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心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到柜台前,我想了想,绕到柜台后坐了下来,柜台后面的椅子是一把八仙太师椅,据说还是明朝的,这把椅子龙一喜欢的紧,从姚记当铺开始就陪伴在他身旁,算到如今已经陪伴龙一度过了十几年的光阴。

这一年来龙一身体愈发不好,坐不了硬的凳子,所以我曾经做了一个布垫给龙一用,如今这个布垫表面已经被磨花,可以看出龙一从没舍得换过。

正当我缅怀过去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我连忙擦干眼角抬起了头,只见雅静站在门口。看着我神色有些吃惊,道:“没想到你居然比我先到。”

我笑了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雅静耸了耸肩,道:“我是第二批上去祭拜老爷子的人,祭拜完了我就直接回来了。”

说罢她犹豫了片刻。道:“对了,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我去做点饭吧,你吃完后就赶紧上楼休息。”

坦白的说,我此时并没有什么胃口,不过因为有些话想要对雅静说,所以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顿饭做的很快,看得出雅静对这顿饭用了心,三菜一汤,都很清淡,明显考虑到了我此时的心情和胃口。

我自己盛了碗汤,喝了两口,我犹豫了下,放下勺子抬头看向雅静。问道:“你……来当铺已经快有一年了吧?”

正在小口吃饭,一脸心不在焉的雅静愣了下,接着也放下筷子点了点头,道:“已经一年多了。”

我摩挲着下巴,脑海中想好措辞后,道:“老爷子走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雅静沉默着眯了眯眼,过了许久才语气不善的道:“你什么意思?”

见雅静露出这副神情,我心知必须把误会解释清楚,于是我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雅静把筷子往桌上一甩,抱着手露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你家人走后,你一直在姚记当铺帮忙,说实话,我挺感激你的,能在我有任务的时候帮我照顾老爷子。”

“只是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也该为自己考虑了,不谈婚姻大事,最起码你家人留给你的资产你要去好好打理呀。难不成你真想在这个当铺过一辈子?”我盯着雅静认真问道。

雅静沉默了许久,最后她看了眼四周,随即忽然问道:“你这个当铺打不打算卖掉?”

我愣了下,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道:“你。你想干嘛?”

雅静倚在沙发上,笑了笑,道:“开个价吧,把当铺转让给我,至于我以后还在不在当铺。就不劳你操心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劝雅静的念头,道:“这个当铺给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不过你也别多想,你如果真是铁了心打算在当铺里继续生活的话,我肯定会举双手欢迎的,不过我以后出任务的日子比较多,可能不常在当铺,所以当铺的一切就都得由你来打理了。”

雅静面色一缓,冷哼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见雅静不再计较这事,我心里松了口气,匆匆把汤喝完后,我就连忙跑上了楼,一直到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才放下心来。

“她有这么可怕吗?”

进门后。我身旁传来了蒋明君有些好奇的声音。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道:“虽说是为了她好,但毕竟还是有赶人的嫌疑,心里理亏呗,不赶紧溜了还能怎么办。”

蒋明君点了点头。末了她关心的看了眼我的脸色,道:“你赶紧休息吧,老爷子的事你就别难过了,实在忍不住的话就大大方方的哭出来,把事憋在心里太长时间,人是会垮的。”

听罢,我忍住捏了捏蒋明君的脸,笑道:“老爷子走了,是去他应该去的地方了,所以我即便难过。可也知道分寸,如果老爷子真的入了冥土的话,那我才难以接受。”

和蒋明君聊完后,我一个人去卫生间洗澡,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着蒋明君的事情,毕竟蒋明君是荫尸,寿命悠久几乎没有尽头,但这种永生却很残酷,一个正常人能够享受到的东西阴尸永远享受不到,所以秦皇才会这么疯狂的想要重活一世。

如今蒋明君已经成了我的妻子。我自然希望她能够像常人一样生活,这样我就能给她一个真正的人生,然而亡者还阳何其之难,近乎不可能,唯一有希望完成这点的,便唯有那虚无缥缈的九世铜莲了。

想起九世铜莲,我心里愈发沉重,如今铁幕降临,无数强敌虎视眈眈,背后更有帝师这样的幕后黑手在暗中操控着世间局势。想要从中突围而出,又该何其艰难……

轻声感慨一番,我也知道即便如此,这条路也不得不走下去,因为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那为什么不选择继续前进呢,这样即便是死,也死的更有尊严,况且我们这边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李平仙,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洗完澡。我裹着浴巾一头扎进了被窝里,这三天积累的疲劳在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没过多久便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这一觉睡的格外的沉,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异常刺眼。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自己竟然整整睡了一天两夜,此时的时间更是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

苦笑一声,我将手机扔在床上,接着去厕所解决了一下生理需求,洗漱完后,才精神抖擞的下了楼。

刚下楼梯,我就闻到客厅里传来了一股烛香味,一时间我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雅静在我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

“呦。醒啦?我还以为你睡死在床上了呢。”刚到客厅,柜台后面就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只见雅静穿着一身白T恤,老神在在的坐在八仙太师椅上,手里拿着根蒲扇,眼睛微眯显得异常惬意。

“这是你做的?”

我指了指柜台旁边的一个灵牌,上面写着龙一的名字,灵牌前还有一个香灰炉,此时香灰炉里面插着一注快要烧完的残香。

雅静轻轻的点了点头,懒洋洋的说道:“是呀,我不做还指望你来?”

我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从灵牌旁拿出一柱香后,我点燃之后对着灵牌一拜,接着才插入炉中,坐完这一切,我看了雅静一眼,感谢道:“你有心了,本来我也想回头做一个的,没想到你居然也想到了。”

雅静打了个哈欠。胸口鼓鼓囊囊的让我鼻子有些发痒,正当我目光短浅之际,却只听雅静笑道:“老爷子的我已经弄好了,你家媳妇要不要弄个一样的?到时候我也整天给她拜拜。”

想起蒋明君,我整个人冷静了不少,打了个哈哈应付过雅静后,我走出了门,此时车子正停在门外,我直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接着才对着一旁的慕容云三说道:“前辈。麻烦您把我送去九爷那,一些事也是时候交代交代了。”

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笑道:“怎么,关于刘东的那个消息你不打算再去应证一下了?”

我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道:“今天是没机会了,有空以后再说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启动车辆也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到达姚宅后,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这一路上的心情有些激动,又有些感慨,不知道下一个铜莲瓣埋藏地在哪,里面又葬着何人,这其中又牵扯到什么隐秘,每一次探索的期间,紧张和期待就会并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