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江逍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沉默了许久,金大发揉了揉鼻子,轻声道:“其实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解释的话,那很多事情就都说的通了,如果孟如龙死后因为心怀怨恨而不肯归于天道,成为了道行高深的厉鬼,那做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曹操,肯定会心怀不安,为了防止孟如龙威胁到自己,他自然会先下手为强。帮助江家封困孟如龙。”

“可是,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复仇的话,那么孟如龙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找曹操,反而追着我们江家穷追猛打呢?”江思越揉了揉鼻子,苦笑道:“真不知道我的先祖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让孟如龙这般愤恨。”

江思越说罢,走在我身旁的墨兰就淡淡道:“如果有比灭门之仇,杀身之恨更绵远的仇恨,那应该就唯有背叛了。”

江思越此话一听立即就不做声了,其实这个道理很容易就能想通,江家祖上是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渊源很深,二者本是同出一源,孟如龙放着曹操不动,反而对江家大打出手,这本身就是很不合情理的,唯一能解释这一点的唯有江家先祖肯定是做过了一些对不起孟如龙,或者说对不起发丘一脉的事情,所以孟如龙对江家的怨恨才会如此之深。

沉默着,我们来到了关押孟如龙的地牢最底部,当走出青石阶梯的时候,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室,借着四周墙壁上的火光,我看到这个石室最起码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地方虽大。但却空荡荡的,连一件像样的摆设都没有。

然而,正当我内心暗自疑惑的时候,却只见石室东面的‘墙壁’颜色有些异样,东西南三面都是石墙,颜色苍白,而东面那面墙壁的颜色却是绿色的,和另外三面墙壁的颜色截然不同。

眯了眯眼,看了好一会,我才敢确定北面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墙壁,而是一扇异常庞大的青铜之门。

我面色有些苍白,因为一直到这时候,金大发的猜测才总算是被证实了,在三国时期,虽然军队的武器装备大部分都换成了铁质武器,但青铜还是大部分农民用来打造耕具的主要材料,一些穷困点的,甚至只能用木头做的耕具劳作,在江家禁地里出现了这样一面庞大的青铜门,在三国除非倾尽一国之力。否则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打造的出来。

“咳咳咳……”

正当我们都看着那面青铜门暗自发呆的时候,从我们身旁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因为太过突然,所以我被吓了一跳,转头才发现一个九分像鬼。一分像人的老者正在一旁直直的盯着我们。

“卧槽!鬼呀!!!”

“大发,住手!”

金大发鬼叫一声,接着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就向那个老者狠狠的砸了过去,回过神的江夏惊叫一声,想要阻止金大发。可一切却都已来不及了。

“呦,黑驴蹄子?呵,拿这个东西就想对付孟如龙,你们是不是太自信了点?”

那个像鬼多过像人的老者手里拿着一个还沾着血的黑驴蹄子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只是因为他的容貌太过吓人。所以显得十分的惊悚。

然而,真正让我感到惊悚的是,刚刚金大发向这个老人扔出黑驴蹄子的时候,只是一瞬间,黑驴蹄子就在那个老人的手上了,虽说当时我有些愣神,但让我为之头皮发麻的是,那个老人的一切动作都在我的阴眼之下,然而我却依旧捕捉不到他的动作。

这个人仅论速度的话,跟慕容云三处于一线,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阴尸!

“初三,是人是鬼?”金大发并没有理会一旁的江夏,反而是一脸凝重的向我问道。

我深吸口气,轻声道:“别紧张,他身上阴气虽然很重,但还活着,不过是一位老前辈罢了。”

金大发听罢脸上一片骇然,惊声道:“卧槽。不是吧!他又不是李前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

我沉着脸,无法回答金大发的这个问题,因为即便是开启了亢龙无悔的江夏,虽然说很强,甚至身体各方面机能都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但他也仅仅只是强而已,最多能称之为变态,而眼前这个老人,则是怪物,非人类。

上一个让我感到是怪物的人还是李平仙,不对,李平仙不是怪物,他根本就是一个活神仙。金大发因为没和李平仙接触过,所以他并不了解。但我可真正见识过李平仙独断阴阳的那一面,所以在我眼里,面前的这个老人应该是比李平仙弱上一些,但依旧超出我理解范畴的一位老怪物。

“大发,你别激动。这位是我二叔公,自己人,自己人!”江夏走出来站在那个老人和金大发的中间急声道。

金大发面色古怪的点了点头,随即他干笑两声,对着江夏的二叔公讪笑道:“这个……老前辈不好意思呀,小子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想必您也不会跟我一个后生计较不是?”

江夏的二叔公衣着破破烂烂的,简直可以说是乞丐中的造型精英,而且他不仅衣着邋遢残旧。而且还丑的惨绝人寰,所以我之前才说他九分像鬼一分像人。

江夏的二叔公嘿嘿一笑又挠了挠屁股,因为他裤子已经烂的不像话了,所以半个屁股露在外面,让墨兰面色有些尴尬。

“放心吧。我江逍遥又不是一个死板顽固的老不死的,所以我怎么会怪你呢?我这个人一般不会去怪别人的,谁惹了我我直接腿给他打断,能动手就绝对不动口,所以小伙子呀。你说我该打断你的左手好呢,还是右手好呢?”

江逍遥眯着眼,神情真挚和蔼,却让我们背后冷汗直流。

江夏无奈的走到江逍遥的身边,接着在我们所有人头皮发麻的目光下,破天荒的语气中带了一丝撒娇,道:“二叔公,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您就不要为难他们了行吗?”

江逍遥哈哈一笑,露出满口乌黑的牙齿。他用手捏了捏江夏的脸,漆黑的手在江夏的脸上留下了两道泥痕,语气宠溺的道:“你这小子,回回都这么滑头,在你爸面前也不这样。就死死的吃住我了是吧?行,给我小夏一个面子,叔公不为难他们了。”

说罢江逍遥又苦恼的挠了挠鸡窝头,道:“不过呀,小夏你这次带着这么多外人来我们江家禁地。有没有得到你爸的允许呀?上次私自放你进去,你爸可埋怨了我老半天。”

江夏笑着点了点头,道:“二叔公您放心,这次是我爸同意我们进来的,您只管把罪门打开,放我们进去就行了。”

江逍遥叹了口气,比鬼还吓人的脸上忽然多出了一丝哀伤,道:“小夏,你要进去,我知道我拦不住你,可是你要原谅二叔公,二叔公不能和你一起进去,你知道,家族的家训如此,我不能违背。”

江夏伸手毫不嫌弃的握住了江逍遥的手。道:“二叔公,您不用跟我说这些,我知道,以前要是没有您在族里帮我说话的话,我和思越里面早就有一个人要来禁地了。”

“你理解就好。”江逍遥叹了口气。接着他回头看了眼我们,当他的目光看到一直在低头看地板的墨兰时,眼睛忽然一亮,他风骚的用手捋了捋头发,吹了个口哨,道:“呦,好俊的小姑娘呀?家哪的?今年多大了!有男朋友吗?有也没事,告诉我一声,明天起你就没有男朋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