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出房门,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略显清凉的夜风让我精神一震,我想了想,去前院看了眼,但此时夜已深,前院除了打理卫生的佣人外,已经再看不到客人的身影了。

转身回到婚房,推开门只见蒋明君还在床边等我,见我回来了,她轻启樱唇,问道:“老爷子怎么样了?”

我揉了揉因酒精而有些发麻的脸。道:“看精神还挺好的。”

蒋明君点了点头,轻笑道:“时候不早了,那就早点睡吧。”

我微微一愣,接着胸口不禁有些燥热。

第二天一早,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发现枕边人已经不见,这时因为昨天饮酒太多,所以强烈的后遗症让我头疼欲裂,随便穿了件外套,我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接着才有些不满的走到了门旁。

打开门,屋外的天色还没完全亮,只是看着佣人急切的面色,我胸中的那丝怒火消失殆尽,忙问道:“你冷静点,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佣人深吸了口气,道:“老,老爷子走了!”

我脑袋轰的一声,眼前一黑感觉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上脑海,我扶着房门,盯着佣人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老爷子走了!现在九爷让我喊您过去,今早我想到老爷子房里换壶热茶。就发现老爷子已经走了!”

佣人话音刚落,我飞快的向龙一的客房跑去,等跑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门外已经围了一圈人。

扒开人群,站在门口的老管家刚想拦我,见到是我后才松了口气,并低声道:“小张爷来啦。九爷正在屋里呢……”

我推开房门,只见姚九指坐在龙一的床边,此时的姚九指老泪纵横,见我来了他用手擦了擦眼角,道:“你,你来啦,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关上房门,我轻轻的走到龙一的床旁,然而龙一此时紧闭着眼,脸上再无一丝生气,他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似乎在睡梦中梦到了什么好事。

不知不觉,我的心脏好似被一只大手给死死攥住了一样,那只大手越来越用力,我的呼吸也愈发急促,姚九指见状连忙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胸口,道:“呼吸放松,呼吸放松!老爷子是带着笑走的,他死而无憾,你这样,万一被老爷子泉下有知,他怎么能够安心?”

姚九指扶着我坐到了椅子上,一上午金大发等人陆陆续续的全来了。但见我失魂落魄,犹如傀儡的木然样子,这些人愣是没敢上来劝我。

中午的时候,姚九指从外面拉来一口棺材,龙一的遗体暂且停在了棺中,接着我们这些人被叫到客厅里。姚九指看着我们沉默了良久,最后才轻声道。

“我知道大家心里都很难过,我也和你们一样,我和张晋自从入了洛阳来,就得了老爷子的诸多照顾,没有老爷子。也没有我姚九指今天。”

“只是,老爷子是寿终正寝,人一生中必经此劫,且老爷子一生纵横捭阖,率性洒脱,也算无憾而终,我们身为晚辈,可以哀伤,可以怀念,但不能因此伤了身子,不然老爷子在天之灵,内心也会不安。”

金大发等人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姚九指向我这里看了一眼,最后他叹了口气,又道:“老爷子的遗体守灵三天,然后入土,这三天……”

“我来。”我看着众人平静道。

“我也来。”墨兰站了起来。

“我也得守,不然对不起老爷子生前对我的照顾。”金大发沉声道。

看着我们都要守灵。姚九指摆了摆手,决断道:“兰儿,大发,小夏还有思越,你们四个今晚守一天就好了,至于初三。他是老爷子生前最疼爱的后人,视如己出,婚礼也是老爷子亲手操办的,这三天灵就让他从头守到尾吧。”

夜晚,我们一行人披麻戴孝坐在灵堂里,身旁的金大发看了眼手表,随后看着我劝道:“初三,你吃点东西吧,这都快两点了,我让厨房做好给你送过来?”

我坐在椅子上摇了摇头,今天大家都没怎么吃东西,我更是没有胃口,经过最初的悲痛后,我现在已经平静了许多,或许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或许是老爷子走的安详,并没有太大负担,让我心中也同样好受了许多。

我坐在灵堂里。一直守到了第二天夜里,金大发等人本来还想陪我一起守的,只是全部被我给劝了回去,因为我就想静静的坐在这里,陪龙一三天。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夜风中带着一丝萧瑟。也带着一丝寒凉,我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坐了一天半,我发现我喜欢上这种一人独处的感觉了,哪怕什么都不去想,但光是陪在龙一身边,我就感觉格外的安心。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一直传到我的身后才停了下来,过了会,只听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说道。

“你好像很虚弱。”

我回头看了眼身后,来人果然是龙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道:“我还以为,你在老爷子走的那天夜里,就已经来过了呢。”

龙二沉默了半响,最后才开口道:“如果他心中有执念不肯放下,我倒是可以接引他前往冥土,但是他心中无憾,已经入了轮回,所以连我也才刚知道这个消息。”

我点了点头,接着倚靠在椅子上,平静的问道:“那你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送故人一程?”

龙二走到龙一的棺边,抚摸了棺身许久。最后他轻叹了口气,道:“我和他有仇,有旧,但没有故,不过既然他已经走了,那无论以前我和他有什么样的过节。也都揭过了,人死如灯灭,没必要再追究了。”

说罢,他看了我一眼,又道:“这对他而言,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我很羡慕他,最起码我死的时候,可没有人不吃不喝的为我守灵两天。”

我笑了笑,从兜里抽出一根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口,才道:“你要是知道老爷子为我都做过什么,你就不会这样吃惊了。”

龙二转身走到我的身边,抬头看了眼天空后,才轻笑道:“我知道一些,不过你应该珍惜龙一走后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最后的礼物?”我疑惑的看了龙二一眼,问道:“你什么意思?”

龙二指了指我,道:“这就是他的礼物,人只有在失去和痛苦中,才会迅速成长起来,那些无所畏惧的人,往往都一无所有。”

“龙一他是死了,不过他死后也仿佛是块磨刀石一样,把你这把尖刀磨的更加锋利。明亮。”

我摇了摇头,反驳道:“一无所有的人确实无所畏惧,但他永远比不上身负羁绊的人。身负羁绊的人虽说要守护的人很多,可是,他为了自己要守护的人,可以想方设法,可以不择手段,可以穷尽自己的智慧甚至赌上自己的性命,这一点,一无所有的人永远办不到,他们只会像个赌鬼,亡命之徒一样去抢,去博。”

龙二挑了挑眉,看着我又问道:“那么,你想当那种人?”

我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后,笑道:“我想当这二者之和。”

龙二点了点头,接着他回身最后看了眼龙一的棺材,道:“行了,我要走了,另外这次来我还要告诉你,那位大人应该快要来见你了,你要做好准备,还有……”

“你刚刚的话很有意思,我会继续期待你的表现,希望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能让我大吃一惊。”

说罢,龙二便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龙二走后,我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将头靠在棺材上,我看着月亮喃喃道:

“老爷子,你在里面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