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他值得敬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夏将昏迷的江嵩扶起,看了眼身后,道:“罪门已经关了,只能先把我爷爷放到一旁,等我们处理好一切再带他走了。”

随后,江夏将江嵩放到了远处,以防被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战斗所波及,趁着这段时间我看了看四周,结果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口庞大无比的青铜棺。

这青铜棺长七米宽三米,满是绿绣的棺身依旧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铭文,只是在棺材的顶部却能看到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人血,有的早已干涸成黑褐色,而有的却依旧猩红。

长久的浇灌,让青铜棺的一些地方已经变了颜色,是那种一看就让人不禁皱眉的黑色。千年的时光,江家嫡系的血已经渗入青铜棺,并与青铜棺融为了一体。

看到这一幕的我有些失神,历史上,有多少双生子曾在这里为了家族默默忍受着日复一日的折磨呀……

一种肃穆的气氛在队伍里蔓延。即便是一向没正形的金大发,此时脸上也有些沉重。

待江夏回来后,他看着青铜棺也沉默了良久,最后才轻叹一声,道:“走吧。”

来到青铜棺的身旁,能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金大发皱了皱鼻翼,道:“现在应该怎么做?把这个棺材撬开?”

江夏摇了摇头,道:“这青铜棺重达千斤,除非用炸药,不然绝对打不开的,而且有炸药我们也不能用。”

金大发沉沉的点了点头,江夏的意思我们都明白,如果破坏了青铜棺,那孟如龙就能真正脱困而出。如果我们失败了,那江家就真完了,无论如何,我们也需要为自己,为江家留一条退路,不然我自己都感觉对不起江嵩江泽。

江夏说完后想了想,又继续道:“孟如龙每日必饮血食,如果要求没得到满足的话,那就会陷入暴动,那个时候即便我们不动手,他自己也会从里面出来。”

金大发愣了愣,接着他指了指棺材上密密麻麻的铭文,道:“他自己还能从里面出来?那他为什么不早出来呀?还有,这棺材上不是布有法阵吗?按理说……不对,忘了,法阵不能见人血,这青铜棺上的法阵经过上千年的人血侵蚀,估计效用已经衰退的差不多了。”

江夏点了点头,沉声道:“没错,经过我们的分析。因为人血的侵蚀,所以棺上的这个法阵效用已经衰退了百分之七十,但即便如此,孟如龙想要从里面出来也要大费一番拳脚,而且真正抵挡孟如龙的。不是这口青铜棺,而是外面的五百罗汉法阵。”

金大发无奈的把包往地上一扔,接着一屁股坐了上去,道:“懂了,那我们现在就等呗。大不了等上一天,这孟如龙自己会跳出来的,到时候一切就看初三的了。”

在地上坐了一会,所有人都有些百无聊赖,金大发挠了挠脖子后。看着江夏低声问道:“我说小夏哥,问你个事呗?就那个你二叔公,他明明是人,怎么会这么强呀?难道这世上像李前辈这样的活神仙真的有这么多?”

听到这,我也忍不住看向了江夏,期待他能给我们一个答案,要知道这江逍遥实力即便比不上李平仙,可也很有可能是和慕容云三处于同一层次的,但是,这有可能吗?

慕容云三是旱魁,且在乐山修行千年才有如今的实力,而李平仙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他也是从道光年就行走世间的狠人,可这江逍遥呢?看着挺老的,可是论年龄来说,给之前我说的那两位当孙子都不够格。

而且,曾经有人说过,江夏是江家近代最有天赋的人,但江夏和江逍遥一比,简直就是朽木之材。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下意识的,我感觉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果然,江夏刚叹了口气,旁边的江思越就无奈摊手道:“你们就别乱猜了。我二叔公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准确的说,他是活死人。”

“活死人?”金大发猛地一惊。

江夏点了点头,道:“五百罗汉法阵虽然很强,但如果没人坐镇其中的话,也不过是一个死物,只要孟如龙能承受住最初的攻击,破坏阵眼,那么法阵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需要有一个强大,能和孟如龙抗衡一段时间的人坐镇其中,用自己拖住孟如龙,给法阵全力运作争取时间。”

“你们也知道,人力终有尽时。即便是李平仙李前辈,能走到今天这步也靠的是机缘和时间,而我们什么都没有,所以只能另寻它路,最终经过数代人的努力。我们江家创造出一个秘术,能将一个有底子的人打造成半人半尸的存在,这种活死人能保有最基本的生命,同时拥有阴尸那种强大无匹的实力。”

江夏话还没说完,墨兰就微皱着眉头。道:“世上没有两全之法,你们创造出来的这种秘术,虽然听起来很好,但想必后遗症也很强大吧?”

江夏苦笑一声,道:“这是自然。说是活死人,但其实和真正的阴尸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常人能享受到的一切乐趣统统都会剥离,如果非要说有哪点不同,那就是他的那颗心还会跳动。而且活死人死后,其魂不入轮回,只能消散于天地之间,活死人,是有寿命的。虽然比常人稍长,但也长的有限。”

江夏说完后,我刚刚还炽热的心已经彻底凉了下来,刚开始听到江夏介绍活死人的时候,我确实非常心动。但江夏把副作用一说,我那种把自己转变成活死人的想法瞬间没了,这副作用何止是大,简直是太大了。

“这种把活人炼成阴尸的手法都很残忍,你们未免也……”金大发皱着眉。后半截话没说出来,但任谁也明白他的意思。

江夏沉默了片刻,道:“是很残忍,也很痛苦,而且这种痛苦是持续的,每隔一个星期都会复发,那种犹如万虫吞噬灵魂的痛苦,一般人忍受不了多久就会疯的,也正因如此,所以家族从没有强迫要把谁炼成活死人。一切全凭自愿。”

金大发张了张嘴,目瞪口呆的道:“你是说,江逍遥他……”

江夏沉沉的点了点头,道:“没错,二叔公进入禁地没多久。二叔公他就向家族提出申请,要求把自己变成活死人,永生镇守在罪门之外。”

“好一条重情重义的汉子。”金大发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江夏似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后。道:“那时候洛阳倒斗界都说,我二爷有两个双生子,一个是我爷爷,另一个是我二叔公,因为这两个人,任何一个都可以为他付出生命。”

此时,我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肮脏,邋遢,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的江逍遥,虽然对他看待男女之情的人品表示怀疑,但不得不说,仅从他为了江夏二爷甘愿将自己变成活死人,守护他的同时也守护江家这件事上来看,他值得敬佩。

“轰隆!……”

正当我们在心里感慨的时候,面前的青铜棺里仿佛被点燃了一颗炸弹一样,发出一声轰鸣后就又归于寂静,正当我们面面相窥之际,从寂静的棺中传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饿呀……饿呀……”

这声音含糊不清,似磨牙又似梦呓,只是听到的人,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被吓得,而是被冷的,这声音里,竟好似蕴含了温度一样,让我们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