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爱恨痴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那个离当铺不是很远的公园,我付了钱就匆匆下了车,在公园里没找多久,我就看到在一张椅子上正午睡着的三戒和尚。

我用手推了推三戒和尚,他揉了揉眼,嘴里呢喃着一些我听不懂的梦话,翻个身居然没理我,我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也没那么多时间叫他,直接一推将三戒和尚推到了地上。

“卧……槽。”三戒和尚刚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是我后,怒气冲冲的脸上一僵。他挠了挠头,惊疑不定的道:“初,初三?刚刚是我自己掉下来的?”

“是是是!你现在赶紧跟我走!”

说着,我拉住三戒和尚就往公园外走,三戒和尚有些摸不清头脑,疑惑道,“初三,你这是怎么的?急急忙忙的出什么事了吗?还有,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没和三戒和尚纠结我的伤势问题,我一边带他走,一边跟他讲解我此时面临的困境,将情况大致说完后。我看着三戒和尚严肃道:“三戒,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汉超转世,但现在能够帮我的,也只有你一个了。”

沉默了许久的三戒和尚点了点头,道:“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放心好了,只要此事贫僧能够帮忙,就绝不会推脱。”

到了医院,我匆匆拉着三戒和尚到了唐果病房门口,但三戒和尚却停住了脚步,指着我的手严肃道:“施主。你还是快去包扎一下伤口吧,至于里面的事,贫僧先进去看看。”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发现手上的伤口还在往外不停的流着血,考虑了下,我点了点头。道:“那行,麻烦你了,你先进去,我伤口包扎好就来。”

说罢,我匆匆的去找护士包扎伤口,连号都来不及排,也幸好这家医院和姚九指关系不一般,所以要做一些事也方便许多,包扎好伤口,我匆匆回到了唐果的病房,然而一进门,我就看到了一副让我又惊又喜的场景。

只见三戒和尚正坐在唐果的病床旁,而雅静和唐宇此时都站在一旁,面上的表情十分凝重,更为重要的是,之前还昏迷不醒的唐果,此时居然睁开了眼,而她眼睛上的纱布,也不知道被谁解开放到了一旁,虽说唐果醒了,但让我心里发凉的是,唐果的那双眼睛,居然只有眼白!

更加诡异的是,三戒和尚正和唐果对视。二人谁都没有说话,陷入了十分诡异的沉默,我看到唐果的异样时,忍不住偷偷开了阴眼,在阴眼下,唐果浑身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这让我瞬间明白,躺在病床上的人,其实不是唐果,是所发!

就在我心里一片骇然的时候,‘唐果’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那双眼睛在阴眼下并不是白色。而是一片漆黑,比最黑的夜还要漆黑,仿佛看上一眼,整个人的灵魂就要沉浸其中。

“别伤害他,他是我朋友。”

正当这千钧一发之际,‘唐果’面前的三戒和尚忽然轻声道。

‘唐果’一言不发。但听了三戒和尚的话还是乖乖扭过了头,从她的眼睛中挣脱而出,我居然起了一身冷汗,而且浑身异常酸疼犹如经历了一场大战。

“你们先出去吧,今晚晚上十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再进来。”三戒和尚对我们说道。

我犹豫了下,接着扭头看了眼唐宇,唐宇的面色也有些挣扎,但最后他点了点头,轻声道:“知道了,这就多麻烦您了。”

说罢,唐宇转身走了出去,我和雅静对视一眼,接着也一起走出了病房,将这里留给三戒和唐果,不对,是所发。

医院走廊里,我看了眼不远处的唐宇,却发现他低着头,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叹了口气,我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独自点上一根,随即陷入了心事。

坦白的说,我和江夏找了许久,甚至姚九指的资源也在帮我寻找,但东西两城再加上总参,找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却从没找到丝毫线索。

毕竟,我要找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一个人的转世,转世一说本就虚无缥缈,有没有还是两说,即便是有,我们也不知道,大海捞针都谈不上,因为针是真的存在的。而汉超转世,却有可能有,有可能没有。

正是因为难度太大,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对这事有些绝望,我知道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所谓转世之人的难度。所以这两年即便江夏那边始终没传来什么消息,可我却从来没有催促过他,然而正当我即将绝望的时候,却没想到世事居然这样奇妙。

三戒和尚,我真的没想到三戒和尚居然是汉超的转世,此时我已经毫不怀疑他的身份了。因为如果他不是汉超转世的话,唐果体内的所发残魂根本不会被惊醒,如今我只需要考虑一点,那就是残魂消失之后,唐果能不能顺利醒来。

病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传来一点声音。我都怀疑所发和三戒是不是还跟我们出来之前一样,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仔细一想我感觉这件事还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这两个人难道要一直瞪到午夜十二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晚上的时候雅静还跑下去买了两份饭,只是我和唐宇都没什么心思吃,看着时间来到十一点五十分,我们三人几乎同时站起了身。

走进病房里,我发现自己的猜测被证实了,因为这两个人确实还跟我们出去前一样,正在彼此对视。见我们进来了,三戒和尚叹了口气,轻声道:“阿弥陀佛,施主,请跟贫僧走吧。”

床上的唐果一动不动,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三戒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错过好时候,就只能等明天了,施主,与其纠纠缠缠,何不利落斩断?起来吧,贫僧送你最后一程。”

床上的唐果忽然摇了摇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也可能是苦笑,接着我看到原本浑身散发阴冷气息的唐果,从她的身体里钻出道道漆黑,犹如丝线一样的雾气,这些黑色雾气在房间里徘徊了一会。房内就忽然吹来一阵阴风,将这些雾气统统吹出了窗外。

这副景象只有我能看到,也许三戒和尚和雅静也能,我站在原地愣愣的看完这一切后,喃喃道:“这,就结束了?”

三戒和尚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轻声道:“结束了,她的执念已散,最后的一缕残魂也回归天地了。”

“那唐果呢?”一旁的唐宇紧张道。

三戒和尚看着唐宇,沉默了半响才摇头叹道:“她体内的残魂虽散,但伤势还在,不过情况已经好了许多,因为残魂未散前,她最多只能活三个月,现在虽然不知道能何时醒来,但性命已是无忧了。”

说罢,三戒和尚对着我们三人轻轻的弯了弯腰,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贫僧此事已了,这就回去了。”

走到门旁,三戒和尚忽然顿了下,接着他回头看着我,轻声道:“施主可否陪贫僧走走?”

我看了眼病床上的唐果。接着点了点头,和三戒和尚一起走出了病房。

在医院走廊中,我和三戒和尚沉默着走了一会,最后我才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三戒和尚抬起头,神色略微有些迷茫,道:“贫僧,看到了许多许多,如前尘幻梦,如爱恨痴狂,如今回想,竟都犹如大梦一场。”

我知道,因为第一次遇到蒋明君的时候,我也经历过对前尘的回忆,想了想,我看着三戒和尚,问道:“那么,你信吗?”

三戒和尚哈哈一笑,笑得有些急促,他摇了摇头,说了句我似懂非懂的话语。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