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等一个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走廊里不停的徘徊,当我再一次掏出烟盒的时候,盒子里面却只有一根烟了,将最后根烟叼在嘴里,我心里十分沉重。

“你不给唐宇那个小子打个电话?”慕容云三在我身后说道。

我深吸口气,摇了摇头,道:“说实在的,我现在真的不敢给他打电话,你要知道,唐果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如果他知道了唐果的情况,那他会疯的……”

慕容云三摊了摊手,无奈道:“可是这个消息你迟早要告诉他的。”

我揉了揉脸,感觉浑身都异常的疲惫,我现在根本就不敢去想以后的事情。

终于,手术室的门被推了开来,看着手里拿着个本子,脸上戴着口罩的医生,我连忙走过去道:“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我一眼,很是疑惑的道:“你是病人的男朋友?”

我摇了摇头,道:“我是她哥哥。”

医生点了点头,接着带我走进了办公室,进去后他将本子扔在桌子上,叹道:“麻烦你将你妹妹昏迷前的情况说一下。”

我想了想,将和唐果一起坐过山车的经历告诉给了医生,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医生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道:“如果是你说的情况,那病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病人她并不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她是用脑过度陷入了昏迷。”

“用脑过度?!”我脑子一抽,完全不知道用脑过度和唐果之前经历的事情有什么关联,什么时候坐个过山车也会导致用脑过度了?

“没错。”医生又点了点头,眉头紧锁的道:“用脑过度一般会出现在面临高考的高三学生身上。因为在高考前他们需要进行大量的复习,可是你朋友的情况和他们一比简直是太夸张了,我很难跟你形容,总之……病人是在短短的十几秒里大脑高度运转,导致严重的疲劳负荷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我松了口气,道:“那这么一说,她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对吧?”

医生摇了摇头,很是严肃的道:“我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病人的情况比你想象的要严重许多,甚至……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

我如遭雷击,脑海里一片空白,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连忙看着医生说道:“求,求求你们!一定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如果这里的治疗条件不够,那我可以安排病人转院,美国,德国都行!”

医生叹了口气,道:“我们自然会尽最大的努力,只是病人的情况很复杂。因为巨量的负荷,所以她的大脑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中了,即便你们把她送去了国外,最后救回了一条命,她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说到这。他看了眼我的脸色,又安慰道:“不过经过我们的努力,病人应该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她能不能醒,什么时候醒都是个问题。虽然病人的情况很不可思议,也很不乐观,但从理论上来说,病人还是有苏醒的机会的。”

我愣愣的走出了办公室,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整个人都好似丢失了灵魂。我无法想象,无法想象那个如茉莉一般的女孩如果永远无法醒来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我更无法想象,如今只有唐果这一个依靠的唐宇,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内心会有多么崩溃。

“唐果她怎么样了?”

雅静站在我的身前,见我迟迟不说话,她用手抓住我的肩膀,大声道:“你说话呀!你别吓我!”

“我不知道。”轻声说了这么一句,我抱住脑袋,闭着眼喃喃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最后我听到了面前传来一阵轻轻的抽泣声,抬起头,我看着雅静脸上满是泪痕,她捂着嘴,红着眼眶,嘴里颤抖道:“对,对不起,我不知道结果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心里软了一下,有些疲惫的道:“你先回去吧,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唐果的情况现在还说不清,需要医生给出进一步的分析,你回去好好休息下吧。”

雅静摇了摇头,坚定的道:“我不走,这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的。”

很是烦恼的叹了口气。我直接站起身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犹豫良久,我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怎么有什么事吗?”电话里的唐宇语气很是不善的问道:“还有,我现在在家,唐果怎么不见了?你可别跟我说不知道,要是没有你,唐果能在家里待上几个月都不出门。”

我深吸了口气,感觉喉咙有些堵,这时候唐宇似乎从我的情绪中听出了些不对劲的地方,紧张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唐,唐果出事了……”我轻声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最后唐宇以一种表面平静,但内里波涛汹涌的口吻道:“你们现在在哪?”

把医院位置告诉唐宇后,没过多久,唐宇就兴冲冲的来了,一见面,他立马向我冲了过来,接着狠狠一拳将我打倒在了地上。

“说,到底怎么回事。”

唐宇打我的拳头有些颤抖,但他神情却冰冷无比,如果他手里有一把枪的话,我毫不怀疑他会立马把我崩了。

吐了口血,我将今天带唐果去玩的事情,还有医生的分析报告说给了唐宇听,唐宇听完面上一片木然,看着我轻声的问道:“也就是说,我的女儿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了。

“张初三,你最好祈祷,如果我的女儿再也醒不过来了。那无论你在哪,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会干掉你的,我发誓。”

唐宇轻声说完后,就坐在了走廊的椅子上,他坐姿端正,犹如一具没有生命的雕塑。

过了许久,当手术室再次打开的时候,主治医师极其疲惫的走了出来,唐宇一个箭步窜了上去,紧张万分的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看了唐宇一眼,摇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我还是那句话,能不能醒过来就只能全看天意了。”

说罢他犹豫了一下。道:“病人等下会转到监护室,你们可以去探望一下。”

待主治医生走后,唐宇原本挺拔的身躯一下子弯了下来,背也有些驼,仿佛一瞬间老了二十岁一样。

在病房里,我总算看到了唐果,她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双眼被缠上了一圈洁白的纱布,唐宇坐在病床旁,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唐果,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

一整天,唐宇坐在病床前一动不动,是真的没有动过,犹如木头人一般,我也和他以及雅静一起在病房里待了一天。正当我脑海空空一片,不敢再去看一眼病床上的那个女孩时,唐宇却沙哑着嗓子,道:“你们两个,回去吧。”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雅静却看着唐宇轻声道:“唐大哥,这事其实从一开始就怪我,如果不是我要去坐过山车的话,唐果根本就不会出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我想多陪唐果一会,就一会……”

“求你们了,出去,让我单独陪她一会。”唐宇木然的道。

看雅静还想说些什么,我无奈的站起了身,道:“走吧,给他一点空间。”

从病房里出来后,我坐在了有些清冷的走廊椅子上,雅静看了我一眼,忍不住道:“要不你先回去吧,今晚我在这边看着,你明天再来,咱俩轮换着,这边不能少人。”

我摇了摇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走廊后,我轻声道:“你先回去。”

“你呢?”

“我等人,等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