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揭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当我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时,枕边人已经不在了,回想起昨晚的经历,我至今都有些血脉喷张,伸了个懒腰,我爬起来穿好衣服走到了厕所,洗漱好后才悠悠的走下了楼。

“这都日上三杆了,您老才肯下来,昨晚忙活到几点呀。”

刚走到客厅。我就看到雅静正趴在柜台后面笑眯眯的盯着我看。

被戳中心事,我老脸一红,随即强行解释道:“昨晚和大发他们喝了一夜的酒,睡到现在头还疼着呢。”

雅静哦了一声,尾音拖的长长的,最后还阴阳怪气的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事情不像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呢?”

我眼皮一跳,连忙岔开话题,道:“老爷子人呢?还没下来呀?”

雅静撇了撇嘴,道:“你连话题怎么岔开都不知道,真是没劲,老爷子一早就出去了,估计这会快回来了。”

“出去了?”我微微一愣,正想问龙一出去干嘛了,身后的门口就走进来一人,我回头一看,只见龙一手里拿着两叠衣服,见我看去直接将衣服递给我,笑道:“这是我找人给你订的衣服,你试试怎么样,一身是你的。还有一身是明君的,明君的衣服你给她就行,你先把你的穿上。”

我接过衣服看了眼,发现还真是中式礼服,不过看得出经过了细微的改动。但整体样式还是大红唐装。

上楼换好衣服后,我自己对着镜子看了眼,发现龙一的眼光,或者说设计师的手艺还真的挺不错的,一般人穿唐装会特别显老,但我这身唐装不仅不显老,还透着一股让人眼前一亮的特殊美感。

下楼后,龙一对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最后才点头笑道:“真的挺不错的,看来我找对人了,那明天你就穿这身去吧。”

我笑了笑,问道:“老爷子,那您明天穿什么呀?”

龙一摆了摆手,道:“你别操心我,我自己有衣服。”

我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结婚前夕,我的心情还是比较激动的,毕竟是人生中难得的大事,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我父母不在。想起我爸妈,我之前还有些躁动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看到我的神情变化,龙一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别想那么多。和明君那孩子结婚后,抽空去看看你爸你妈,让他们也见见自己的儿媳妇长啥样。”

我揉了揉有些酸涩的鼻子,强笑着说了声好。

时间转眼就来到了第二天,到了中午的时候。刚吃完饭龙一就心急火燎的把我赶上了楼,等我换好衣服后,龙一又让我把玲珑玉佩留下,接着就将我塞进了车里。

慕容云三今天也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见我一脸郁闷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笑,道:“你结婚,心里最高兴的人就是龙一了,看他刚刚的样子,估计对亲儿子都没有对你这么亲。”

看着车子驶向姚宅,我看着路边的风景忍不住问道:“慕容前辈。大发还有江夏他们都到了吗?”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道:“天还没亮人就全到了,全在姚九指那磕瓜子等你呢。”

我笑了笑,又问:“除了他们三个,还有谁来了呀?”

慕容云三想了想。道:“南北两城的掌印,还有李梦洁这样的东西两城的老部下,其他的还有孙蓝衣这样的你的朋友,其他林林总总也来了许多人,估计到时候你有的忙了。”

李梦洁能来我不奇怪,孙蓝衣是我通知的,毕竟也算我一个老朋友,她能来我也不惊讶,可是让我惊讶的是,南北两城。和我们一直不对付的刘东谭海两人居然会来,这就有些奇怪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恐怕没安什么好心吧。”我冷笑道。

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接着摇头道:“谭海那个人就是墙头草,走的也是中庸之道。所以他其实从没针对过你,只是那边有利就倒向那边罢了,而刘东这个人,这两年也成长了许多,看他意思,应该是想跟你和解。”

“和解?”我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

慕容云三笑了笑,解释道:“刘东继位的比较早,年轻人嘛,总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不过他这个人其实不傻,知道面子和自己的龙头位哪个比较重要,现在你得势,东西两城都是你的靠山,许多老前辈。大人物欣赏你,连李平仙明面上,背地里都亲自为你背书,更别提总参了,江夏接手洛阳地区的总参后。官方那边你又不需要注意,可以说,你张公子现在只要想,在洛阳你就能够一手遮天。”

“再反观刘东,当年和你对着干,如今看着你权柄越来越大,他心里能不着急吗?估计如果换作是谭海的话,早就向你登门告罪了,所以我才说,刘东这次来不是为了拆你的台,而是向你主动服软。”

我摩挲着下巴,情不自禁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当年我还真的曾经想过,大劫在前,南北两城却不肯出力,所以我那时候就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时机到了就出手除掉谭刘二人,把洛阳四城整合到一起,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整合四城,之前最大的难题是总参的态度。可是江夏的横空出世,让这个最大的难题迎刃而解,所以看起来似乎时机已经到了,只要我想,谭刘两家今夜就能血流成河。

不过随着越来越成熟,懂得也越来越多后,我这个念头就已经非常淡了,因为有李平仙在,谭海和刘东根本就不敢耍心眼,而且以我目前所知道的情报来看。冥土那边的秦皇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而是那个站在幕后,默默操控一切的人。

所以,在那个人面前,即便我把南北两城的力量整合在一起。也根本没有多大的用,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我在心底早就放弃了这个有些血腥的计划。

想到这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如果到时候刘东不作死的话。那我和他之前的过节大可以揭过,而且如今大敌当前,想必刘东也不会分不清轻重。

“他要是态度好的话,说不定我还真就能原谅他。”我双手垫在脑后,笑意盈盈的说道。

慕容云三扭头看了我一眼,道:“怎么,心里已经想好了?”

我点了点头,道:“想好了,其实他以后只要别再耍花招,那我也不会去向他下手。”

慕容云三笑了笑。看着我打趣道:“当年他三番五次的要你的命,这仇你都能轻轻揭过,这刘东只要但凡有点脑子,就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聊着聊着,我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关于天官印的来历。于是我就将天地水三官的信物来历告诉给了慕容云三,末了,我忍不住疑惑,问道:“慕容前辈,这天官印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慕容云三等我说完了,才张开口无奈道:“天官印的来历我也是看野史才明白的,不过既然天官印是由秦皇派人打造的,那么那个野史就应该有误。”

我愣了下,接着问道:“那您说,这天地水三官的信物到底是如何流落在外的?在三国以前就有人能不借助现代工具去秦陵里面把东西带出来,这看上去完全就不可能呀。”

“也许去秦陵里的根本就不是人呢?”慕容云三忽然看着我说道。

我脑子一抽,接着才忍不住一拍大腿,是呀,我和墨兰等人之前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有人进秦陵并且走到了最后,而完全没想过那个把天官印带出来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