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李华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会鉴定古董?”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雅静,要知道曾经有段时间龙一想将他鉴定古玩的手艺传给我,但这东西学起来没个四五年根本入不了门,所以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雅静算下来只进了姚记当铺一年多,我还真的不信,她能在这段时间里学会古玩鉴定最重要的望闻听切。

雅静指了指我身旁的慕容云三,得意道:“不信你问慕容前辈,老爷子身体不好的时候,当铺晚上的买卖可全都是我打理的。”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不过看到我一脸挫败的样子。慕容云三不忍道:“你也别太泄气,这丫头是灵狐化身,对古玩上的阴气格外敏感,其实你有阴眼,只要你想的话,你也可以成为一代古玩鉴定大师,不过这种方法只对冥器有用。”

听到这我心里才算好受一点,原来雅静用的办法和我差不多,像土夫子从地下取得的冥器,因为在墓室里封存千年。所以器具上会带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阴气,一般人也许很难感应到,但修炼了阴眼的我却很敏感。

不过这种方法也不是没有缺点,像那些从古时代代传下来的明器,因为和冥器所处环境不一样。所以器具上没有阴气,对于这样的古董,我基本就是个睁眼瞎了。

得知雅静能够分辨冥器的真假后,我也放下心,站起身看着雅静说道:“既然你想收,那你就收吧,我先上去睡了。”

雅静撇了撇嘴,看似有些不开心,我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直接走上了二楼。

回到房间后。我在床上躺了会,但是蒋明君却没有和以往那样立刻出现,这让我心里有些纳闷,这两天也没怎么得罪这个丫头,按理说不应该生闷气才对呀。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却只见床头柜上放着张纸条,我拿起一看,只见纸条上写有几行娟秀的小字,当看清上面的内容后,我心里涌出一股狂喜!

瓶颈松动,不得已要闭关数日,出关时便可白日现行,长伴君侧,期间望君一切安好,静待妾归。

看完后,我心里的欣喜真的不能用言语形容,在此之前,蒋明君的实力按照总参划分的等级来看,是属于s级,虽说已经十分强大。但蒋明君是荫尸,比较特殊,荫尸惧光,无法长时间待在阳光下,这也是为什么蒋明君只有在夜里才能出来的原因之一。

但我之前曾经听慕容云三说过。当荫尸的实力达到ss级后,便能行走在阳光下了,之前我曾经问过蒋明君什么时候才能突破,但蒋明君却只是摇头,这次却给了我一个突然惊喜!

攥着纸条。我脑海中幻想了许多,比如以后可以一起出去逛街,游玩,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她白天只能待在玉佩里,而我也形单影只。

正当我美滋滋的幻想着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蒋明君出现在朋友面前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我虽然心中诧异,不知道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我,但还是穿着拖鞋去开了门。

“你怎么上来了?”

我看着门外的雅静有些吃惊的问道。

雅静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她用手指了指楼下,在我耳旁轻声道:“有一个很神秘的人来找你,说自己是老爷子的旧部下。”

听到这我有些迷茫了,龙一的旧部下?这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在我印象中。龙一生前天天待在当铺里,平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般也没见有自称是他老部下的人来找过他,怎么龙一刚走,就有人来了呢?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在西安的时候,龙一向我袒露心扉时透露出来的信息,根据他当初话里的意思来看,龙一虽说表面上一副不理世事的样子,但暗地里手里也捏着一股力量,甚至他还十分自信的说,要是姚九指当初露出了马脚,凭借他手里的力量,可以让姚九指人间蒸发!

想到这,我心里已经有了些眉目。从屋里披了件外套后,我一边往下走,一边向雅静说道:“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这事,应该是自己人,等下把门关上。让我和他好好聊聊。”

走到客厅里,我看到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看模样三四十岁,国字脸,身材高大魁梧。而且他坐姿端正,一看就是军伍出身。

坐到他面前,我笑着递给了他一根烟,道:“您怎么称呼?”

男人双手接过香烟,面上毫无表情。严肃道:“小张爷,我叫李华容,您叫我老李就行了。”

我忙摆了摆手,笑道:“李哥你可别这么说,什么小张爷,这都是道上乱叫的,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

男人听罢愣了下,接着他将香烟放到桌上,看着我紧皱眉头,道:“小张爷,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别人叫您小张爷,是因为您的地位和资历在那摆着呢,人谦虚可以,但如果谦虚过头了。一些阿猫阿狗就会以为您是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一下。”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经过这番短暂的交流,我也总算大致摸清这个李华容是个什么脾气了,于是我直接绕过这个话题。直接问道:“李哥,那咱就不说这事了,你说你是老爷子的老部下,可老爷子退位后,西城不是交由九爷来执掌了吗?”

李华容点了点头。道:“没错,龙爷无后,所以收山后就将掌印位交给了九爷,九爷因为有张爷龙爷的支持,所以也坐稳了西城掌印的位子,不过当初龙爷收山的时候,我们几个曾受过龙爷大恩的人便离开了西城,这几年一直在帮龙爷做事。”

“帮老爷子做事?”我挑挑眉,笑道:“能冒昧的问下,具体是做什么事吗?”

“杀人。”

李华容说这番话的时候。面上波澜不惊,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让我眉头直跳,虽说我也杀过几个人,但我还是无法像李华容这样习以为常。李华容,即便我不猜,也能知道这是一个在刀口舔血混饭吃的人物。

摩挲着下巴,我看了李华容一会,接着我想了想,才问道:“那李哥,老爷子现在已经走了,不知道您现在找我,是为了?……”

李华容没有丝毫犹豫,看着我径直道:“龙爷在临死前,曾给我们下了最后一道命令,他让我们辅佐您五年,五年后,我们这帮兄弟也该散了,所以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告诉您这件事情。”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脑海中又不由的浮起了那个老人的面庞,末了我对着李华容点了点头,笑道:“行,李哥。我知道。”

李华容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条,接着将纸条递给了我,我看了一眼,纸条上写着一串数字,看起来像电话号码。

“以后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麻烦,可以打这个电话,其余一切事情交由我们处理就好了。”

我将纸条塞进怀里,想了片刻,我才对着李华容道:“我这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帮忙,不过不是杀人,只是让你们去帮我查一件事情。”

“小张爷您说。”李华容道。

我走到李华容的身旁,在他耳旁轻声说了几句话,也不是别的,就是让他帮我查查,我爷爷和姚九指从曹操疑冢出来的时间,到姚九指首次在公共场合现身总共间隔了多少天。

李华容听完后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到最后他丝毫犹豫都没,直接道:“这件事我有印象,从张爷重伤回洛阳,到九爷现身三龙头会议,期间一共是24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