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五百罗汉阵/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下意识的看向脚底,却发现脚下的石板上铭刻着一层密密麻麻犹如蝌蚪般的符文。

“这是什么……”江思越蹲在地上喃喃道。

“这是四百九十九罗汉法阵,佛教中最顶级的大阵,只比五百罗汉法阵弱上一线,相传在汉朝末期就已失传,现存的罗汉法阵最顶级的只有一百九十九罗汉法阵,还被佛教深藏,一般人都接触不到,如果让那群和尚知道江家禁地里有四百九十九罗汉驱魔法阵,即便是江家,也保不住这个法阵。”墨兰在旁淡然道。

我挠了挠头,道:“这个法阵,很厉害吗?”

“初三,如果这个法阵真的是四百九十九罗汉那可真就了不得了,虽然我对法阵的研究不如墨兰姐。但据传四百九十九罗汉法阵和五百罗汉法阵都是最最顶级的驱魔法阵,你可能想象不到这种法阵有多强,但五百罗汉法阵,据说曾经镇杀过旱魁,而且是成年旱魁的真身……”金大发一脸凝重的道。

我看着这个空旷的石室。内心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因为我曾经见过慕容云三展露真身时的情景,即便是sss级的冥王,都在他手下撑不过三招,可是根据金大发的话语,即便是慕容云三面对这个四百九十九罗汉法阵,最终也有可能身消道陨,我对此真的深表怀疑。

江逍遥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们谈论,最后他忍不住笑了笑,随即指着那面青铜门骄傲的道:“这可不是四百九十九罗汉法阵。第五百尊罗汉就在那个门上。”

我顺着江逍遥的话语向青铜门看了过去,因为距离已经很近了,所以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青铜门上确实有一个巨大的罗汉虚影,手持降魔杵。怒目圆睁的看着我们。

众人沉默了片刻,最后金大发咂了咂嘴,指着四周向江逍遥问道:“这些,都是为了孟如龙准备的?”

江逍遥点了点头,沉声道:“这里是阻挡孟如龙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孟如龙从里面脱困而出,五百尊罗汉法阵依旧挡他不住的话,那我们最终就只能将这个地牢炸毁了,不管有没有用,但最起码能为我们江家人撤退争取一些时间。”

这时候我张着嘴,很想问一问江逍遥,如今的孟如龙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才能让他如此悲观,五百罗汉法阵如果真能镇压旱魁的话,那我简直想象不出到底有什么邪物能从里面逃出生天。

“我上次和你们说过,当我不敌孟如龙所以遁逃的时候,孟如龙追到五百罗汉法阵的外面就放过我了,所以从目前来看,即便是孟如龙对五百法阵也异常的忌惮。”江夏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总算好受了不少。如果孟如龙连五百罗汉法阵都不怕的话,那我真应该考虑要不要继续往前走了,即便江夏是我的朋友,可我也不能拉着金发发和墨兰陪我送死不是?

走到青铜门的面前,近在咫尺的青铜门上满是绿绣。上面雕刻着铭文,从远处看这些铭文最终会形成一个罗汉虚影,着实无比的神奇,但更为神奇的就是这个青铜门自身了,我很难想象如果这个青铜门流传出去。会对历史考古界造成多大的冲击。

伸手放在青铜门上,青铜门上的冰冷让我手心一阵刺痛,我心里一沉,因为这代表着青铜门背后的阴气很重,年年累积之下已经渐渐渗透进青铜门里。而造成这一切的孟如龙,其本身实力应该远超乎我的想象。

“我最后再问你们一次,你们真的要进去?”江逍遥沉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不假思索的道:“前辈,我们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您快点帮我们开门吧。”

江逍遥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即笑了笑,道:“你这人很够义气,而我这个人最喜欢够义气的人了,如果你们能从里面活着出来,那无论事情成不成,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说这话的时候,江逍遥一脸臭屁的表情让我眉头忍不住跳了跳,虽然对他这个人极为不齿,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江逍遥的实力确实有臭屁的资本。

“小夏,能打开这道门的人只有家族嫡系,所以之后的一切就由你来吧。”

江夏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二叔公,您就在外面安心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说罢。他将大拇指放在嘴里一咬,又将流着血的拇指放在几个铭文的上面,接着沾了血的铭文忽然绽放出一阵幽幽的红光,红光蔓延而上,最终青铜门上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罗汉图,虽一脸怒容,却因为那红色的光芒而显得有些妖异。

罗汉仅浮现了片刻,接着便匿形于黑暗之中,紧接着青铜门发出一阵轰鸣,向下缓缓沉去。当青铜门消失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只见门后一片黑暗,不知道隐藏着什么。

“你们进去吧,小夏,看到你爷爷的时候记得和他好言好语的解释。他现在时日无多了,你要理解他,你爷爷努力了很久,努力打开我们家族的锁链,最终他失败了。变的消极而冷漠,当兄弟情消失之后,他的眼中便只剩下家族了,可你,却不能因此而责怪他。”

看着眼前的黑暗。江逍遥叹了口气。

江夏点了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了,我会让爷爷明白的,他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做不到。”

江逍遥有些哑然。最终他摆了摆手,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忽然感觉这个男人身上似乎蕴藏着什么故事。

待江逍遥走后,江夏轻叹了口气,道:“我二叔公,他是家族旁系,在旁系里也属于最不受重视的那支,二叔公的母亲因为爱上了一个行商小贩,所以为了他和家族反目,最终和那个行商私奔。”

听到这,金大发挠了挠头,道:“我猜,这段爱情故事的结局一定很不美好,对吗?”

江夏点了点头,无奈苦笑道:“那个行商好酒,喝醉了经常打骂我二叔公的妈妈,在那种环境中,我二叔公的妈妈郁郁而终,那个行商也在一次醉酒后溺水而亡。那时候我二叔公才五岁,整日混迹街头只为了一口饱饭,那时候我家族里有两种声音,一种是接回我二叔公,另一种是不闻不问。最终因为我二爷爷极力主张接回我二叔公,所以二叔公才得以回归家族,续上族谱。”

“回到家族后,二叔公也饱受过一些人的白眼,只有我二爷爷对我二叔公极为和善,所以一来二去,我二叔公最依赖的人便成了我二爷爷,当我二爷爷即将被送入家族禁地的时候,我爷爷和我二叔公极力反对,不断找各种方法试图挽回局面,可惜,这些办法都失败了。”

听完江逍遥的往事,我内心有些唏嘘,没想到这个江逍遥的童年竟然过的这么苦,之后他成为情圣。四处沾花惹草,不知道有没有这其中的原因。

“大发,刚刚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江逍遥他妈妈的结局不会太美好?”这时,墨兰看着金大发轻声问道。

金大发愣了愣,接着他嘿嘿一笑。道:“很简单呀,喜欢上穷小子的千金小姐脑子都被驴踢过,她们的结局普遍都不会很好。”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浑身却异常无力。虽然金大发的这番话看起来很扯,但好似还真特么有一丝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