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骗局(完整版)/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影长空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点头道:“此人平时不显山不显水,没想到我们四人中道行最为精深的人居然是他,其他不说,光是他的驻颜养容之术就足以令我叹服了。”

孟如龙不禁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苦笑道:“是呀,即便是在我们这些人里,这李兄弟的性子也够古怪的,不过若非如此的话,他的修行也不可能这么精进,像我等,就因为被这些凡尘琐事困住手脚,才让道心蒙尘,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二位兄弟呀。”

刘千摆了摆手,拉着脸不满道:“孟兄说的哪里话,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又谈何谁对不起谁?再者说了。如今九世铜莲近在眼前,我们这些人的努力,不也是没有白费吗。”

说到这,刘千一脸感慨,颇为满足的道:“说实话,自从师傅逝世后。我在南林谷虽生活的清净,可总感觉人生无趣,只剩下虚无缥缈的道,师傅生前曾对我说过,我虽有悟性,可因为天性使然。所以即便有再多奇遇,也难踏出最后一步,后来想想,师傅的话还真的应验了,相比于你我等人追寻的道,我更不舍的,是这三千红尘呀。”

“当初跟随孟兄出山,其实我对九世铜莲根本没有多大的渴求,当时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借口,能让自己光明正大的出山罢了,这些年,我收了自己的弟子。和诸位兄弟共创出了一个门派,虽然耽误了修行,却已十分满足,所以孟兄的这番话,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影长空哈哈一笑,打趣道:“我说刘兄,在我们三人的弟子中,你的弟子和你心性最像,但去年比试中,他可是垫了底的呀。”

刘千面色有些尴尬,愤愤道:“别提了,当时为了这事,我可没少修理那小子,虽说他悟性好,根子骨也好,但总是不能将心思放在修行上,反而是孟兄的弟子江诚,虽说资质平庸,但修行刻苦,如今早已成了新生代弟子的第一人。”

提起江诚,影长空面色有些感慨,道:“确实呀,不过虽说江诚修行刻苦,但修习的道似乎和孟兄有些不同了呀……”

一脸笑意的孟如龙。此时神色有些黯然,不过即便如此,他却依旧带着一丝勉强的笑意,道:“我师傅修习的是山溪之道,宁涸不争,我修习的是惊洪之道。为了目的可一往无前,但江诚修习的是中庸之道,不是柔顺绵长的山溪,也不是汹涌却不持久的山洪,而是一口古井,一个湖泊。虽是中庸,但他未来说不定能走的比我更远。”

刘千轻轻的点了点头,末了他似有若指的问道:“听闻,江诚他最近和曹公的使者走的很近,而且上个月还和曹公亲自见了一面,此事。他有没有提前告诉你?”

影长空想了片刻,也看着孟如龙轻声道:“虽说这些可能无伤大雅,但你应该知道我们和曹公间的关系,他如果私自和曹公相见,事先却没有和你吱会一声,总是有些不大合适。”

孟如龙苦笑一声,摇头道:“虽说他事后都曾和我禀报过,但我也无权去干预他什么,毕竟我只是他的师傅而已,修行的路我可以领着他,但人生的路终究还是要一个人走。”

刘千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

三人又聊了一会,接着便各自回到了己屋,我看到孟如龙走在长廊上,他的影子在月光下被拉的长长的,永远挺拔的腰此时有些驼,整个人竟显得分外孤寂。

画面在这里便戛然而止。我眼前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我调整好心情后,照例在旁耐心的等候,可等了许久许久,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正当我开始有些心慌的时候,画面终于浮现而出。

这次,场景终于不是在某间屋子的客厅里了,不过孟如龙四人依旧在房间里,但他们之间的气氛不太对,一向在四人里性子比较急的刘千此时躺在床上,他腰间捆有一圈圈的麻布。其上还能看见斑斑血迹,而另外三个人,除了李自训外,孟如龙和影长空看着脸色苍白身受重伤的刘千面色都不太好,而且,虽然他们掩饰的很好。可神情中依旧透出了一股恐惧。

“没想到,历朝历代追捧至极的神物,竟然是个骗局……”孟如龙颤抖着身体,深吸口气后,沉重道:“坑杀无数异类的陷阱,这盘棋,下的当真是好,当真是妙呀……”

影长空站在孟如龙的身旁,闻言不由苦笑一声,道:“难怪以往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得到九世铜莲,因为只有不知道九世铜莲真面目的人才会去寻找它,知道的人只会对其避之不及……”

正当这二人感慨的时候,李自训却忽然低声道:“你们都猜错了。”

“恩?”

“李兄,你是什么意思?”

李自训抬头看着二人,解释道:“我们并未进入铜莲的内部,对吗?”

孟如龙点了点头,苦笑道:“见识了那等场景,又怎敢再进去?何况浩劫结束后,九世铜莲便消失了,这不是陷阱又是什么?”

李自训向着孟如龙撇了一眼,轻笑道:“你又未曾进去过,又如何能断言这是一场骗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许它确实是一个骗局,但铜莲本身的功用。你又不曾知晓。”

不等孟如龙说话,一旁的影长空便不禁皱眉道:“我们是不曾知晓,但你呢,你难道知道!?”

李自训静静的看着孟如龙二人,那眼神渐渐变了,变的越来越让我有些熟悉。正当我努力回想这种感觉从何而来的时候,却只听李自训轻声笑道:“别拿我和你们相提并论,我和你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说罢,他负手走出了房间,话语虽狂傲至极,但从他口中说出来似乎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一直到他走后许久,房内的人都始终没能缓过神来。

“这,这人……”影长空看着门口,半响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算了……”孟如龙长叹一声,道:“这次若没有李兄弟的话,我们也很难从里面逃出来,李兄弟的性子,你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说罢,孟如龙转头看向床上的刘千,轻声安慰道:“刘兄,大夫说了,你伤势虽重,但只要耐心调理两年,身体终会恢复。”

病床上的刘千惨笑一声,道:“孟兄,你就别宽慰我了,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这下半辈子我怕是废了。你若还拿我当兄弟,就给我一个痛快,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性子。”

孟如龙脸色变了又变,抓着刘千的手就急道:“刘兄弟,你可千万不能自寻短见呀,你我三人共同出山。说好日后荣侮与共,可你今日怎说出这等胡话!你道行尽废是不假,可大夫说了,你只要在床上好好养伤,过一两年下地走路并不难!”

影长空也连忙点了点头,道:“是呀。修行废了就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以后咱仨都老了,也跟个寻常人家老头一样,去喝茶听戏遛鸟,刘兄!你可千万不能犯浑呀!”

床上的刘千听了后面上多了一丝犹豫,过了会他轻叹了口气,道:“也罢,养伤的事暂且不提,二位兄长,我有一个请求,不知你二人能否答应。”

孟如龙面色一松。道:“你我兄弟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

刘千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能否派人请曹公,将这件事公之于众,即便不能添笔于正史中,也该让天下人知道,所谓的九世铜莲并不是永生和权贵的象征。而是一个局,一个欺瞒了世人的骗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