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是不是出事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道:“江夏那小子跟你联系了吗?”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没呢,他们说具体时间让我定,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一直没时间去联系他们。”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慕容云三问道。

我想了想,随即有些不确定的道:“我明天想休息一天,至于禁地的事后天或者大后天再去处理吧。”

慕容云三叹了口气,看着我无奈道:“因为一些原因,所以这趟我没办法跟着你一起去。所以你进去后凡事要小心一些,不过你要记得,你和孟如龙都是发丘天官,彼此之间渊源很深,如果孟如龙还有神智的话,哪怕它不肯放江家一马,应该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们的。”

我点了点头,其实自从得知孟如龙和我一样,都是发丘天官后,我心里的压力已经减轻很多了。正如慕容云三所说的一样,孟如龙是第一代天官,我是发丘天官的独苗苗,就算不给我面子,孟如龙肯定也不会过于为难我的。

见我点头。慕容云三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和雅静都上去休息吧,这两天你们也熬的够憔悴了,好好睡一天吧,至于青山村的事情,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去,心里有个数就行。”

回到阁楼,我躺在床上感觉浑身都没有一丝气力,如果不是硬撑着。恐怕我已经睡过去了,强行让自己保留着一分神智,我一直都想等蒋明君出来,可是一直等到我眼皮打架,也一直没能等来想等到的那个人。

第二天中午,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衣服都没脱,脚放地上横躺在床上睡了一天。

苦笑一声,我知道蒋明君肯定还没有出关,等我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好后,下楼又去客厅里给龙一上了注香,此时的雅静正在后院淘米,见我来了连忙把我拉过去让我炒菜。

中午吃完饭,我看了眼手表,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我想了想,随即看着雅静说道:“等下你用盒子打点饭给唐大哥送过去吧,我敢打赌,他今天肯定没吃饭。”

雅静点了点头,只是神情却有些不善。道:“我去送饭,那你呢?你干嘛去?”

我无奈的摊开了手,道:“我要去见江夏金大发他们,过两天应该要出去几天,所以这段时间我是没空去医院了。”

雅静面色凝重。道:“你是不是又有任务了?”

我想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道:“没错,你可以这样理解。”

雅静轻咬着嘴唇,她深吸了口气。若无其事的道:“好吧,虽然我很不爽,但我还是会以大局为重的,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呀,等你回来之后。医院那边就由你接手,不求多,只要你负责一个星期!”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开玩笑,只要能把眼前这关过了,别说一个星期了,就是一个月我也答应。

见雅静放行,我把碗里最后一口饭匆匆扒进嘴里就连忙走出了门。上了车,慕容云三看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笑问道:“你至于这么急急忙忙的吗?跟逃命似的。”

我揉了揉鼻子,苦笑道:“呦,您老可算是说对了,我就是逃命呀。”

慕容云三一边打火,一边有些无奈的道:“怎么,你又招惹那个小祖宗了?”

我摇了摇头,有些庆幸的道:“没,这次她答应的挺痛快的,就是有点心理阴影了,和她说这些事心里犯怵。”

说着,我情不自禁的拉开了自己的袖子,手臂上的那些伤痕已经结痂,凝成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黑色血痂,每当我看到这些伤疤的时候,感觉头皮隐隐一阵发麻。

“滋滋滋。”慕容云三看了眼我的手臂,咂了咂嘴后。无奈道:“这丫头哪都好,就是下手没个轻重。”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头有些悲愤,要是龙一还没走,以雅静的性子。是断然不敢在龙一面前这般彪悍的。

我忍着一肚子气来到了一家茶馆的门口,因为现在刚过了饭点,外加中午去酒吧有些不太合适,所以我头一天就约定众人来此碰面。

茶馆的门口挂着两个鸟笼,笼里有两只画眉鸟跳来跳去,茶馆里很幽静,虽然人不少,但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也都非常克制,彼此之间的交谈都尽量压低音量,让我忍不住连连点头。

上了二楼,我直接走到了靠窗的最角落,因为来的比较早,所以位子上还空无一人,让服务员给我先上了一壶龙井后,我才一边喝茶一边等。

茶刚喝了半壶,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我回头看了眼,只见江夏两兄弟走到我的面前,江夏看了眼四周,轻声笑道:“初三,这位置找的不错呀。”

我给江夏江思越各倒了一杯茶,笑道:“平时酒喝多了,来喝点茶放松放松,总得换个环境嘛。”

因为人没来齐,所以我和江夏江思越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聊些家常琐事。等人来齐之后,我才让服务员上了几样小菜和点心。

“初三,你本事不小呀,江叔那个倔脾气都让你给说服了,来来来。告诉哥几个你是不是有什么诀窍。”金大发一边从桌上拿了块桂花糕,一边冲我笑道。

我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什么诀窍都没有,小夏哥和思越都是江叔的儿子,人家比咱们心疼。”

说到这,我看了要江夏和江思越,发现这二人低着头泯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金大发没看这二人的反应,自顾自的点头道:“这倒也是,不过你在电话里说,孟如龙是第一代天官,这消息可信吗?”

“废话!”我没好气的看着金大发,道:“这话是江叔亲口告诉我的,还能有假?”

金大发嘿嘿一笑,道:“那行。这次了就全靠你了,咱们事先演习一下,你把我当那个孟如龙,然后……”

金大发话没说完,我一巴掌就已经拍在他脑袋上了,随后我神情不善的道:“大发,你小子别想占我的便宜,总之事情的经过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这次我让你们来就是通知一声,咱们后天一早就去江家,江家那边江叔已经打好招呼了,咱们直接进禁地就行了。”

说罢我看了江夏一眼,道:“小夏哥,禁地里的路你熟,到时候你要带下路。”

江夏点了点头,沉声道:“行,只要我爸那边没问题,其他的事情就我来。”

说着江夏拍了拍江思越,江思越则从身后拿了一个长柄武器,外面还裹着布,待江思越将其递给我后,江夏才看着一脸疑惑的我解释道:“这里面的是干将莫邪剑,你先拿着它,如果能和平说服孟如龙那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说服不了。你就用这个对付它。”

我挠了挠头,接过干将莫邪后,我想了想,道:“那,那行,不过你没兵器也不行,回头我把禾刀给你,你拿着防身,虽然禾刀比不上干将莫邪,但也削邪如泥,等从禁地出来后咱俩再换回来。”

江夏同意后,我们又坐了会,这次因为正事已经商量完了,所以大家都比较轻松,正当我看了眼表,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所以想要告辞的时候,之前一直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墨兰忽然问道:“唐果是不是出事了?”

我愣了下,看到面前四人的惊愕神情,我犹豫了下,接着点了点头。

“唐果?就那个不能说话的小姑娘?她怎么了?”金大发急道。

江夏和江思越虽然没有说话,但看眼神也明显是想要我给他们解释解释,眼看事情瞒不住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