总得把份子钱准备好呀,到时候我绝对买市面上最大的红包,给你塞满!”

“切,小家子气。”金大发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到时候我直接红包里面塞张卡,初三你随便刷,刷爆了算我的。”

“呦,瞧你口气大的。”江思越撇了一眼,挑衅道:“老金,要不咱这样吧,都不说给多少份子钱,到时候就比比谁卡里的零多,要是谁的份子钱给的少了,事后就得双倍还,我看你这皇朝酒吧生意不错,到时候应该够抵账的。”

看这俩人快杠上了,我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行了,这次我只宴请些朋友。谁给份子钱我跟谁急。况且……”

我笑了笑,眯着眼继续道:“跟我比钱,你俩比的过吗?”

虽说我平时节俭惯了,但东城帐面上还有大量的,平时积攒起来的现金,即便不算上龙一给我留的家产。这二人想跟我比存款捆在一起都不行。

果然,这样一说,二人瞬间焉巴了,金大发揉了揉鼻子,拍着江思越的肩膀便道:“行,我估计咱俩就别操心份子钱的事了,这货比咱俩都要有钱的多,除非你把江家卖了,不然还是意思意思就算了。”

江思越点了点头,露出了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闹过之后,我重新倒上了一杯酒,对着面前四人便道:“今天呢,除了宣布结婚的事外,我还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

“说,义不容辞!”

“就是!杀人放火我老金都替你干了!”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杀人放火的事我不干,也不会让你干,只是我在洛阳没几个朋友,想找伴郎伴娘都没人,所以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们几个人了,你们当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给我当伴娘伴郎吧。”

几个人眼睛一亮,江思越更是跳起来。道:“这事哥们义不容辞!不就个伴郎吗,保证给你做的漂漂亮亮的。”

江夏也笑着点了点头,道:“行,我也同意,另外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让南宫小可也来给你当伴娘。”

一想起那个自称为姐。如今是江夏女朋友,已然坐稳姐位置的南宫小可,我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我答应道:“行,求之不得。到时候我组个伴娘伴郎团,认识的人都拉来。”

谈妥伴娘伴郎的问题后,一行人坐在沙发上喝酒,金大发和江思越更是车轮战般的灌我酒,明知道这二人想整我,但为了伴郎团的事,我还是硬着头皮喝了一杯又一杯。

“行了,再灌就没意思了。”

见我喝的面色通红,墨兰便出来阻止,金大发和江思越愣了下,随即也放下酒杯,点头道:“也行。喝了这么久,也喝的差不多了,一起聊聊天吧。”

“时间过的真快呀。”金大发点了根烟,深吸口气,叹道:“从遇到初三起,到现在竟然已经不知不觉过了两年多了。”

我扶着下巴。想起了那天晚上,明明是好心扶住金大发,然而金大发在看到我腰间的天官印后,误以为我爷爷遭受了什么意外才导致天官印流落,然后就翻脸不认人的一酒瓶子将我砸晕。

那时候满心愤恨的我也实在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和这个腹黑的胖子成为生死之交,有时候命运之奇妙,确实让人难以捉摸。

“再过十几年,不知道又会是个什么光景。”江思越眼神有些迷离,道:“也许那时候我们都有孩子了,到时候我一定让我儿子认初三当干爹。”

我揉了揉鼻子,感觉有些无语。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

喝着喝着,一行人就慢慢上了头,聊的话题也开始大尺度起来,一直喝到十二点,我们才总算散场。等我一身酒气的回到车上时,慕容云三笑着看了我一眼,道:“怎么样,没少被人灌酒吧。”

我打了个酒嗝,点头便道:“大家喝的都挺开心的,没少喝……”

慕容云三感慨的叹了口气,道:“你的经历虽然离奇惊险,可正因为如此,才有这样一群生死之交呀,所以自古以来福祸相依,道理便是如此。”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踏进了这行。这局,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好是坏,它毁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让我亲人死伤殆尽,可它也让我遇到了江家兄弟,金大发。墨兰还有龙一等人,所以慕容云三说的对,有时候福祸相依,莫过于此。

车子载着我回到了姚记当铺,我开了门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龙一却早就去睡了。我扶着楼梯走上楼,刚打开房门就奔向厕所,抱着马桶吐了大半天,差点把胃都给吐出来。

这时,身后有一只手在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等我缓过气的时候,我吐了口吐沫,轻声问道:“今天,慕容前辈说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蒋明君反问道,只是语气中却透出一丝心虚。

我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没有回头看她,过了片刻,我又问道:“你不是答应过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吗?”

“我没说过我要离开你。”蒋明君忍不住说道。

我笑了笑,道:“那是不是又要跟以前一样,在我身边却玩失踪,天天不出来,美名其曰是为了我好?”

这次,蒋明君终于不说话了。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将身后那人揽入怀中,轻声道:“等九世铜莲的事情了结后,我们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男的取名叫张平。女的取名叫张安,怎么样?”

怀里的人身体一颤,过了许久,才带着一丝哭腔的说道:“你取名取的真烂。”

我忍不住一笑,道:“我家人取名都懒,就因为我生在初三,所以我爸给我取名叫张初三,我这已经算是用心了好吗,平安平安,平安一生,哪怕平淡。”

说完我顿了顿,又道:“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领养一男一女,名字你来取,行不?”

过了片刻,我晃了晃蒋明君,追问道:“怎么不说话?”

蒋明君这时抬起了头,泪水从她面庞滑落。滴到我手上如冰一般寒凉,我轻轻的擦干她的面庞,道:“你不比任何人差,我也从不在意那些,只要有你在我身旁,你所在意的那些我都可以不要。所以别傻了,乖乖当我媳妇,了却这两生姻缘,不好吗?”

蒋明君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的泪水却怎么擦都擦不干。

我心里松了口气,千哄万哄,总算把这小妮子哄好了,不过随即我就有些庆幸,这次哄好了,以蒋明君的性子,以后应该再也做不出那些傻事了,她是个又傻又聪明的女人。

躺在床上。我有些得意,借助酒精之后,我说话果然大胆了许多,而且男人喝醉酒后所说的情话,在女人眼里明显要比平时所说的更要有说服力。

正当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冰冷却又柔软的嘴唇吻了上来……

这一夜。张初三和蒋明君得到了生命中的大机缘,大造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