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第一代发丘天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泽冷静下来之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良久,最终他抬头看向我,道:“没错,那个人确实和你们天官一脉有些关系,准确的说是有很大的关系。”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孟如龙?”

我微微一愣,道:“孟如龙?是不是被曹操设计伏杀的四大隐士之一?”

江泽点了点头,叹道:“没错,另外这个孟如龙除了四大隐士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第一代发丘天官。”

听到这我真的有些震惊了,第一代发丘天官?以前我仅仅只是知道他是四大隐士之一,可还真没想到他居然也是第一代发丘天官。

“孟如龙,魏国并州人士,在并州享有很高的声望地位。一度被许多百姓认为是活神仙,以至于民间百姓家里有不少都供奉着孟如龙的牌位,不仅如此,孟如龙还是当时的四大隐士之首。”

“孟如龙的年龄和具体信息如今已经无从考证,我只知道原本淡泊名利。一心修道的孟如龙在曹操设宴,二人密谈一夜后就欣然接受了曹操的重用,也正是他的原因,影长空,刘千。李自训三人才接受曹操的邀请,这四人联手,号召天下隐士尽归曹营,也正因这些隐士的到来,才奠定了如今发丘和摸金的传世之基。”

待江泽说完后,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震惊的问:“你不要告诉我,你们禁地关着的那位就是孟如龙。”

江泽沉默着点了点头。

一时间,我内心有些复杂,之前我只是以为江家禁地和我们天官一脉有些关系。却没想到关系这么大,里面关着的人居然是我们天官的祖师爷。

想到这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吃味,如果我帮了江夏他们的话,算不算是背叛师门欺师灭祖?毕竟我如今可是天官的第n代传人。

“我能问您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我们天官的祖师爷被江家困了千年之久?”我心情异常复杂的问道。

江泽脸上有些尴尬,他干咳两声,轻声道:“说实话,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太乱了,再加上历代江家家主刻意的隐瞒,所以我知道的其实并不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孟如龙和我们江家有很大的过节,注意,是很大!”

我一句废话差点脱口而出,要不是有很大的过节,孟如龙至于对江家这么仇大苦深吗?千年阴魂不散不说,还必须时时刻刻喝江家嫡系的血,吃江家嫡系的肉。不然就会暴走,这何止是有过节,简直就是血海深仇呀!

深吸了口气,我有些无力的道:“也就是从那时起,江家嫡系才每代必出一个双生子?”

江泽沉重的点了点头。

我有些牙疼的看着江泽。道:“江叔,您能实话跟我说,你们江家到底和我们发丘的祖师爷有多大的仇?以至于他到了现在还不肯放过你们?”

江泽摇了摇头,也颇为无奈的说道:“当年终究是一个乱世,兵荒马乱的。发生了什么已经不为人知了。”

说到这时,江泽看了我一眼,声音有些沉重的道:“不过,初三我有一点不会瞒着你,那就是我们江家先祖很可能做了对不起孟如龙的事,因为先祖临死前,曾抓住下一任家主的手含泪说,这是他欠孟如龙以及发丘一脉的,所以我们江家有报应是正常的,他死后要求把自己的遗体送入禁地。希望用自己来平息孟如龙的怨恨。”

“结果呢?”我冷不丁的问道。

江泽苦笑一声,道:“结果是,孟如龙的怨恨并没有被平息,反而愈演愈烈,从先祖那辈开始。我们江家之后的每代都会出现一个双生子,刚开始我们没有在意,只是以为天眷江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渐渐发现。这并不是天眷,而是一种惩罚。”

我摸着下巴,内心已经有了一些眉目,要知道我是发丘,而江家呢?江家是摸金一系!发丘的最初成员全是各地的隐士高人。这些隐士四处挖坟凿墓,积累起经验后渐渐衍生出了一些墓中秘术,以这些秘术和前人的经验为基础,发丘中郎将才应运而生。

但因为发丘人数终究太少,而且曹操也有心想要牵制发丘。所以派了很多官兵前往发丘学习斗中之术,因为这些人都是军旅出身,再加上年龄偏低,所以自然而然的便聚在了一起,刚开始还没什么,只是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以当年的那些官兵为首,摸金一系才应运而出,发丘摸金看似不同,但其实同出一源。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最初的摸金校尉都是发丘一脉的弟子,而根据江泽之前的话语,以及发丘一脉最终的结局来看,一些事情其实并不难推断。

很可能,当初在发丘遭难的前夕。江家先祖出卖了发丘,出卖了孟如龙,以至于官兵围剿,发丘一脉损失殆尽,如此血海深仇,孟如龙死后当然会发狂发疯,即便换作是我,如果遭受了这等背叛,也会从地下钻出来掐死背叛我的仇人。

当然了,这些都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孟如龙不说的话,真相很可能要被永远的埋葬。

想着想着,我心中忽然有一个疑惑,便看着江泽问道:“江叔,你们江家一直以来都束手无策,那个孟如龙就真的这么厉害吗?”

江泽点了点头,无奈道:“是的,它的强大远超乎你们的想象,所以我才不让小夏和思越去,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去送死。”

“以江家如今的强大都对孟如龙束手无策,那我想问一问,在千年前,江家的先祖究竟用的什么手段,才把孟如龙给困了起来呢?还有,困可比杀难多了。当初既然能把它困起来,那为什么就不杀了他呢?”我逼问道。

“不是我们不想,而是我们根本就没那个能力,因为困住孟如龙的人,本来就不是我们。”江泽低声道。

“什么?”我愣了一下。缓过神来连忙问道:“不是你们还能是谁?”

江泽叹了口气,道:“真的不是我们,孟如龙尸变之后,对我们江家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打击,一开始我们损失惨重,却对这种局面无能为力,就当我们绝望之际,有个人出现了。”

“谁?!”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从祖上并没有传下来。似乎牵扯到了什么大人物,不过我爸曾经跟我说过,我爷爷那时禁地出过一段时间的岔子,所以他不得不去禁地待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他好像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我爷爷出来后顺着这条线索一直往下查,查到最后却忽然销毁了所有的材料,而且他致死都没有把那个人是谁告诉给我爸,真真正正的把这个秘密带进了棺材里,他还嘱咐过我爸,说如果不想让整个江家万劫不复,就永远不要再去追查这件事情。”

江泽说完后,我陷入了沉思,如今仔细一看,江家禁地的这件事浑身上下都满是疑点。而且我很好奇当年那个帮着江家封困了孟如龙的人究竟是谁,居然能用一己之力,封困住让整个江家都束手无策的孟如龙,而且江泽的爷爷,居然因为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而终生不敢将其吐露,一生守口如瓶只为不给江家惹来大祸。

要知道,江家以前可是国家用来监视,调节四龙头的‘御史’,其在洛阳盘踞上千年,势力根深蒂固遍布洛阳各个领域,可以说即便是总参也得给江家三分薄面,可即便如此,能让江泽的爷爷,如今忌惮,或者说恐惧的人,究竟是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