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家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记得这么清楚?”我下意识的问道。

李华容点了点头,道:“张爷受伤,还有三龙头会事都是大事件,我们是在暗地里讨饭吃的,对这些大事记的都比较清楚。”

李华容说完后,我陷入了沉思之中,相距二十四天,也就是说,只要姚九指当时没有生命垂危,那么这二十四天的时间也足够他的伤好个七七八八了。

按理说。得知这点后我应该把这件事给放下,但不知道为什么,刘东的话始终如一根刺一样扎在我心里。

“小张爷,您怎么了?”看我神情不对,李华容问道。

我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摆手道:“没什么,脑子里在想一件事情,情不自禁走神了。”

李华容听罢站起身,看着我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您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出手的,打个电话即可。”

我点了点头,亲自将李华容送出了门,看着李华容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我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我点了根烟,看着半空中缕缕青烟一时间走了神,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才回过神来。

“谈的怎么样?”

一身便服的慕容云三坐在我的对面,笑脸盈盈的看着我问。

我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这李华容不是一般人,应该是军中出来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军人,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老爷子认识的。”

慕容云三笑着倒了两杯水。推给我一杯后,自己才喝了两口,看着慕容云三我想了想,又忍不住道:“这个人看似恭敬,但其实挺傲的,如果不是老爷子临死前让他们帮我五年的话,他今天根本不会来。”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平静的道:“这个人确实不简单,一身煞气很重,放在古时就是一员猛将,这种人心里都有傲气,你年纪这么轻,他又没跟你接触过,看不上你也是应该的。”

我揉了揉鼻子,道:“总之也无所谓了,他们以前是帮老爷子干脏活的,但现在东西两城由九爷打理,一直都没出什么岔子,所以我暂时不需要掺搅其中,也没什么脏活能给他们干的。”

“如果在几天前。也许我会让他们去把刘东给除了,但刘东现在也识趣的很,所以我现在想对付的人不多,可我想对付的人他们也对付不了,总之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待我说完后,慕容云三摇了摇头,一脸意味深长的道:“听我的,留着吧。以后会有用的,这种能帮你干脏活的人最为珍贵,既然他们是龙一死前留给你的,就说明他们嘴巴很牢,这是一把刀,即便用不上,可也得留在身旁,有朝一日是能够防身的。”

想了想,我认同了慕容云三这个观点,将这个号码存在手机里。并备注一个1后,我将纸条点燃放进了烟灰缸里,一直看它变为灰烬,我才向慕容云三告辞回到了楼上。

第二天清早,我精神饱满的起了床。去卫生间洗漱之后,我去楼下给龙一的灵牌上了注香。

这时候的当铺大门开着,而客厅里不见雅静的身影,看了眼表,我推断雅静多半出去买早点去了。趁着这段时间,我坐在沙发上给江夏打了个电话。

“喂,初三你起的这么早呀?”

手机嘟嘟两声,电话那头就被人接通了,江夏的声音显得有些喘,我笑了笑,道:“小夏哥,晨练呢?”

“对呀,再跑两圈就要回家了,你现在怎么样呀?”电话那头的江夏关切的问道。

我轻吸了口气。若无其事的道:“放心吧,我也不小了,一些事情我都明白,已经从老爷子的事里面走出来了。”

“那就好,老爷子是寿终正寝。你应该明白,大家未来都会有这一天。”江夏说到这顿了顿,又道:“对了,还没问呢,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有事?”

即便江夏不在我面前。可我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对,确实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等会我给大发墨兰都打个电话,晚上大家一起去皇朝。商量商量你家族禁地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那边,我听到江夏的步伐猛地停住,过了片刻,江夏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初三,谢谢你。”

我轻笑一声,道:“没事,回头请我吃个饭就行。”

和江夏聊了一会,约定好时间后,我便将手机给挂掉了,这时雅静也拎着一份早餐走了进来,刚进来的她没注意到坐在门旁的我,于是我伸手一把抢过雅静手里的早餐,放在身后护了起来。

“初三!!!”

只听一声能把房顶给掀开的娇斥传来,让我耳膜都有些发鸣。雅静张牙舞爪的扑到我身上,一时间没预料到她反应会这么激烈的我瞬间懵比,被雅静又抓又咬,没过多大会便遍体鳞伤了。

最终,看着得意洋洋。拿着油条小口小口吃着的雅静,我望了眼满是淤青的咬痕和抓痕的手臂时,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

“让你抢姑奶奶的早点,这下乖了吧?”雅静喝了口豆浆后,看到我的面色不平。不禁冲我媚笑道:“怎么,想咬我呀?来呀!如果你不怕你家里那位吃醋的话,人家夜里给你留门都行。”

听到后半句话时,我头皮有些发麻,只能冷哼一声,道:“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咬人呀?你特么属狗的呀?”

雅静一边吃包子,一边满不在乎的道:“是又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狐狸本来就是犬科动物吗?”

我愣了下,下意识的道:“什么?不是猫科动物吗?”

雅静:“……”

回楼上换了件衬衫,遮掩住满是伤痕的手臂。我才满心悲愤的去外面买了份早点,想当初龙一在的时候,雅静从不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如今龙一走了,雅静好似翻身一变成了当铺的女掌柜。我这个当了几年伙计,从没翻身过的人自然是有苦难言。

夜晚,慕容云三载着我来到了皇朝酒吧门口,我开车下门后就走了进去,因为晚饭到底谁做的问题,我和雅静争吵了许久,以至于我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许多才到。

一进门,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迎面而来,我皱了皱眉头,快步走到了约定好的包间,这个包间隔音效果非常好,让我刚进去就感觉跟换了个环境一样。

“卧槽!初三,你特么可算来了,你自己看看表,我们酒都喝一箱了。”包间里。金大发指了指桌上的空酒瓶。

我挠了挠头,干咳两声才歉意道:“不好意思,因为一些别的事耽误了,我自罚一瓶,这样总行了吧。”

说罢。我走到众人的身旁,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然而等我喝完酒正抹着嘴的时候,只见一桌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我的手臂。

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只见袖子因为仰头喝酒所以往下坠了点,正好露出一截满是伤痕的手臂。

我正想用手把袖子拉下去,金大发就一把抓住我的手,接着把袖子撸了下去,当看到我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伤痕时,金大发倒抽了口冷气,道:“初三……你被家暴了?”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江夏都紧皱着眉头,不满道:“这明君下手也太重了吧,夫妻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我记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呀。”

看到众人越想越歪,本想蒙混过关的我终于知道这事糊弄不过去了,最终我只能硬着头皮,道:“你们别误会了,这不是明君下的手。”

话音刚落,只见这一桌子的人,目光忽然变的十分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