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收徒/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自训微微一笑,缓缓道:“我和刘兄一样,既然这件事是孟兄你策划的,那一切自然全听你的,孟兄你拿主意好了。”

孟如龙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着三人道:“这样吧,从明天开始组织人手,向各地墓葬下手,平民百姓的不要去碰,我们只挖王公贵族的,如果墓中没有关于九世铜莲的线索,那么一切就交由曹军收尾,如今没有线索,一切都只能慢慢来了。”

说罢,他叹了口气。道:“诸位,实不相瞒,能不能找到九世铜莲我不敢奢望,只是我观曹将军不是凡人,胸有沟壑纵横。未来可能为天下共主,我们在他麾下出一份力,也好让盛世太平早一天到来,如今才说这番话,望诸兄不要怪我。”

影长空摇了摇头,安慰道:“孟兄说的哪里话,我知孟兄胸怀天下,一心为了世间百姓,所以才敬佩孟兄为人,如今既然有机会,那我自然要鼎力相助,你我修道之人,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刘千点了点头,应和道:“长空兄所言极是,与其在山沟沟里养老等死,不如出来实现自己心中抱负,这也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和孟兄无关。”

见两位兄弟支持自己,孟如龙脸上有些感动,正要说话,却只见李自训忽然站起了身,于是不禁疑惑道:“李兄这是去哪?”

李自训笑了笑,道:“既然孟兄已经决定好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了,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如今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三位道友也早些歇息吧。”

说罢,李自训便自顾自的走了。

待李自训走后,影长空看着门口,道:“看这位李兄弟的样子,似乎对此事并不热衷呀。”

刘千看着李自训走的方向面上有些不满,听到影长空的话语不禁说道:“这李自训历来孤僻,平时轻易从不出山门,但谁都不知道他师傅是谁,也不知道隐龙令是如何在他手上的。原本我听闻后还不以为然,岂知这人竟如此傲气,如果不愿,那当初不来不就行了吗?没了他,我们三人照样可以号召天下道友而来。”

孟如龙摆了摆手。宽慰道:“李兄只是不善言辞罢了,谈不上傲气,如果他不想来,当初就直接拒绝我了,刘兄。我们可千万不能做背后议论别人的小人呀。”

刘千闷闷的点了点头,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沉默到了极点。

一场会话不欢而散后,第二天这个由各地隐世高人而组建起来,相对有些不完善的组织便全速运行了,不得不说。孟如龙挑选的这些隐士确实本领高强,虽说从没有接触过倒斗之事,但学习能力很强,没过多久,这个发丘雏形内部就已经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虽没有找到九世铜莲,却为曹军带来了海一般的金银。

这一天,孟如龙四人又和往常一样汇聚在一起议事,孟如龙端起茶杯喝了口后,才心情不错的道:“这些天,我们的伤亡已经趋近为零了,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影长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刚开始因为对墓中机巧不熟,许多道友都死在了机簧之下,如今愈发得心应手。我心里也总算松了口气。”

四人议论纷纷,只有李自训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他半垂着眼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但另外三人也没有在意,而是选择了忽略他。

当谈话进行到末尾的时候,孟如龙放下手中杯子,犹豫了片刻,道:“今天,曹将军那边派遣来的使者告诉我。曹将军想派遣一批年仅束发(15)的小伙子到我们这来,和我们一起下墓,虽然名义上是帮我们打下手,但我想,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们去培养他们,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孟如龙话音刚落,一旁之前还无精打采的李自训立马睁开了眼睛,道:“孟兄,我先提前说一声,这些人无论你怎么安排。但千万别放到我身边,我现在,以后都不会收徒。”

李自训的突然发话让另外三人都颇感意外,影长空犹豫了半响,也对着孟如龙不满道:“孟兄,要我说这曹将军是否太得寸进尺了点?我们和他仅仅是个合作关系,但却并不是他的下属,他这样使唤我们,怕是不太合适吧?”

刘千点了点头,有些愤恨的道:“不是我们任劳任怨,给他带来了那么多金银,他曹操有那么多钱去操练新军?结果他如今反而还变本加厉,孟兄,我怕如果这次再答应他的条件,以后我们就真的成了他的下属,这可和我们之前说好的并不太一样呀。”

孟如龙苦笑一声,道:“他也并没有命令我们,使者语气很委婉,只是建议而已。”

说罢,他看向三人。道:“再说了,其实自从我们答应了曹将军的招揽后,那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承认,事实上都已经成了曹将军的下属,而且我们也都老大不小了。这一身的技艺总得找个人来传承,我看这次的机会就挺不错的,大不了到时候人送过来了,有好苗子你们就收入山门之下,没有好苗子就全都给他送回去”

三人沉默了片刻。最后影长空点了点头,松口道:“也罢,既然孟兄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没意见了。”

刘千捋了捋胡子,沉声道:“我也一样,孟兄说的很对,如今我也是时候找个人继承衣钵了,不然即便去了地下,也无颜面对师傅他老人家。”

待着二人表态后,李自训站起了身。淡然道:“我已经说了,人送过来可以,但我是坚决不会收徒的,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说罢,李自训便直接走了。

“这李自训真是……”影长空无奈的摇了摇头。

刘千看了眼一脸苦笑的孟如龙,道:“真不知道他师傅究竟是谁,如果我是他师傅的话,绝对会从地下爬出来掐死他的。”

孟如龙摆了摆手,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行了,我也回去休息了,刘兄,长空兄,明天人来了我再带你们过去。”

第二天中午,发丘驻地的操场上站着数百名一脸青涩的年轻人,而孟如龙则带着一批人在这群年轻人面前指指点点,不时对某个年轻人发出自己的意见。

“这个根子打的很好,挺适合长空兄的。他将来努力一番,应会有所成就。”

“眼神清明,有一颗赤子之心,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

看了一圈,刘千似有些感慨,道:“这批人里有不少好苗子,确实可堪造就。”

影长空也点了点头,笑道:“看来曹将军确实在选人方面是用了心的,不然我们还真不好选,总不可能随便找个人误了自己师门的香火吧。”

说罢,影长空扭头看了眼孟如龙,道:“孟兄,你不选一个?”

孟如龙神情有些犹豫,道:“我所修习的道,未必适合如今的年轻人,上善若水,无论是惊洪还是山溪,都太过极端,反而不如中庸之道可取。”

影长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待一行人挑选好自己未来的徒弟后,始终没有选人的孟如龙挥了挥手,对着将这批少年带来的官员说道:“我们已经选好了,烦请将这些人都送回去。”

官员恭敬的点了点头,接着回头就换了张脸,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剩下的那群少年,道:“行了行了,真人们都已经挑选好了,剩下的人赶紧跟我回去。”

一群少年垂头丧气的跟在官员后面,但官员走了几步,却看到身后原地还站着一个正低着头的少年,当下不由呵斥道:“你,干什么的?!快点过来,不要妨碍真人们修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