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我装了千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这特么什么声呀!”

趁着那声音短暂沉寂的空档,金大发捂着双臂龇牙道。

江夏死死地盯着青铜棺,面色凝重的道:“时候到了,按照以往,我爷爷应该在这时候削下身上的一片血肉扔进棺中,如此才能让孟如龙平息下去。”

说罢,江夏看向我们,道:“只有江家嫡系的血肉才能让他平息,旁人将血肉放进棺中只会让孟如龙陷入暴动,我们就是要将他从棺中逼出来,你们谁来牺牲一下?”

金大发苦笑一声,道:“我来吧,谁让我身材魁梧呢。”

说着,金大发抽出腰间的匕首。走到棺旁用匕首在大拇指上狠狠的削下一片血肉后,又将其掷入了棺中。

青铜棺内沉寂了片刻,接着传来了让人内心生寒的咀嚼声,可片刻之后,这咀嚼声戛然而止。随即棺中传来了一声怒吼。

轰的一声巨响,青铜棺的棺材板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棺材通体所刻的铭文此时也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还不够。”江夏皱眉道。

“我来吧。”

看着墨兰将要出声,我率先把这活揽了下来,有些心惊胆战的走到青铜棺的旁边,我学着金大发的样子,从拇指上削下了一片血肉,接着将其顺着青铜棺顶部的一个小洞扔了下去。

棺中暴怒的孟如龙又沉寂了下去,当咀嚼声传来的时候,我的心高高的吊到了嗓子眼,然而当咀嚼声一顿,青铜棺里却诡异的沉默了许久,让我有些不得其解。

“怎么回事?这孟如龙怎么没动静了?”金大发看着青铜棺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

江夏神色疑惑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应该呀。根据我上次的经验,这孟如龙此时应该早已陷入了暴走,难道孟如龙得到初三的血肉也同样满足?可这更不可能呀,初三又不是我们江家嫡系……”

江夏话音刚落,青铜棺表面的铭文忽然极速闪烁,犹如灯光一样忽明忽暗,这样的异状让我们所有人都后退了两步,我扭头看了眼江夏,发现他的神情更为迷茫,似乎也没能料到局势会这样发展。

又是一声轰然巨响,这次青铜棺没能再支撑住,犹如内蕴了炸药一般,从中炸开四分五裂,正当我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就只听身旁江夏失魂落魄的说道。

“不,不可能,镇魂棺怎么会碎,这不可能!”

金大发的脸色十分难看,似哭了一样的说道:“小,小夏哥。这棺材碎了会怎样?”

江夏深吸口气,但面色依旧一片死灰:“这就表示他彻底和我们江家翻脸了,一点余地都不留,要么我们将其镇杀在禁地里,要么他闯过五百罗汉阵。杀光我们江家然而重现世间。”

说罢,他有些歉意的看着我们,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情况会失控到这种地步,连累你们了。要不你们先走,外面有罗汉法阵,即便杀不了孟如龙,也能挡他一会。”

我将干将莫邪从背后拿了出来,将包裹剑的布扔在地上后。才苦笑道:“现在让我们跑你不感觉太迟了吗?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吧,等下你们都别动,让我先和他接触一下,能解决自然最好,解决不了我们再打。”

这时,从镇魂棺爆裂的烟雾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两只眼睛绽放着幽幽红光,因为没从迷雾中走出来,所以我暂且看不到他的容貌,但让我感觉极不舒服的是,这孟如龙竟直直的盯着我看,让我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硬着头皮,我将天官印从腰间摘了下来,接着我往前走了两步,跪在地上将天官印举过头顶,恭恭敬敬的说道:“弟子张初三,拜见师祖。”

其实,我更想说第xx代天官弟子拜见祖师爷的,不过天官传到我这。具体已是第几任已经无从考证了,所以也只能将就,不过有天官印在,只要孟如龙还存有神智,就肯定知道我这个发丘天官的真假。

孟如龙听到我的话语后一时并无反应。让我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正当我心中忐忑,想着是不是这孟如龙复仇心切,都打算连我一块料理了的时候,孟如龙却单手伸出了一指。

我愣了愣,还没等我缓过神,我手中的天官印就一阵颤抖,紧接着有无数灰色的烟雾从里面溢出,烟雾中藏着一张又一张,转瞬即逝的人脸。这些人脸面孔扭曲,张大着嘴似乎在发出无声的呐喊,我心头直跳,因为这些人,都是印中的英灵!

这些英灵钻进淡绿的烟雾中。围绕在孟如龙的身旁将其衬托的更如魔神一般,看着这些英灵,孟如龙双手抱着脑袋,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悲嚎。

“完了完了,这老家伙疯了。兄弟们,准备动手吧!”身后的金大发声音惶惶的说道。

“你,为什么和叛徒的子嗣站在一起?”

金大发说完后,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烟雾中的孟如龙就低声说道。虽然没有指明是谁,但我知道他是在和我对话。

孟如龙的声音虽然有些生涩,但依旧说的十分流畅,且仅从声音上来听,这孟如龙似是一个十分正常的老人。听到这话的我,心里感动的泪都要流下来了,只要这孟如龙肯说话,那一切就好解决了,凭借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外加上天官的身份。说服孟如龙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刚清了清嗓子想要拉拉关系外加为江家洗白,孟如龙却又继续说道:“你,过来。”

“啊!?”

我打了一肚子的草稿。酝酿了半天的感情,然而到了最后却只憋出了一个字。

孟如龙丝毫不恼,重复的说道:“你,过来。”

我犹豫了片刻,低声道:“能。能不过去吗?”

孟如龙身形一顿,过了半响才语气哀伤的道:“你,过来,我给你两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过往,以及传承。”

“过往?”我有些不解的说道。

这时候。烟雾已经逐渐散了,只见我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老人,他面貌和常人一般无二,头发和胡须苍白,如果不是满嘴发黑变褐的鲜血,以及他喉咙处的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还有那双眼散发着诡异红光的眼眸外,整个人看起来竟还有些仙风道骨。

孟如龙的身旁萦绕着满是英灵的灰色雾气,看起来有些妖异。但不知为何,他的脸上挂满了不甘与哀伤,他看着我,回答道:“我们发丘一脉的过往,你必须了解。虽然敌人太过强大,不求你能为发丘满门血耻,但你既然身受天官传承,那就必须了解这些过往。”

说罢,他看我神色还有些犹豫。不禁急道:“快点,我已经出来了,再过不久就有人来了,到时候我恐怕逃不过此劫了,我等了千年,也装了千年,才等来了这样一个机会,你不能再犹豫了!”

孟如龙神情不似做伪,只是让我内心疑惑的是,孟如龙说他装了千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孟如龙对江家的仇恨全都是他装出来的?而且以孟如龙的实力而言,江家显然不能对他造成威胁,那么,让他感到急迫的人,究竟是谁?

想了许久,看着孟如龙的眼睛,我终于下定决心向他缓缓走去。

“初三,你特么傻呀,快回来!”

身后的金大发跑上来要将我拉回去,但我挣开他的手,坚定道:“相信我一次,我不会有事的,他没理由骗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