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秘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可是刘东的后半句话却让我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你说,如果那件事确实让我很感兴趣的话,以前的事我就不和你追究了。”我看着刘东说道。

刘东点了点头,接着他想了想,才徐徐道:“这件事,也是很久以前我爸曾经跟我说过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张爷和九爷去了一个异常凶险的斗里后,张爷重伤从里面逃了出来,接着便忽然从洛阳消失,之后没过多久,你便出现了,并继任东城掌印。”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我怎么可能忘记,那次爷爷和姚九指去的斗正是曹操的七十二疑冢之一,爷爷从里面带出了天官印,但自身也受了重伤,之后他挣扎着回到了老家。将天官印交给我后,自己也在夜里死了。

刘东见我点头,脸上便多了一丝凝重,他看了眼左右,接着低声道:“我要说的这件事。整个洛阳估计只有我和我爸知道,九爷和张爷从那个斗里出来的时候,我爸还是掌印,所以他听闻张爷重伤的时候,还曾登门拜访过。据我爸说,那时候的张爷奄奄一息,面如金纸,所以我爸也没有多心,之后便走了,按理说这应该无事,可是……”

“可是我爸从张爷的家里出来时,发现九爷也正好来了,说来那时也怪,九爷自从回到洛阳后,一直拒门谢客,那次是我爸从他回洛阳后第一次见到他,据我爸说,当时九爷面色苍白似有内伤,出于礼貌我爸还关心的问他身体如何,当时九爷说自己没事,但我爸却从当时九爷说话的状态中判断出来,九爷当时和张爷一样,都身受重伤!”

说到这,刘东抬头看了眼我的脸色,接着才继续道:“那时我爸也没多想,只是以为九爷受伤并没有宣扬出来,所以便也走了,可是后来张爷从洛阳失踪后,期间三龙头会事。商量张爷的事情时,那时候的九爷,居然精神抖擞伤势全无!这件事让我爸当时百思不得其解,按他的话说,以他当时判断的情况来看。九爷的伤势不应该好的那么快……然而,事情就是这么蹊跷。”

刘东说完后,我一直在沉思,这件事虽然很长,但刘东所说的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果姚九指当时真的和我爷爷一样,身受重伤的话,那他的伤势恢复的未免也太快了,这件事的疑点可大可小,往小了说,姚九指和我体质一样,伤势恢复的快,往大了说……

为老爷子守灵三天,让我的状态很差,即便我绞尽脑汁的想这件事最大的疑点在什么地方。可我始终都只能想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再想就如何都抓不住那一缕灵光了。

“你没事吧?”刘东见我长时间都不说话,不禁有些忐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从沉思中抽出神来,我发现眼前已经有些发黑。脑海也有些眩晕感。

扶住柱子,我缓了缓,道:“没事,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说话算话。以前的梁子从今往后一笔勾销,只要你以后别再犯傻,我绝对不会向你动手。”

刘东点了点头,他看我精神状态有些恍惚,便忍不住劝道:“我听别人说,你为龙爷守灵三天滴米未进,我看你身子都快垮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

我深吸了口气,说了声谢谢后,就走出凉亭慢慢向山下走去,走到山脚,我看到路旁停着一排长长的车,简直有些像是停车场了。

揉了揉眼睛,我站在路旁想要拦住一辆出租车,可是一辆奥迪从远处缓缓驶到我的面前。接着车窗打开,慕容云三看着我,道:“还看什么呢?快上车呀。”

我苦笑一声,接着打开车门坐了上去,车子向前驶去。慕容云三沉默了片刻,才扭头看着我道:“我还以为你下来时会哭哭啼啼的跟个小媳妇一样,没想到情况比我想的好多了。”

我苦笑一声,有些感慨的道:“以前我想过很多次,老爷子死后我会怎么样,可是无论我怎么想,老爷子走后,我发现我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也多亏您老一早就给我打预防针,让我做好了心理准备。”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笑道:“人生老病死,都是天数,从古至今能有几人逃得脱天数?其实龙一的结局挺好的,一生中并没有太大的遗憾,虽没有子嗣。可有你这个小家伙晚年陪伴在他膝旁,也算弥补了他的遗憾。”

我揉了揉鼻子,道:“可无论怎么想,老爷子在我心里都跟亲人一样,他一走。我心里一时半会真的接受不了。”

“这倒也是,总之,你要学着自己慢慢走出来。”慕容云三说道。

接着二人又沉默了一会,当我想起刘东刚对我说过的话时,我忍不住全向慕容云三吐露了出来。末了,我问道:“慕容前辈,您看这件事是不是还隐藏着什么?”

慕容云三听罢笑了笑,扭头问我道:“你先回去查查,你爷爷和姚九指从那个斗里出来的时候。一直到姚九指在公共场合现身的时候相距几天。”

我疑惑的看着慕容云三,问道:“您让我查这个干嘛?”

慕容云三指了指我的胸口,笑道:“你在秦陵的时候,秦皇一剑差点要了你的小命,那么重的伤势,你从受伤到大致康复可以走路一共用了几天?”

我微微一愣,接着也明白了慕容云三的意思,那时候我在医院里满打满算也才躺了不过一个星期,之后就能和江夏等人一起去秦陵祭拜公子高了,只要我查查姚九指从受伤到康复用了多久。就应该大致可以得知这里面有没有猫腻了。

虽然这样乍一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慕容前辈,这样做真的保险吗?要知道我的体质可有些特殊呀。”

慕容云三撇了我一眼,道:“你在秦陵重伤昏迷,被人带着才逃了出来。张晋和姚九指还能自己跑出来,要我说,他俩的伤势比你轻多了,你现在的疑心未免也太重了吧?”

我摇了摇头,其实我并不怀疑姚九指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和他相处了两年之久,除了在指使我的方面可能遭人诟病外,其他都没什么问题,一个人如果演技这么好,能够在我面前演两年之久还没有露出任何破绽,那姚九指就直接可以拿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更重要的是,姚九指这个人有龙一为他背书,也是龙一为我找的,在他死后能让我继续倚靠的‘大树’,所以无论从哪点看。姚九指都不会害我。

这件事之所以让我耿耿于怀,是因为我感觉,这里面很可能隐藏着更深层次的秘密,如果我能够找出来的话,真相也许会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看我一脸沉思的模样。慕容云三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你这三天都没合过眼,一定很累,如果想去好好思考,就回去好好睡一觉,等醒来之后再想。”

我点了点头,因为知道自己此时的状态不好,所以我也认同慕容云三的话说的有道理,于是我下定决心,这件事到底如何,等我休息好后再慢慢探查。

车子停在姚记当铺门口,我开门下车看着姚记当铺的牌匾久久不能自语,有些哀伤的打开门,客厅里的摆设一切如常,只是那个老人,却永远回不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