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倔强的可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看起来也很无语,只不过她和我一样,找不到反驳金大发的理由,所以一时间只能保持沉默。

“咳咳,那什么,我们继续往前走吧,里面就是关押孟如龙的地方,不是很大,但正因如此所以要小心一点。”

关键时刻,江夏站出来打破了尴尬。

一行人沉默着往前走,当我将要打开手电筒的时候,面前不远处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咳嗽声,随后苍老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是小夏还是思越?”

因为身后的青铜门已经关闭,再加上门后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所以这声音在寂静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江夏率先打开手电筒。接着灯光下出现了一个老人,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我心里猛地一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嵩。只是他此时的样子却着实骇人。

江嵩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之所以穿T恤,是因为他的两条胳膊已经被削的无比的纤细,因为皮肤荡然无存,所以神经和肌肉裸露在外,为了止血,上面还涂抹有白色的药膏,但即便如此,因为失去的血肉太多,所以这两条胳膊其实已经不剩下什么东西。犹如干骨一般,看的让我头发根根竖起,浑身的汗毛也炸立。

看到江嵩这副凄惨至极的模样,江夏颤抖着嘴唇,脸色也变得苍白无比。他颤颤悠悠的走到江嵩的面前,跪在地上哽咽道:“爷,爷爷,孙儿不孝,让爷爷经此苦难,孙儿害死!”

江嵩神色慈祥的看着江夏,也就是这时候,他看起来才像是个已知天命的老人,而不是之前那个强势至极的江家老家主。

“没事,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也就不要再提了。”

江嵩可能自己都没能想到,自己生前还有再见到亲人的机会,他艰难的伸出两条让人触目惊心的胳膊,但不等他扶,江夏就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接着他扶住江嵩的腰,道:“爷爷,你别说了,我扶你出去,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

“胡闹!”江嵩连忙从江夏的怀里挣脱出来。接着他退后两步,厉声问道:“这次你们来,不是还想再把它惊醒吧!?”

江夏沉默了半响,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江嵩盯着江夏的脸,恨恨的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一旁的江思越时面上却有些不忍,他长叹一声,哀声道:“你,你们这又是何必呢?这是江家以前造下的孽,注定是要一代一代往下还的!事到如今。难道你们还以为是孟如龙,才致使我们江家沦落如今的吗?!”

说罢,他看着一脸愕然的我们,痛心疾首的道:“想想吧,孟如龙他有多大的能耐。才能致使我们江家一代代的用血,用肉来偿还他的怨念,你们想想,江家千年,难道真的没有有勇气,有风骨的人吗?你江夏是有能耐,可我们江家嫡系,代代都出有能耐的人!”

“孟如龙只不过是一个人罢了,他再强大,也只是一个人。但一个人,能让我们江家如同身受诅咒一般,代代都出双生子,遭受这种生离死别,非人的折磨吗?!”

随着江嵩的厉声呵斥,我头脑如蜂般嗡鸣,似乎我们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问题,一个天大的问题……

以前我们都以为,是孟如龙才使得江家遭受诅咒,代代都出双生子的,可是仔细想想。一个人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才能触及生命这种只有上苍才能染指的禁脔?

江家千百年间,代代都出双生子,记住,是代代!这是一个巧合吗?显然不是,这是一个奇迹吗?又不太像,无论怎么想,孟如龙即便和李平仙一般强大,可他也没有这个能力,能让江家代代都出双生子。

因为。这是上天才有的权柄。

想到这,我浑身都打了一个寒战。

想到这个问题的不止我一个人,江夏颤抖着身子,声音干涩的道:“不,不可能呀……即便我们江家做出过对不起孟如龙的事情。可他也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如何能引来天罚?”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想问的,之前我们之所以一直没能想到这个点上,就是因为在我们的思维里,认定了孟如龙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即便他再强大,还能干涉到天道不成?

江嵩面色绝望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个问题没人知道,恐怕就是江家的那个先祖。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才惹来了这个命运。”

江夏沉默了许久,最终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好好问问孟如龙了,如果不知道当年我们的先祖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过错。那我们如何弥补?难道我们只能认命一样的成为鱼肉吗?”

江嵩摇了摇头,决然的道:“我不会允许的,即便没了孟如龙,也会出个张如龙,李如龙,孟如龙他根本就不是江家的祸患,他只是一枚棋子罢了。如果维持现状,江家最起码不会灭亡,但如果放任你,最终惹来什么大患的话,江家就真的完了。”

说罢,江嵩叹了口气,神色中透出股哀伤,道:“小夏,这番话本应该在你继任家主的时候才能对你说的,当初我蹉跎良久,没有把这番话告诉你爸,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残酷,我怕你爸接受不了,但你今天既然来了。为了打消你的念头,我只能现在就告诉你,你回去吧,不要再执着于这件事了,无论你和思越谁继承家主之位。我都同意,这是我能对你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听到这番话,我们的面上都有些动容,因为江嵩,确实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江家嫡系之所以能长久不乱,就是因为这个规矩,长兄继任家主,次子前往禁地。可江嵩此话一出,就等于为后世开了一道口子,也为江家埋下了一个隐患,单论江夏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让步。

果然,听到这番话后,江夏的脸色果然有些动摇了,看着江夏犹豫的神色。我心里有些焦急,因为无论江夏江思越谁进入禁地,这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哥。”

正在此时,江思越忽然看向江夏,轻声道:“你应该知道的。即便你能把我们的命运调换,可我也不会接受的,就像你不能失去我一样,我也不能失去你。”

“因为,我们的生命。本就是一体的。”

江夏微微一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最终他还是了然的点了点头。

江夏看向江嵩,轻声道:“爷爷,您也看到了,也请您能成全我们,当年我们二爷爷前往家族禁地的时候,您和二叔公是切身体会过那种痛苦的,想必,您也不愿意让我和思越再品尝一次那样的痛苦吧?”

江嵩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低声道:“我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没能同意你私下底找我,要求代替思越前往家族禁地的事情。”

“那您的回答是?”

“我不同意,只要我还能看着你们,我就不会允许你们胡来!”

随着江嵩的回答,江思越顿时有些急了,他站出来大声道:“爷爷,您怎么……”

江思越话没说完就被江夏给拦住了,面对江思越疑惑的眼神,江夏对着江嵩恭敬的弯了弯腰,道:“那么,爷爷,只能劳烦您睡一会了……”

江嵩面色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神情中有些后悔,有些哀伤,但也有欣慰。

看到这,我心里感觉一下子稳了,随着江夏走到江嵩的面前,轻轻的一记手刀就将毫无反抗之意的江嵩击晕后,我不由感叹,这江嵩,还真是倔强的可爱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