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大大的江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一脸沉思的模样,慕容云三轻叹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就不要再去想那么多了,给自己放一天假吧。”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仔细一想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日子之一,确实没必要为了一些别的事而让自己以后的回忆减分。

车子抵达姚宅的时候,大门外面停着一溜的豪车,我揉了揉鼻子,看着慕容云三无奈道:“人怎么这么多呀。我不都跟老爷子说了,只宴请些朋友吗?”

慕容云三撇了我一眼,道:“即便你不在意,可你的身份还是在这摆着呢,一些事情不是你想,就能去怎么办的,还是要懂得妥协,这已经够好的了,只有一些有份量,连姚九指都抹不开情面的人才能来参加婚宴,像资历身份更低一点的,只能来这交份子钱,连门都进不去。”

我想了想,最终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毕竟婚礼这事我全部交给龙一和姚九指去办,这二人龙一还好说一些,可姚九指却不能如我这样当个‘甩手掌柜’,东西两城的事责全在他身上,接触的人也是又多又广,这么多人里面。自然有和姚九指关系非常好的,有这么层关系在,婚礼不邀请别人也太说不过去了。

调整好情绪,我下车和慕容云三一起走进了宅门,一进去。就只见前院站着许多气度不凡的人,多是以中老年人居多,见我来了,刚刚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客人全都围了上来,个个笑容满面,恭喜恭喜个不停。

这种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想要脱身而去,但今天的主角是我和蒋明君,在场的又都是客人,年纪还都不小,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客套客套,一圈下来,我的脸都快笑麻了。

好不容易突破了重重险阻,当我来到客厅里的时候,身后有一双手紧紧将我搂住,还没等我挣扎,就只听金大发那熟悉无比的声音:“哈哈哈,初三呀,今天打扮的很帅呀!”

客厅里的其他人这时也注意到了我。江夏和江思越二人身穿一套和我款式差不多的红色唐装。墨兰,南宫小可,雅静三人身穿一套红色旗袍,上面用金线缝有一只只翱翔天际的彩凤,个个看起来靓丽无比。

“行了。大发你赶紧将初三放开,估计初三能走到这里不比取经轻松多少,让他喝口水歇会。”江夏走过来笑道。

“嘿嘿,行!”金大发松开我,接着搂住我的脖子。我也得机看了他一眼,金大发身上的唐装和江夏等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因为金大发太胖,所以穿上唐装显得分外滑稽,有点像是古代酒楼的胖掌柜,格外喜感!

“你这一身穿的,真该把你派到前院去招待客人。”我看着金大发笑道。

金大发一听这话脸瞬间苦了下来,道:“我说初三呀,你说你结婚就不能穿西装吗?看起来多正式呀,就连我都能沾沾光。我金大发胖归胖。但西装一穿还是像个成功人士的,但你看看这唐装,你和小夏哥显瘦,穿着好看,但我这像什么样子呀!”

“没人非要你穿。你要是不喜欢,去穿西装我们也没意见呀,省的别人背地里笑话你。”我还没来得及接话,前面的江思越就对着金大发打趣道。

金大发胖脸一拉,抬高音量不满道:“我兄弟结婚,再怎么样我能给他掉链子?还有,谁敢笑话我不要紧,可要是敢来这添乱,我老金第二天就把他扔去洛河喂王八!”

“行了行了。”见这对老冤家又快吵起来了,江夏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今天初三大喜的日子,你俩就消停消停,别出来捣乱了,也不怕外人笑话。”

此话一说,二人顿时就消停了许多。不过冷嘲热讽还是免不了的,我没心情去管他俩,此时客厅里还有一个人,正是许久未见的孙蓝衣,她此时看着周边人有些拘束的坐在角落,看着身穿朴素的她,我神情不禁有些恍惚。

这几年,不只是我,连孙蓝衣都成长了许多,回想起那个刁蛮任性的孙蓝衣。和眼前这个安静的有些不像话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

“怎么了,不习惯?”走到孙蓝衣旁边我坐了下来,随后笑脸盈盈的看着她道。

孙蓝衣用手整了整额头的一缕乱发,随后她扭过头,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道:“怎么。是不是感觉很意外?”

我笑了笑,只是神情却有些不自然,因为事情太多,所以我平时和孙蓝衣基本上从未怎么联系,按理说我俩是老乡。关系应该挺好的,可是自从孙蓝衣慢慢开始改变后,我现在对她居然一无所知,回想这个小姑娘一个人在洛阳待了两年,也算是举目无亲,一时间我心中竟然有些愧疚。

不过随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这丝愧疚有些多余,酒吧街醉酒那一天后,我对孙蓝衣有感激,但可并不亏欠她什么,想到这我干脆也落落大方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些意外,我记得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

“当年?”孙蓝衣愣了下,接着面色有些嫣红,道:“诶我说,那事你不会还记着呢吧?”

我点了点头,道:“那时候要不是我机智,恐怕等你们进去后事情要遭,说起来我对你还有救命之恩呢。”

孙蓝衣盯着我的眼睛,神情有些不善的轻声道:“哦?是吗?那小女子要不要以身相许呀?”

我干咳两声,心里不免有些尴尬和庆幸。庆幸蒋明君现在没在我身旁,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孙蓝衣拿起桌上的茶杯泯了一口,看着客厅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轻声道:“我要走了。”

“啊?你走什么呀,最起码也要等到晚上吃完饭呀。”我下意识的说道。

孙蓝衣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说今天,我的意思是过两天我就要离开洛阳了。”

我沉默了片刻,才很是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刚想去总参吗?怎么这下子就要走了。”

孙蓝衣放下茶杯,摇头轻笑道:“申请进入总参的批文已经通过了,说起来要感谢两点。一点是我的祖上,全都根正苗红,给我打了个好底子,另外一个就是你和你的兄弟江夏,我估计如果没有江夏在背地里给我运作的话。我很难进入总参,毕竟总参内部虽然残酷,但一般人想要进去还是要经过严格的筛选。”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正是因为比较了解总参里的环境,所以我才不想孙蓝衣去总参。因为我不想有一天,江夏告诉我孙蓝衣因为意外死了。

我的朋友不多,孙蓝衣算一个,所以如果孙蓝衣死了的话,我绝对会伤心难过很久,但是我知道孙蓝衣如今是外柔内刚,我改变不了她的主意,所以我干脆点头,问道:“去哪?”

“还没定呢,不过知道了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孙蓝衣笑道。

我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一定要去其他地方吗?不如就加入洛阳分局吧,毕竟这里你已经住了两年,情况也算熟悉。”

孙蓝衣只是看着我发笑,被她看了一会我不禁有些浑身发毛,正当我即将忍不住了的时候。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的志向可是很远大的,江夏现在如日中天,在当今的位子上无人能够撼动,但他年纪小,一时半会又很难调上去,所以在当今的这个位置上还要坐个几年。”

“有他在,我的路不就被堵死了吗?所以我要去其他地方,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说着,孙蓝衣笑着张开怀抱,随后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把就将我搂在怀中。

“到时候你再去我那,我就能指着前面,对你说,看吧爱妃,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