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三戒和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缓缓向这二人走去,我登时就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和尚,竟然就是许久未见的三戒和尚!

“大师,您确定这样做真的能得福报吗?”三戒和尚对面的那个男子低声问道。

三戒和尚一手拿个小本本,一手拿根笔,听完他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阿弥陀佛,施主所言没错,如果贫僧没有猜错的话,施主您做的职业应该是和死人打交道,而且观你身上富气不多。下辈子别说大富大贵了,能不能进人间道还不好说呢,所以贫僧才让施主献点爱心,多积福报,下辈子能有个好去处。”

男子听完后接过本子看了一眼,接着倒抽了一口冷气,拿着笔迟迟都没敢往下写。

“施主,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施主切勿着相呀!”三戒和尚语重心长的说道。

男子听罢一咬牙,颤抖着手在本子上噌噌写了几笔后,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叠现金。从里面数了两千后,才将钱递给三戒和尚。

三戒和尚接过钱,口中说了句阿弥陀佛,才弯腰对男子说道:“施主此行甚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施主,以后切记要多积阴德,福报,以求来生有个好前程,即便不求来生,但只要施主您今生好事做多了,晚年也会有个好晚景的。”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男子一顿千恩万谢。就差给三戒和尚跪地上磕几个头了,待男子走后,这三戒和尚又往左右望了望,看到我后,他下意识的道:“这位施主请……卧槽,初三!”

我神色怪异的走到三戒和尚的身旁,从他手中接过本子后,我往上面瞄了一眼,看清这上面的数字后,我也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只见这本子上,最低的数额都是一千起,甚至不乏上万一笔的款额,拿着本子,我颇为蛋疼的看着三戒和尚,道:“三戒,你不是在瓦官寺吗?怎么来洛阳了?”

三戒和尚尴尬的咳了两声,道:“这个……唉,经营不善,连贫僧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证了,迫不得已,贫僧只能出来化缘了。”

我无语的点了点头,拿着本子拍了拍手,道:“业务不错呀,我勒个去,就这一页,特么少说也得十几万吧,我再翻翻呀……唉!你别抢呀!”

三戒和尚连忙把本子塞进怀里,苦笑道:“诶,施主,这些钱贫僧可一毛钱没动呀。全捐了,平时我就自己一边化缘,一边捡瓶子,到了晚上卖了瓶子差不多能顾住贫僧的吃喝。”

我往三戒和尚的腰间瞄了一眼,发现他腰里果然绑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鼓鼓囊囊的。一看就装了不少瓶子。

其实对于三戒和尚的品行,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之所以那样说,只是逗逗他罢了,想了想,我摆手道:“行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对了,你化缘也跑不到洛阳来呀,南京那边不是挺好的吗?”

三戒和尚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这次来洛阳,一是为了化缘,这二嘛,则是为了施主你。”

“为了我?”我指了指自己,有些一头雾水的道:“到底怎么了?你好好跟我说说。”

三戒和尚想了想,道:“半个月前,贫僧掐指一算。算到施主有事需要我,而且此事非同小可,所以贫僧就日夜兼程的赶了过来,本来想中午就过去的,没想到这么巧,施主你居然已经找到了贫僧。”

三戒和尚的话让我心头一震。我连忙抓住三戒和尚的手,凝重道:“三戒,你知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

三戒和尚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道:“阿弥陀佛,施主,请恕贫僧能力不足。因贫僧修行尚浅,所以算不出具体所为何事。”

一听这话我心头凉了半截,事?我现在的事可多了,江家禁地,曹操冢,哦。唐果的事也算一件,我哪知道三戒和尚到底那件事情上能够帮到我?

想了许久,我感觉三戒和尚最有可能帮到我的地方,应该就是在江家禁地里了,因为江家禁地的事我已经着手准备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过几天就要去了,而三戒和尚恰巧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所以很难说他说的到底是不是这件事。

想了会儿,我决定回去后和众人商量商量,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去禁地的时候把三戒和尚也带上。

想到这。我心里差不多有了主意,对着三戒和尚笑了笑,道:“这样吧三戒,你这次能来帮我,我感激不尽,你不是需要捐款吗?我个人出资五百万。另外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家吧,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也好叫上你。”

“阿弥陀佛,施主,此举大善。”三戒和尚双手合十,对着我深深地鞠了个躬,起身后,他犹豫了片刻,才又道:“不过,有件事我们需要商量一下,那就是贫僧不能住在施主家,如果施主有什么事的话,就来这个公园找贫僧。贫僧白天在这个公园里化缘,晚上会睡在那张椅子上,无论何时,施主都能来找到贫僧。”

“为什么呀?!”我吃惊呢看着三戒和尚,道:“你哪怕不是来帮我的,可是你既然从南京来了,那就是我的客人,我的朋友,我怎么能看着你睡公园呢?不行!你得跟我回去。”

三戒和尚摆了摆手,苦笑道:“初三,我知道你的意思,只不过,你就别倔了,如果我顺了你的意思,那你就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害我了,我可不想十年修行毁于一旦。”

三戒这次连贫僧都不自称了,我也明白他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犹豫了片刻,我看着他试探道:“真不行?不住我家,住酒店也不行?”

“不行!”三戒和尚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好吧!你开心就好。”我苦笑的摊开手,无奈道:“你们这群和尚呀,真的一点都不懂变通。”

三戒嘿嘿一笑,但却丝毫不恼的道:“阿弥陀佛,这就是修行,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其实修行也一样,需将一切抛之脑后,一心寻求大道,如此才可能有所成就。”

见三戒和尚连大道都抛出来了,我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正当我想先回去的时候,三戒和尚却犹豫了下,看着我道:“另外,贫僧需要告诉施主。这次贫僧来帮助施主的事情,虽说非同小可,却并不太急,施主您自己把握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向三戒和尚告辞后,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回了当铺,见我回来了,雅静在柜台后面笑道:“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被哪个壮汉拖去小巷子里面谈哲学去了?”

我菊花一紧,没好气的道:“你别跟我扯犊子呀,我心里正烦着呢。”

雅静撇了撇嘴,带着一抹嘲讽。道:“是呀,这事摊谁身上都得心烦,理解,我理解~”

我无奈的捂住了脸,道:“行,我说不过你。我走行了吧,您老自己留在这里看店去吧。”

“不许走!”

雅静猛地拍了下柜台,杀气腾腾的道:“天天不见人影,让老娘自己看店,以前你有任务也就罢了,现在还不许替老娘分担分担?我不管。你要是敢走,今晚我就把门锁起来,你找别处睡去!”

我怒极反笑,不回来就不回来,锁起来就锁起来,大不了晚上和三戒一起睡公园去!

想到这。我大手一挥,冲着楼上喊道:“慕容前辈,快下来!咱们有事出去!晚上不回来了!”

说罢,我挑衅的看了雅静一眼。

雅静沉默了半响,忽然问道:“你是要去带唐果去游乐园?”

我冷哼一声,随即点了点头。

雅静听罢眼睛忽然化成了一汪春水,整个人变得可怜兮兮的,看着我道:“初三哥哥,人家也想去,你带人家一起去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